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无语了……
居然被这种剧集刹到……我一向鄙视的漫画真人化,毫无真实性可言的奇怪剧情……可是可是可是……自我鄙视之后还是要承认真的被刹到了啊啊啊!

不仅女性向后宫梦而且还玛丽苏么?


好吧……就是这个了……メイちゃんの執事……我坚决不承认这是什么我的帅管家这个名字太白烂了啊啊啊啊!(日文名也没多不白烂吧……)

090116142836.jpg


然后……这个人到底好在哪里我完全不明白……那张脸大概就是典型的扔在乡下就是一农民的既不精致又不算漂亮的脸……更不是性格大叔。可是我我我还是觉得很萌啊……就是毫无办法的觉得他很帅了==~
还是老妈一语中的了吧……“HYDE啊?”
“啊?像吗?没觉得啊?”
“有点啊。”
难怪……
2009113135912_77929816.jpg
当然我个人对演员还是没什么兴趣……喜欢的大概还是这个有一颗“忠仆心”的看上去毫无欲求奉献精神满点的受虐狂角色吧……一再被主人(??真的是主人啊==~)以及各色人等误解、抛弃、鞭打(喂……)却永远都是一脸平和的隐忍表情,关键是他这么强根本没必要忍嘛!还有那种坚强和淡定……和偶尔流露出来的的腹本性……完全被戳中萌点了……
于是又本能的给他找攻来着……其实不用找,这家伙和忍同学的JQ简直就是一条主线……
可是为什么没同人呀,我想看同人啊!!!我想看腹的忍狠狠的虐这位受虐狂同学!喂……

好了,花痴发完了……
...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原创LARC同人][樱猪][完结]片段 PIECES By:枕草
这种气氛……貌似不适合贺文吧= =~
管他,新文啊毕竟是~
FINALE
我常常做些怪异的梦,曾经试着去解析,结果总是不得要领。

一个晚上,我趴在窗台上看着色的外面,白色的羊的亡灵成群地走过去,很想知道他们去哪里,可是梦,却很快醒了。我推醒了身边的sakura,他迷迷糊糊的听完我的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等会儿还有羊过来的话,就一起骑上去看看好了。就喜欢这样的sakura,被我无理的吵醒,他不会生气,不会敷衍我。

可是羊没有来。一直没有来。

NE,sakura,我总有一种感觉……

什么?他抽了一口烟,眯着眼问我。

sakura不是属于我的,也不属于laruku,总觉得,总有一天,会分开的。

他笑了,傻瓜,没有人是不会分开的。

不可以!我回答。然后把脸埋在他夏日里微微冒汗的赤裸的胸口。

或许因为是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我喜欢那带着酸涩气味的粘稠感觉。很亲切,很安心。

因为很真实。

我们常常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什么都不做。我猜测他很努力的在忍耐,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汗味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我一直固执的认为,他的眼神,不是我,不是laruku所能承受的。

太过不羁,太过放任,而我,不能如此,laruku,不能如此。



所以当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一首歌,高潮再美,唱到结局的时候,也只能让它结束,否则,就会像坏掉的留声机一样,发出模糊歪曲的声音,一遍一遍,逼得人疯狂。


我们的终曲来了,可是我的,他的路,却依旧继续下去,安静的,安然的。

只是虹的PV里,那插满了钉子的苹果,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我们,看上去,竟都透着如此的绝望。

那是我们最有名的曲子了吧,直到现在,还常常会唱它……会记得那时漫溢出来的挣扎……每一次,都像新鲜的伤痕,痛得尖锐。

可是这之前的……他还在时的那些歌,却不想再提了。

因为那已经是终曲。

终曲之后是新的,背负着陈旧血迹的开始。

而那之前,一笔勾销。


いばらの涙

三弹同发的单曲全部进入ORICON的TOP10,公司为我们开了庆功宴。

在豪华的大厅里,我狠狠喝干了敬过来的三大杯酒,瞄准没人注意的时间逃到了露台上。

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太寂寞,热闹包围着的时候,又害怕得想逃。

我在大理石的地上坐下,深秋的寒凉立刻透过裤子传了上来。

从口袋里掏出烟,我伸直拿着打火机的手,叼着烟用力的凑上去点燃。

我想我已经喝醉了。

不然怎么会在这样的时间想起他的脸。

可是曾经,有我的地方,确确实实的都会有他,不是么?

