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原创LARC同人][樱猪][完结]片段 PIECES By:枕草
这种气氛……貌似不适合贺文吧= =~
管他,新文啊毕竟是~
FINALE
我常常做些怪异的梦,曾经试着去解析,结果总是不得要领。

一个晚上,我趴在窗台上看着色的外面,白色的羊的亡灵成群地走过去,很想知道他们去哪里,可是梦,却很快醒了。我推醒了身边的sakura,他迷迷糊糊的听完我的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等会儿还有羊过来的话,就一起骑上去看看好了。就喜欢这样的sakura,被我无理的吵醒,他不会生气,不会敷衍我。

可是羊没有来。一直没有来。

NE,sakura,我总有一种感觉……

什么?他抽了一口烟,眯着眼问我。

sakura不是属于我的,也不属于laruku,总觉得,总有一天,会分开的。

他笑了,傻瓜,没有人是不会分开的。

不可以!我回答。然后把脸埋在他夏日里微微冒汗的赤裸的胸口。

或许因为是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我喜欢那带着酸涩气味的粘稠感觉。很亲切,很安心。

因为很真实。

我们常常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什么都不做。我猜测他很努力的在忍耐,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汗味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我一直固执的认为,他的眼神,不是我,不是laruku所能承受的。

太过不羁,太过放任,而我,不能如此,laruku,不能如此。



所以当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一首歌,高潮再美,唱到结局的时候,也只能让它结束,否则,就会像坏掉的留声机一样,发出模糊歪曲的声音,一遍一遍,逼得人疯狂。


我们的终曲来了,可是我的,他的路,却依旧继续下去,安静的,安然的。

只是虹的PV里,那插满了钉子的苹果,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我们,看上去,竟都透着如此的绝望。

那是我们最有名的曲子了吧,直到现在,还常常会唱它……会记得那时漫溢出来的挣扎……每一次,都像新鲜的伤痕,痛得尖锐。

可是这之前的……他还在时的那些歌,却不想再提了。

因为那已经是终曲。

终曲之后是新的,背负着陈旧血迹的开始。

而那之前,一笔勾销。


いばらの涙

三弹同发的单曲全部进入ORICON的TOP10,公司为我们开了庆功宴。

在豪华的大厅里,我狠狠喝干了敬过来的三大杯酒,瞄准没人注意的时间逃到了露台上。

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太寂寞,热闹包围着的时候,又害怕得想逃。

我在大理石的地上坐下,深秋的寒凉立刻透过裤子传了上来。

从口袋里掏出烟,我伸直拿着打火机的手,叼着烟用力的凑上去点燃。

我想我已经喝醉了。

不然怎么会在这样的时间想起他的脸。

可是曾经,有我的地方,确确实实的都会有他,不是么?

风轻轻的吹过来,我深深的吸一口气,连着嘴里叼着的烟的气味,也直直吸进肺里。

一时无法适应,我用力的咳了出来。

连泪也一起咳出来。


几年前了?我的第一支烟。

是从他的嘴里夺下的。

让我也试试,我说着,一把抽掉了他松垮的叼在嘴里的烟,学着他的样子吸了一口。

可是全然没有他的悠闲自得,我咳得像要背过气去,狼狈极了。


不过凡事做多了也就习惯了,渐渐的我也可以若无其事的含着烟,若无其事的说话做事,虽然这样的时候tetsu总是皱眉看着我。

再然后,竟然就发展到了没它不行的地步。

sakura,都是你,你把我带坏了!

我半真半假的责怪他,其实更多的是那种,“只有我才能这样”的得意。

他微微扬起一边的嘴角坏笑,说,堕落是人的本能。

确实如此,享受堕落带来的快感,确实是人的本能,如同饮鸩止渴。

不然,我也不会日复一日的沉醉于那背的纠缠之间,无法自拔,不愿自拔。

他喜欢在我身上制造出很多痕迹。

我总是抱怨sakura你这个变态这么多万一给人看见怎么办。

他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让我想杀人。

等那些痕迹消失了我就会得意地冲他喊:看,都消失了!

这句话以及我过分快乐的表情造成的结果往往是更多更新的痕迹。

我不介意自己有个疯狂的情人,在这方面我倒像是甘之如饴。



可是某一天我的后腰一阵痛,伸手一摸,满是猩红。

这个疯子,他竟把刀带到了床上。

白痴!纵容果然是犯罪的培养皿!


可是他的理由只是想在我身上留下不会消失的痕迹。

若果真如此,又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放手?



伤痕确实没有消失,但堪堪被裤子遮住,免去了在人前不能露背的麻烦。

这家伙做事还是不够彻底啊。

难怪,他还是会离开,还是会放手。



我把手伸向后背,摸下去,一道浅浅的疤痕,不会再痛,却永远在那里。

sakura,你究竟想给我留下什么?

你给我的恩惠,仅仅是教会我抽烟么?

