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情人节的精彩(??)贺礼= =~
这个作者是很神奇的半个中国人,写文的风格也是常常让我想起日风…… 甚至还很神奇的出现了长城野战军(……)

后文:Wherever truth lies
Clark,



我办公室有个给你的包裹,送包裹的女人说这个包裹不能在公众场合打开(这女人有点奇怪),所以我让她把包裹放在我这里,希望不会有问题,我今天一天都不在办公室,你可以随时来拿。



Richard


Clark把字条揉成一团,快步走向Richard的办公室,他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他的敌人知道他是 Clark Kent了?如果他的身份被发现了……这将是最糟糕的,因为他还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他努力保持冷静,走进Richard的办公室,他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上面没写寄件人的地址。

他关上门,打开盒子上的信封,里面有张卡片。

最最亲爱的Clark Kent,

请收下我对两个最最讨厌的家伙的一点表示。

下一次你收到的礼物将被放在更公开的地方,管好你那小记者的敏感的鼻子,别总插手你不该管的事。

爱你,

忙碌的园丁上

他认不出那个笔迹,只好试着用超级视力检查一下盒子里的东西,突然,他听到渐渐逼近的脚步声,门开了。



“我来的不算太早吧?”Bruce的声音填满了整个办公室。

Clark转过头去,他看着Bruce,慢慢放下手里的卡片,好像能感觉到自己的脉动一下一下地冲击着皮肤,简直像是刚离开赤道几内亚。“太早?什么太早?”


Bruce优雅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微笑着说“你的午餐邀请?”



“我的……”Clark转身用热视线毁掉那个盒子,但可怕的是伴随着热视线的作用无数红色的孢子散布到了空气中,盒子打开了,里面是一束普通的玫瑰,红得像是染了毒,娇艳欲滴的样子完美得几近恐怖。



他推开Bruce,撞上门,关上百叶窗,尽可能地阻止孢子外泄。



“发生了什么事?”Bruce问,他面对着Clark,蓝眼睛中闪烁着令人目眩的光,乌的头发,简直就像是色的大理石,却又充满生气,他的皮肤……渴望着触摸…… Clark 慢慢地眨着眼睛,他在想自己刚才到底想说什么,不过,这有什么重要?

* * * * *

热量从体内爆发出来,Clark 的手掌像是着了魔一般渴望抚摸身边的那个人,伴随着每一阵星暴般强烈的冲动,他朝那一浪高过一浪的诱人的温热靠去。


“Bruce…Bruce…”

他并没有去想那一串流泻而出的元音和辅音意味着什么,却十分享受那声音的爱抚,他拉下Clark 的颈,让他的唇贴住自己的,他舔着那唇的边缘,用他的舌测算着它的长度和宽度。


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他本就是个花花公子,至少别人都这么认为,但现在渴望从眼前愉悦的盛宴里分一杯羹的却不仅仅是那个伪装的假面具,他已身处这放纵的诱惑太久,久得连他自己都已将之忽略。


但Clark不断扩张的热量却压倒了他,明媚的夏空发出了光与热的邀请,戏弄着他,将他一步步逼往地平线。为何不放纵自己屈服于那醉人的湛蓝?Clark呼唤他的方式,如同对神祇的崇拜。



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意所谓对错,他怀疑生命是否真的如此单纯,一个面具就能区分凡人和英雄,是否季节只由光与暗组成。



红色的针刺痛他的眼,红色犹如身边那人一触即发的欲望,源源不断的热量融化了界限,呼唤着他的名字。


* * * * *

Clark如同神明般漂浮在空中,从未有过的快感在意识间沉浮,扩散,泛起阵阵涟漪,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阻止,就像摄像机摇过画面,最后只停留在某个微小的部分。他的手扣住Bruce的膝盖内侧,他的牙齿刮过他的颈项,Bruce的手紧紧抓住Clark的背,像是锁住彼此肉体的锚。



然而他意识到,太迟了,他们已经离地两英尺。下面的盒子还在喷发出红色的火花,他应该停止吗?但急驰的欲望告诉他,即便停下一切动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肉体容易分离,肉体背后的灵魂却并不如呼吸、欲求般简单,他在这里,现在,在这个男人的体内,他的渴望已存在如此之久,他不会感到后悔。



他可以轻易地吞噬Bruce的叫喊,却只是放任它们自由飞舞,浸淫、包围着他,他沉醉其中,快感如波浪汹涌袭来。他紧贴着Bruce ,他搂住Bruce让他紧贴着自己,他们紧紧吸住彼此,语言如同思绪般纷乱,Bruce, Bruce,你是我的,Bruce,暗中仅存的美。直到空气都不复存在……他所知的只有让他在生命中穿行自如的永恒的力量:爱。



* * * * *

Richard,

非常抱歉我把这里弄得一团糟。那个包裹实在……很惊人。



我给你换了张桌子,如果你不喜欢,周一上班时我会买新的给你。



我很抱歉。


最真诚的致歉,
Clark Kent

* * * * *

Sarah,

请取消我三天内的安排,如果他们问起,不要重排日程。


B. Wayne

* * * * *

忙碌的园丁,

我敏感的记者的鼻子不会再多管你的闲事,我无意冒犯。


但请注意,我已发现你的踪迹,并且确定你不会再有机会送第二次同样的礼物,请三思而后行。


真诚的,

Clark Kent

* * * * *

Ivy,

多谢。

B. Wayne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13-f45838e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