风轻轻的吹过来,我深深的吸一口气,连着嘴里叼着的烟的气味,也直直吸进肺里。

一时无法适应,我用力的咳了出来。

连泪也一起咳出来。


几年前了?我的第一支烟。

是从他的嘴里夺下的。

让我也试试,我说着,一把抽掉了他松垮的叼在嘴里的烟,学着他的样子吸了一口。

可是全然没有他的悠闲自得,我咳得像要背过气去,狼狈极了。


不过凡事做多了也就习惯了,渐渐的我也可以若无其事的含着烟,若无其事的说话做事,虽然这样的时候tetsu总是皱眉看着我。

再然后,竟然就发展到了没它不行的地步。

sakura,都是你,你把我带坏了!

我半真半假的责怪他,其实更多的是那种,“只有我才能这样”的得意。

他微微扬起一边的嘴角坏笑,说,堕落是人的本能。

确实如此,享受堕落带来的快感,确实是人的本能,如同饮鸩止渴。

不然,我也不会日复一日的沉醉于那背的纠缠之间,无法自拔,不愿自拔。

他喜欢在我身上制造出很多痕迹。

我总是抱怨sakura你这个变态这么多万一给人看见怎么办。

他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让我想杀人。

等那些痕迹消失了我就会得意地冲他喊:看,都消失了!

这句话以及我过分快乐的表情造成的结果往往是更多更新的痕迹。

我不介意自己有个疯狂的情人,在这方面我倒像是甘之如饴。



可是某一天我的后腰一阵痛,伸手一摸,满是猩红。

这个疯子,他竟把刀带到了床上。

白痴!纵容果然是犯罪的培养皿!


可是他的理由只是想在我身上留下不会消失的痕迹。

若果真如此,又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放手?



伤痕确实没有消失,但堪堪被裤子遮住,免去了在人前不能露背的麻烦。

这家伙做事还是不够彻底啊。

难怪,他还是会离开,还是会放手。



我把手伸向后背,摸下去,一道浅浅的疤痕,不会再痛,却永远在那里。

sakura,你究竟想给我留下什么?

你给我的恩惠,仅仅是教会我抽烟么?

你留给我的,仅仅是一个已经凝固了的刀疤么……

笨蛋,懦夫……我们都是。

当失去了外界的保护就急急的把心底那一片渴望扔了出去。为了安全的活着。


抬头,天空很高,蓝的深远,让人摸不找头脑却依旧愚蠢的向往。

我让风吹干了眼角不知是否存在的一滴泪。

扔了烟头

起身

庆功去。



ANEMONE

他低头看着那张薄薄的纸,然后抬头

“这是什么?”他很无奈的笑着

一如面对过去我每一次的任性。

“歌词啊”

我无所谓的晃着腿。

“你是快结婚的人了啊。”他轻轻地说着,“这样的歌词,这样的歌,你的未婚妻会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她不会看,不会听的,sakura,她不是你,她要的只是一个丈夫。”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是的,我自己的选择,脑让我这样做了,心却拼命抵抗。

ANEMONE,渐渐淡薄的爱,是对她说的么?抑或是对他?

若一开始便没有爱,如何淡薄?

若从来不知道怎样叫不爱,怎么衡量淡薄?

“sakura,明天,她就不是未婚妻了……”我低头,看着锃亮的鞋。

“这就是你叫我出来的原因?”

