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他的身体里充满了久违的激情和力量,他似乎从未意识到,当他们站在一起,肩并肩,去探索未知宇宙的时候,就是他所向无敌的时候。
Version.1

“Kirk上校,是否需要我带你在四处逛逛?”

“不,不用,别忘了,我可是从这里毕业的,八年前,和你一起。”他笑笑,上校,是的,Kirk上校,而不是舰长,为期五年的星际旅行结束后,他受命进入星际联邦指挥部。从此他不再是Kirk舰长,而是Kirk上校。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能不能算是“好”。进入指挥部的第两个月开始他不会以为自己还在进取号的舰桥上,打开通讯器就直接Kirk to whoever了,这里不是星舰,一切都有规程,有等级,他不再是那个掌握一艘舰船几百个人命运的人。现在他掌握着更多人的命运,却并不和他们在一起。

他也不会再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转头说,“Spock,Report。”因为他的右手边,那里是空的。已经空了两年。

“那么我还有其他的事,很抱歉我得先走了,Kirk上校。”

“非常感谢你的陪伴,Rolls中尉。”他本想悄悄地回到学院,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却偏偏一进校门就碰到了曾经的同学,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前舰长,并过分热情地和他交谈,浪费了他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该死的这是一次私人拜访。而他想见的人并不是他!是的,就在他快要被指挥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气氛闷死、被上级的命令压死、被自己的肾上腺素瘾憋死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绝好的消息。他要在命令正式下达之前给那个人一个惊喜,呃……惊喜这个词用在他的身上显然不太合适,他已经能想象到他得到这个消息,并附带他夸张的笑容时会是什么样的,毫无表情的表情,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等等。”

“什么?上校?”

“你知道Spock中校……现在会在哪儿?”

“哦,Spock中校,对,你们是老朋友了,早上我刚见过他,我想他这会正在上课呢。你可以去教务部查一下他在哪个教室。”

“好的,谢谢。”Kirk转身,,活动了一下僵硬得像是生了锈的身体,抬起头,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在他的脸上,他回赠一个毫不逊色的笑容,两年来的第一次。是的他就快回到那自由的生活,和那些与他共同战斗并生活了五年的朋友们一起,和他的舰船一起。

第三节课已经开始十分钟了,他走在寂静的走廊上,在G20教室门口停下,轻轻打开门,那个他期待了很久的声音撞击着他的耳膜。是的还是那样,他总是不加思索地吐出一长串艰深而复杂的理论,用那不太有起伏却充满张力的声音,和没有人能够扰乱的节奏。那些理论曾经绕晕船上的每一个人,而他身为舰长,拥有如此出色的大副的代价,似乎就是必须比别人听得更多、更认真。那曾经是一种刑罚,却让他怀念不已。

他悄悄地弓着身子进入了教室的后部,对着空位旁边的学生露出了一个“哦很抱歉我迟到了”的笑容。企图在那个正专心授课的人注意前混入学生之中。

但两年未见他显然低估了他的大副的敏感度。

就在他的屁股快要沾到凳子的时候,那个声音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提高了音量“我想我本不必重申这个惯例,但作为星舰学院的学生,‘迟到’这一缺乏责任心及时间观念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他微微侧过头,挑起一边的眉毛,幽深的眸盯着迟到的“学生”。

没有哪个学生会注意到的,因为他们只是他的“学生”。但他知道,那声音里包含着惊讶,与欣喜。

这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顺着那道锐利的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有些人认出了他,有些没有,但渐渐的“他是Kirk舰长”的窃窃私语慢慢变成了席卷整个教室的声浪。

哦是啊,还是这些学生可爱。

他站了起来,得意地看着那个在一片喧闹声之中站在讲台上安静地注视着他的人。

“很得意?舰长?”他的眼睛问。

“为什么不?中校?”他的眼睛说。

骚动的学生渐渐安静下来,大家似乎都期待着他做些什么。

“Kirk舰长,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用五年星际旅行的亲身经历来给大家上一堂课?”