你留给我的,仅仅是一个已经凝固了的刀疤么……

笨蛋,懦夫……我们都是。

当失去了外界的保护就急急的把心底那一片渴望扔了出去。为了安全的活着。


抬头,天空很高,蓝的深远,让人摸不找头脑却依旧愚蠢的向往。

我让风吹干了眼角不知是否存在的一滴泪。

扔了烟头

起身

庆功去。



ANEMONE

他低头看着那张薄薄的纸,然后抬头

“这是什么?”他很无奈的笑着

一如面对过去我每一次的任性。

“歌词啊”

我无所谓的晃着腿。

“你是快结婚的人了啊。”他轻轻地说着,“这样的歌词,这样的歌,你的未婚妻会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她不会看,不会听的,sakura,她不是你,她要的只是一个丈夫。”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是的,我自己的选择,脑让我这样做了,心却拼命抵抗。

ANEMONE,渐渐淡薄的爱,是对她说的么?抑或是对他?

若一开始便没有爱,如何淡薄?

若从来不知道怎样叫不爱,怎么衡量淡薄?

“sakura,明天,她就不是未婚妻了……”我低头,看着锃亮的鞋。

“这就是你叫我出来的原因?”

“至少今天,我还是自己的。”原来,我要告别的竟不是单身的生活,而是自己。

“我不结婚,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

……我结婚,是为了自己。”气氛,好闷,就像那首歌。

他突然伸出手揉乱了我的头发。

头发还很长的时候,他很喜欢用手掌这样揉着,他说散乱的长发很美,而我,理所当然的也很享受。

可是如今没有了,没有那样的长发,没有那样的心境。

“别这样,你会幸福的。”

“嗯……”可是为什么,幸福这个词,真的不该从sakura的嘴里说出。

可毕竟,我们都不是悲情剧的男主角,他可以喝着罐装啤酒却像在喝威士忌,我也可以在被抛弃的时候,潇洒的甩甩头。

几年前,被他抛弃。

现在,被我自己。

所以我突然跳下坐着的台阶,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拉下他的头,用我的舌头,狠狠的,狠狠的探进他的嘴里。

他一口咬住了,很用力,可惜我只轻轻一缩,就脱离了他的控制。

我们之间,原本一直如此,好像很用力,却全是空的。

我试着像过去那样顽皮的笑了一下,却只觉得滑稽。

然后我收起笑,转身,头也不回的,远离他而去。

独自品尝嘴里那缠绵不清源源不断的腥甜味道。

那一刻,我是真的听见,命运的钟声,阵阵敲响,伴随着我一步,一步的步伐。

两年以后,我的孩子出生了。

伴随着那一声响亮的啼哭,我知道,我一直漂浮着的心,终于自觉自愿地回归了它本该在的位置上。

而他,到现在,依然未婚。

不是为了我,当然。








永遠

今天想来真的觉得当时太空闲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们,我和他,瘫在沙发上看肥剧。

看上去很清纯的女主角一脸清纯地对着同样很青春的男主角说:NE,XX,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

十四五岁的年纪,死期还很远,未来很近。

还能够相信永远,当然,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相信。

曾经十四五岁的我,曾经相信过永远么?

至少现在不。

可我还是挺起了身子,用那据说是“过分美丽的杀人武器”的眼睛可怜楚楚地盯着他,很认真很认真的说“NE,sakura,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

认真得让我自己觉得很有趣。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我,抓起沙发垫子扔我满头满脸。

然后卑鄙地用身高的优势把我压在了地上。

我的头咚的敲在地上,不痛,却像是空的,咚的一声。

哟,装清纯其实是一种诱惑么?我明白了,难怪那个女孩要这样。

结果是,肥剧没有看完,主角可爱的笑声彻底淹没在一片淫靡之中

……

我们自己的戏,却快快地演到了终点,像是按了快进的录像带。

是终点,其实是分开的起点。

我不知道,这对我,对他,究竟是幸运,还是噩梦。

没有了他的明天,没有我的明天,会不会更好。

只是有些东西,不可挽回的死了,死得连灰烬都烂光。

过去的东西,很快忘得干净,有人问我,做虹那首单曲的时候,是什么状况?我说,忘了。

我是真的忘了,忘了肥剧,忘了疯狂的岁月,忘了恣意的自由……

只是在醉酒的时候,我还会隐约想起那张虔诚的脸,说着,NE,sakura,我们永远这样好不好?慢慢的,和我的看似挑衅不羁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真可笑。

那时的我,虽然说不相信,其实还是有些许期待的吧……

我的玩笑,承载的是彼此都不敢承认的希望……

却被掩饰的疯狂替代。

那样的我们,只有疯狂的能力。

连一句虚伪的永远,也没有。


多少年以后,酒快醒的我,独自坐在阳台上,吹着沁凉的风,对着那张脸骂一句BAGA~

才算明白,这个世界,没有永远。

这个世界,承载不了永远。

不是因为世界太软弱。

而是因为你我,只有那脆弱的一层壳。

太易破,就怕破了,什么都不再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