“至少今天,我还是自己的。”原来,我要告别的竟不是单身的生活,而是自己。

“我不结婚,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

……我结婚,是为了自己。”气氛,好闷,就像那首歌。

他突然伸出手揉乱了我的头发。

头发还很长的时候,他很喜欢用手掌这样揉着,他说散乱的长发很美,而我,理所当然的也很享受。

可是如今没有了,没有那样的长发,没有那样的心境。

“别这样,你会幸福的。”

“嗯……”可是为什么,幸福这个词,真的不该从sakura的嘴里说出。

可毕竟,我们都不是悲情剧的男主角,他可以喝着罐装啤酒却像在喝威士忌,我也可以在被抛弃的时候,潇洒的甩甩头。

几年前,被他抛弃。

现在,被我自己。

所以我突然跳下坐着的台阶,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拉下他的头,用我的舌头,狠狠的,狠狠的探进他的嘴里。

他一口咬住了,很用力,可惜我只轻轻一缩,就脱离了他的控制。

我们之间,原本一直如此,好像很用力,却全是空的。

我试着像过去那样顽皮的笑了一下,却只觉得滑稽。

然后我收起笑,转身,头也不回的,远离他而去。

独自品尝嘴里那缠绵不清源源不断的腥甜味道。

那一刻,我是真的听见,命运的钟声,阵阵敲响,伴随着我一步,一步的步伐。

两年以后,我的孩子出生了。

伴随着那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知道,我一直漂浮着的心,终于自觉自愿地回归了它本该在的位置上。

而他,到现在,依然未婚。

不是为了我,当然。








永遠

今天想来真的觉得当时太空闲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们,我和他,瘫在沙发上看肥剧。

看上去很清纯的女主角一脸清纯地对着同样很青春的男主角说:NE,XX,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

十四五岁的年纪,死期还很远,未来很近。

还能够相信永远,当然,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相信。

曾经十四五岁的我,曾经相信过永远么?

至少现在不。

可我还是挺起了身子,用那据说是“过分美丽的杀人武器”的眼睛可怜楚楚地盯着他,很认真很认真的说“NE,sakura,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

认真得让我自己觉得很有趣。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抓起沙发垫子扔我满头满脸。

然后卑鄙地用身高的优势把我压在了地上。

我的头咚的敲在地上,不痛,却像是空的,咚的一声。

哟,装清纯其实是一种诱惑么?我明白了,难怪那个女孩要这样。

结果是,肥剧没有看完,主角可爱的笑声彻底淹没在一片淫靡之中

……

我们自己的戏,却快快地演到了终点,像是按了快进的录像带。

是终点,其实是分开的起点。

我不知道,这对我,对他,究竟是幸运,还是噩梦。

没有了他的明天,没有我的明天,会不会更好。

只是有些东西,不可挽回的死了,死得连灰烬都烂光。

过去的东西,很快忘得干净,有人问我,做虹那首单曲的时候,是什么状况?我说,忘了。

我是真的忘了,忘了肥剧,忘了疯狂的岁月,忘了恣意的自由……

只是在醉酒的时候,我还会隐约想起那张虔诚的脸,说着,NE,sakura,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慢慢的,和我的看似挑衅不羁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真可笑。

那时的我,虽然说不相信,其实还是有些许期待的吧……

我的玩笑,承载的是彼此都不敢承认的希望……

却被掩饰的疯狂替代。

那样的我们,只有疯狂的能力。

连一句虚伪的永远,也没有。


多少年以后,酒快醒的我,独自坐在阳台上,吹着沁凉的风,对着那张脸骂一句BAGA~

才算明白,这个世界,没有永远。

这个世界,承载不了永远。

不是因为世界太软弱。

而是因为你我,只有那脆弱的一层壳。

太易破,就怕破了,什么都不再有。
【火影再白】答案

作者:枕草

你叫白
而我叫浅
但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我们永远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我说是工具,你说是祭品。