话音刚落,如雷般的掌声和欢呼响了起来。

他向讲台走去,他们之间距离越来越小,直到他就在他的面前,他经过他的身边,他没有转头,而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他,他也正做着同样的动作。这很有趣,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看过对方,在这微妙的距离下。

他转过身,撇到他一闪而过的笑意,他说“我很荣幸,受到星舰最好的副指挥官的邀请,和他一起给各位上这节课。”他的笑容真诚而迷人。

掌声和欢呼更响亮了。

他们一起站在讲台上,他用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例子证明了人类勇敢无畏的探索精神和先进的科技力量,讲述着他的勇敢和……狗屎运。Spock在一旁做出最客观详细的分析和补充,甚至时不时的揶揄和吐槽也掀起阵阵笑声和喝彩声。就连其他教室的学生也被过大的动静吸引而挤了进来,这个硕大的教室从未如此拥挤过。

两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兴奋,如此快乐,仿佛只有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真正地活着。Spock讲话的时候他偷瞄着他,那张脸上一贯的自信、沉静和不驯让他仿佛置身梦中。两年来他唯一的梦。

眼前仿佛不是挤满了人的教室,而是浩瀚无边的宇宙,等待着他们的探索;他们好像并不是站在星舰学院的讲台上,而是进取号的舰桥。他们肩并肩站着,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还会是这样。

他的身体里充满了久违的激情和力量,他似乎从未意识到,当他们站在一起,肩并肩,去探索未知宇宙的时候,就是他所向无敌的时候。

END XDDDD


Version2

1是我开始写的,挖坑同学看了之后说,其实很想看大副没有一开始就戳穿舰长,这样确实很美妙。但由于水平问题,我实在没法想出什么很专业的问题来供他们讨论,所以……请随便看看并脑补成很专业的问题就好XDDDD
头尾都没有更改,只是在当中。

“Kirk上校,是否需要我带你在四处逛逛?”

“不,不用,别忘了,我可是从这里毕业的,八年前,和你一起。”他笑笑,上校,是的,Kirk上校,而不是舰长,为期五年的星际旅行结束后,他受命进入星际联邦指挥部。从此他不再是Kirk舰长,而是Kirk上校。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能不能算是“好”。进入指挥部的第两个月开始他不会以为自己还在进取号的舰桥上,打开通讯器就直接Kirk to whoever了,这里不是星舰,一切都有规程,有等级,他不再是那个掌握一艘舰船几百个人命运的人。现在他掌握着更多人的命运,却并不和他们在一起。

他也不会再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转头说,“Spock,Report。”因为他的右手边,那里是空的。已经空了两年。

“那么我还有其他的事,很抱歉我得先走了,Kirk上校。”

“非常感谢你的陪伴,Rolls中尉。”他本想悄悄地回到学院,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却偏偏一进校门就碰到了曾经的同学,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大名鼎鼎的前舰长,并过分热情地和他交谈,浪费了他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该死的这是一次私人拜访。而他想见的人并不是他!是的,就在他快要被指挥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气氛闷死、被上级的命令压死、被自己的肾上腺素瘾憋死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绝好的消息。他要在命令正式下达之前给那个人一个惊喜,呃……惊喜这个词用在他的身上显然不太合适,他已经能想象到他得到这个消息,并附带他夸张的笑容时会是什么样的,毫无表情的表情,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等等。”

“什么?上校?”

“你知道Spock中校……现在会在哪儿?”

“哦,Spock中校,对,你们是老朋友了,早上我刚见过他,我想他这会正在上课呢。你可以去教务部查一下他在哪个教室。”

“好的,谢谢。”Kirk转身,活动了一下僵硬得像是生了锈的身体,抬起头,温暖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在他的脸上,他回赠一个毫不逊色的笑容,两年来的第一次。是的他就快回到那自由的生活,和那些与他共同战斗并生活了五年的朋友们一起,和他的舰船一起。

第三节课已经开始十分钟了,他走在寂静的走廊上,在G20教室门口停下,轻轻打开门,那个他期待了很久的声音撞击着他的耳膜。是的还是那样,他总是不加思索地吐出一长串艰深而复杂的理论,用那不太有起伏却充满张力的声音,和没有人能够扰乱的节奏。那些理论曾经绕晕船上的每一个人,而他身为舰长,拥有如此出色的大副的代价,似乎就是必须比别人听得更多、更认真。那曾经是一种刑罚,却让他怀念不已。

他悄悄地弓着身子进入了教室的后部,对着空位旁边的学生露出了一个“哦很抱歉我迟到了”的笑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久违的椅子上。他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但两年未见他显然低估了Spock的敏感度。他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Kirk发誓他还几不可见地挑了一下眉毛。却并没有停止讲课。

“假设你们正在执行一次紧急的物资运送任务,途中你的舰船遭到了三艘克林贡舰船的袭击,你的防护罩还剩80%,你的主要动力已经下降30%,你还能承受5次同样强度的攻击,克林贡舰船并不需要这些物资因此你无法以此作为要挟,请各位告诉我,作为舰长,你将会如何应对。”他顿了一顿,“这是一个开放的题目,没有标准答案。”