我停下了脚步,周围的气息并不如平常的安静。突然被人伸手一拉,便狠狠栽进了树丛里,嘴随即被一只手牢牢捂住。手的主人准确而迅速地钳制住我的身体,我完全无法动弹。

我抬眼,对上的竟是一双如幼鹿一般湿润而透明的褐色眼睛,眼神有一丝的淡漠,却平静且安详。在那样的目光里我放松了紧绷的身体,立即有一群人快速的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通过。

“你是谁?!” 制住我的手松了,我直起身抬起头,问。

“抱歉让你受惊了。”他笑了,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他的声音却和眼睛一样的安静,没有孩子该有的灿烂。

然后他转身,在不远处的一具尸体面前蹲下身,拾起曾属于他的面具,带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要这面具干什么?”我这才注意到不远处还有另一个人,粗糙的脸,连声音也一样粗糙冰冷。

“啊,这样以后会比较方便呢。再不斩先生。”

“随你了。”男人没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好像知道他一定会跟上来而又毫不在意。

好像他是他养着的宠物。

男孩有些踉跄地站起跟上,我这才发现他脚下的那一滩血,他一定伤得很重。

而我的身边和他走过的地方却没有,想必是为了躲避刚才的那些人而封住了自己的血液循环。

他们是坏人么?还是追他们的那些人?

我没来得及想,“请等一等”便脱口而出。

男人没有理睬我,男孩也没有。

“他受伤了,你是他的什么人?不替他止血么?”我朝着男孩口中的“再不斩先生”喊。

说不清是为了什么,我要管这样的闲事。善良这一理由并不成立,其实我想我很自私。

“啊,没关系,这点伤自己会好。”男孩没有停步,却回头对我点头致谢,他依然在笑,很安静的那种。

男人却突然停住了。看了一眼男孩的脚,对我说,“那麻烦你了。”

他们就这样住进了我的家。而我一直记着男人说那句话时白受宠若惊的神情和安静的,却突然有了些许兴奋的笑容。

我和哥哥同住,但哥哥去了波之国,所以那间房子可以容纳他们。

听说波之国正在造一座桥,听说那座桥是波之国唯一的希望,听说有人因此而阻止桥的建造,哥哥则是去保护那些建造桥的人。而我,在等他回来。

我说着这些的时候,窗外正下着大雨,白和那个男人坐在一旁听着。我一直不想叫那个男人的名字,因为我讨厌他。

“是啊,那座桥对波之国很重要,这个我们也听说了。你哥哥很了不起啊。”白温和的笑着,温柔的声音说着,那个男人依旧事不关己的沉默着。多数时候,他都硬得像块石头,冷得像冰,对白也是如此,说话是完全的命令,不带一丝感情,好像他的遵从是理所当然,好像他从不在意他的存在。可白却也是理所当然似的承受着,或许,不应该说是承受。

我没有问过他们从何而来所往何处,我想我不并不需要知道,可我知道他们都是忍者,虽然没有看见他们的头带。

那个男人常常出门,而白则留在家里与我做伴。

身为男孩子的白出人意料地擅长家务,我瞪大眼睛看他做出一个个朴素却漂亮的菜。他笑着解释:“我和再不斩先生一直四处流浪,我们的生活都由我来照料,早就练出来了啊。”那笑容里不无得意。

“白,你为什么一直跟着他?你这么出色,为什么要甘心为他所用?” 我问。

“因为再不斩先生需要我啊。”他想也没想,毫不犹豫地回答。

在照进屋子的透明阳光下,他微扬的嘴角那么的漂亮。

“需要?他需要你,你就一定要跟着他吗?做他的工具?”我问。

问的不止是他,也是我自己,我想从他的身上,找到我自己的答案。

“工具?我不这么认为,或许,叫做祭品更加合适吧……”

“有什么区别吗?”毫不犹豫的被牺牲,都将是必然的结果吧。

“当然有……浅有个疼爱你的哥哥,所以你不会明白的,你的哥哥需要你……这对你,对他,都是一种幸福。而我,却没有这样的幸福,没有人需要我,所以,当我遇到了再不斩先生……我就决定了,这一生,我都会是他的。这就是祭品和工具的区别吧……”

“没有人需要?不可能啊,任何人都会需要别人,也会被别人需要,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需要你的!”我激动地反驳他,也反驳着我自己。

他没有再回答,仰起头看着窗外,阳光让他微微眯起了大眼睛,他的眼神很遥远,不变的笑容也透着静静的忧伤。

我知道自己做了残忍的事。

那天晚上,我经过他们的房间,意外也不意外地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男人的喘息声粗而急促,带着霸道的占有欲,而白,他压抑着的低叫声竟透着几乎可以看得见的满足和甜蜜。

需要?也包括这个吗?

身体的需要,本来也是一种需要吧。

他这一辈子,都是他的,为什么?为什么欣然地说出这样的话?

答案,似乎是有了。

他的,我的。我们有着共同的理由。

或许其实我早知道,只是不甘心就这样相信。


白的腿伤痊愈,他们要走了。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

看着向我道别的他们,我暗自盘算着自己的胜算。

如果我输了,结局只能是死。

可我好像根本没有胜算,这几日的相处已经让我很清楚他们的实力。根本不需要那个男人动手,白就可以解决我。

可我,没有逃走的理由。

“等一等!”我叫着。

我亮出苦无的时候,白的眼里有一丝惊讶,而那个男人的表情却全是了然。

好像他早就知道。

是啊,我也是忍者,哥哥让我成为一名忍者,于是我成了忍者。

因为是哥哥拣到了我是哥哥养大了我,因为哥哥是唯一一个需要我的人。

我笑了,白,我和你一样。你想到过吗?

你们已经受雇摧毁波之国的桥,而我,则是哥哥为阻止你们和像你们一样的人留下的最后一个关卡。

“我说过你太天真,快一点解决。”男人扔下一句话走出了屋子。

男人对白很有信心,哥哥对我也是如此。

他相信白一定能够战胜我,而哥哥,相信我一定会为他豁出命去。

是啊,我并不很强,却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这就是他留下我的原因。

而我,明知这一切却只有甘心认命,至于原因,那天晚上我就明白了,不仅仅是所谓的“他需要我”。

结局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料,白的银针在我能够造成他的致命伤前就已经刺进了我的胸口,他的手微微歪斜,刺得有些偏,所以这伤也未必致命。

可是窗外很快传来另一阵厮杀的声音,想是那些追杀者已经发现他们。

他猛一侧头,就想收手去那个男人的身边。

我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我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所以若不杀了我,他绝对走不了。

他的眼一沉,我看得见那眼里的悲悯。

“你不必难过,我和你一样。”我笑了,轻轻的说。

他的针在瞬间向左划去,不带一丝迟疑。

他要在第一时间到他的再不斩先生身边,因为他需要他。

所以他宁愿忽略在我身上看到的,明天他的影子。

我依旧笑着,我依旧抓住他的手,但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他却没有立刻抽出手来。

很累……眼皮很沉……我还记得春天里他替我网住的小雀,我还记得夏天他带着我去河边游泳,我还记得……我的记忆里,只有他,那个男人,那么清晰,不知道是悲伤,还是一种幸福。

我很想闭上眼,可我没有,于是我的时间在那一刻,静止。

我知道,我失去光彩的瞳孔映照出他雪一般洁白干净的脸。

我凝滞的眼,会映照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映照出我们相同的命运,于这乱世。

白……

只希望你的这一天来临时,你不会像我一样孤单……

希望有人真的明白,你也在被需要……

簌簌散落的花瓣是红色的彩霞

眼睛睁开着让身体腐蚀下去

失去色彩只残留意识

未能等待到春天

亲爱的你只是 静静冰冷下去……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