教室里到处都是嗡嗡的讨论声,Kirk注意到他身边的学生们露出了“又来了”的懊丧表情,愁眉苦脸地思索着。没错作为Spock的学生你可以学到很多,他缜密的逻辑思维和庞大而精确的知识体系令人叫绝,你可以对他怀有十二分的敬仰却不得不畏惧他的严厉和一丝不苟。选他的课意味着你不能逃课不能迟到考试难度很高获得高分的可能性很小。而更可怕的是他总爱提出一些刁钻刻薄的问题把你逼入绝境。你每一个冥思苦想获得的答案都可能在瞬间被他否定,变得一文不值。对此Kirk在星舰学院时就有所耳闻。但这并不是他没有选修他的课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星舰学院屈指可数的女教师各个都十分迷人。

Spock正背着手,等待着答案,几个学生发表了他们的观点,都被他一句话问得不知所措。很快,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我想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一个自信而显得玩世不恭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现在我就可以给你三个以上的答案,Spock……老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装死。”全场顿时哗然。所有的人都在猜测他不是太爱出风头,就是思维不太正常。

“我们可以在攻击停止的瞬间撤下防护罩,用电脑伪造数据,使克林贡飞船相信我们已经丧失了自卫能力,同时发出求救信号,告诉他们我们的能量已经不足以支持生命维持系统,请求他们的救援。”他顿了一下,Spock刚要开口,Kirk就阻止了他,“当然他们很有可能不予理睬,但克林贡人生性高傲,在这个时候示弱,无疑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和征服欲,这就是我们的机会。然后我们可以趁他们放松警的时候集中火力攻击其中一艘飞船,打开缺口。同时启动曲速,‘砰’的一声,消失在他们面前。”Kirk说着,做了一个“就是这么简单”的手势。

他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引起了一阵骚动。

Spock朝地上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Kirk不由得怀疑他是在隐藏笑意。是的,Spock假设的状况正是他们曾经遇到过的,而他所说的办法虽然非常冒险甚至听来十分可笑,但确实让他们脱离了险境。而这些显然是那些只知道理论却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学生所不能,也不敢想象的。

“这个方案冲动、鲁莽,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充分体现了舰长思维的非逻辑性和投机性,甚至不能被称为一种方案。在实战中,既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生搬硬套,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和计算。因此作为舰长,必须要有灵活的思维和应变能力。但是,我必须要提醒各位,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大名鼎鼎的Kirk舰长那著名的好运气。因此这样的做法尽管曾经奏效,但并不值得效仿。”Spock说完,微微侧过脸,挑衅地注视着他。

原本不成气候的“他是不是Kirk舰长”的猜测顿时因为这番话的确认而变成了席卷整个教室的声浪。

哦是啊,还是这些学生可爱。

他挺直了身体,得意地看着那个在一片喧闹声之中站在讲台上安静地注视着他的人。

“很得意?舰长?”他的眼睛问。

“为什么不?中校?”他的眼睛说。

骚动的学生渐渐安静下来,大家似乎都期待着他做些什么。

“Kirk舰长,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用五年星际旅行的亲身经历来给大家上一堂课?”

话音刚落,如雷般的掌声和欢呼响了起来。

他向讲台走去,他们之间距离越来越小,直到他就在他的面前,他经过他的身边,他没有转头,而是用眼角的余光看他,他也正做着同样的动作。这很有趣,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看过对方,在这微妙的距离下。

他转过身,撇到他一闪而过的笑意,他说“我很荣幸,受到星舰最好的副指挥官的邀请,和他一起给各位上这节课。”他的笑容真诚而迷人。

掌声和欢呼更响亮了。

他们一起站在讲台上,他用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例子证明了人类勇敢无畏的探索精神和先进的科技力量,讲述着他的勇敢和……狗屎运。Spock在一旁做出最客观详细的分析和补充,甚至时不时的揶揄和吐槽也掀起阵阵笑声和喝彩声。就连其他教室的学生也被过大的动静吸引而挤了进来,这个硕大的教室从未如此拥挤过。

两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兴奋,如此快乐,仿佛只有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真正地活着。Spock讲话的时候他偷瞄着他,那张脸上一贯的自信、沉静和不驯让他仿佛置身梦中。两年来他唯一的梦。

眼前仿佛不是挤满了人的教室,而是浩瀚无边的宇宙,等待着他们的探索;他们好像并不是站在星舰学院的讲台上,而是进取号的舰桥。他们肩并肩站着,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还会是这样。

他的身体里充满了久违的激情和力量,他似乎从未意识到,当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去探索未知宇宙的时候,就是他所向无敌的时候。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87-4d5fdff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