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地址:http://enigma.arrow.jp
警告:NC-17 、暴君超、QB、PWP、雷者慎入!


翻译授权:とても嬉しいmail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私の作品を読んでいただいて、その上こうして翻訳の申し出までして下さって、とても光栄に思います。拙い話ばかりですが、中国のSUPERHIERO fanの方に楽しんでいただけるなら私も嬉しいです。 ですが、その前に、少し質問させてください。中国語に翻訳したtextは、internetで公開する予定ですか?私がwebsiteにUPしている作品は、すべてfanfictionのslashです。一般のfanの方の目に触れる形では公開できません。もし桃子さんが既にwebsiteやblogをお持ちなら、先に拝見したいのでURL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また、websiteで公開する場合には、必ず・sakurakoのtextの翻訳であること・enigmaのURL(http://enigma.arrow.jp)・18歳未満の方は読んではいけないこと(NC-17)を明記してください。ご面倒をおかけしますが、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Boundary

境界条件




从那双唇中,吐出毫无新意的“住手!”,你得到的也永远是一成不变的“为什么?”老套的剧情又一次上演。

明明惊慌失措,却拼命装出冷静勇敢的样子,早已识破这一切的我忍俊不禁。向一个吓得半死的人请求允许本就毫无意义,因此我也不期待他的首肯。本来嘛,我就连所谓的“人类”都不是。

可爱的BRUCE,可怜的BRUCE——不,蝙蝠侠。

在我身下拼命挣扎的身体,是属于那个大财阀的浪荡子,还是哥谭的暗夜骑士?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是情欲还是真爱,根本无法分辨。尤其是,这本就是我单方面的想法。

“CLA…超人!住手!”

“不——要。”

但你还是拼死要挣脱。比起被区区一个记者,一个渺小的人类压倒,你还是更愿意选择强大的超人么?这是你的自尊。在我看来,却完全是一回事。

无论戴着眼镜羞赧笨拙或身着披风所向披靡,我就是我。

无论带着面具隐藏真相或夜夜笙歌绯闻傍身,你就是你。

明知无法反抗,你还是努力地挺起身躯不断挣扎。你的脚真的很碍事啊!多少有些野蛮地压制住你的腿,用膝盖封住你下肢的移动。就这样,我弯下身躯贴近你,你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我仔细地窥视着你的脸。你看,只是稍稍多用了一点力,你已经开始失去血色的手腕就被我牢牢握住,动弹不得了吧,这么简单的……

“……CLARK!”

这么可怜的样子……你自己意识到了吗?拳头、利刃、甚至是冒着烟的枪口都不曾让你害怕,而如今,我仅仅是凑近你的唇,竟让你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如果你不这样负隅顽抗,不,如果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蛮横地转过脸去,或许我们不会变成这样。在夜晚偶遇时,我也只会带着虚假的笑容挥手致意吧。

就因为你的抗拒,就因为你的胆怯。就因为你想用色的面具隐藏一切。让大家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尝试的渴望——说不定我也拥有打破禁戒的能力呢?是啊,被你吸引的一定不只是我。

“为什么这么害怕呢?……除我之外,还有谁?还有谁想对你做这样的事吗?”

他仍然不肯正视我,我舔着他的耳朵,故意发出品尝美味般的咂咂声。我的舌尖描绘着他的耳廓,时而向更深处探寻着,进了又出,出了又进。他的呼吸猛地震颤,然后又尽力克制住了。

“唔……!”

他厌恶地拼命摇头想要躲避,就在他的脸转向我的瞬间,我飞快地抓住他的下巴,覆上了他的唇。我吮吸着那无论何时都是最脆弱而毫无防备的唇,他的牙齿将我拒之门外。遭到抵抗是必然的,因此我并不奢望他的迎合。我固定住他的手猛地施力。普通人恐怕已经忍不住惨叫,而他却只是在难耐的剧痛中张开了嘴,拼命喘息着。我毫不留情地堵住那渴望着更多氧气而张开的双唇,刚才还在戏弄他耳朵的舌顺利地探进他的嘴,在温热的口腔中尽情嬉戏着。从被我紧握而无法合上的唇间流出透明的唾液,我的,他的,合为一体。

他用那只重获自由的手拼命地推着我,想要远离我的身体、我的脸、我的唇。没用的,我连你乘坐的蝙蝠车都能轻而易举地抬起,而你却不能,所以你不过是个人,普通的,柔弱的人类。

“滚开!住手!”

或许知道自己毫无胜算,你的手开始胡乱地扯着我的头发,好像要把它们都扯下来似的,而你的唇,拒人千里之外的强硬被撕裂,终于失去了紧闭的力量。那薄薄的、清晰的线条如今染上一层浅红,被唾液滋润着,闪耀着光泽。被啃咬而显得轮廓不明,被吮吸而红肿发热。如果这双唇被那已经感到疼痛的东西猛地侵入、撕裂,你的脸会因痛苦而扭曲成什么样子呢?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忍不住瘙痒起来。

只是想象一下,下腹就浮起一阵燥热。

“说什么都没用哦,BRUCE,要逃也可以。……我,很愉快。”

很愉快,很惬意。

因为这样你就不能再无视我了吧?不能再说什么我们只是共同战斗的伙伴了吧?这样我就算是打破禁戒了吧?

你无言地、呆呆地看着我,不要再露出那种被背叛的表情!因为你分明连一根发丝都不曾信任过我。

“CLARK,为什么……”

“谁叫你总是要逃,BRUCE。”

你比谁都聪明,你善于谋略的大脑让敌人望尘莫及。这样的你不可能没有注意我发出的信号,却总是佯装不知。你避开我的视线、拒绝我向你伸出的援手、不断地驳斥我说的每一句话,却从不以真诚相对。

你连和我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都不屑,总是一个人出发,一个人追,一个人超越。

“露出这样的表情也没有用哦。……虽然别人可能会被你吓倒。”

想把你据为己有的,已经将你握在手中的,一定不只有我。那些被你诱惑的人,那些被你当成朋友的人,被你呵护着的雏鸟们,还有敌人,或是,其他的人。

“你在说什么。”

苍蓝的眸中燃烧着愤怒,你不屑地斜睨着我。握紧的拳头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想将我推开。苍白的手腕上青筋暴起。你的身体因愤怒而震颤着。

对了,你很强。让我瞠目结舌的强。你对痛苦的忍耐力远远凌驾于普通人之上,你强韧的肉体和精神力足以压倒敌人和自己。

但同时,你又是那样任性。

对于那些不够强大却不自量力的人,你是从内心深处鄙夷的吧,这样的人迟早会被敌人打败,你是这样想的吧。

我露出了温柔的英雄、值得信赖的伙伴、亲切的超人所特有的微笑。

“认清现实吧,BRUCE,童子军也有长大的时候。”

是晕眩……的感觉吧。

随着你每一次的呻吟,每一次灼热的吐息、我不断挖掘着你身体的更深处,快感从那里源源不断的涌来,无法克制。

“啊!……啊……唔!”

我们的身体野兽般交缠着,摇摆着,从你的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混杂着不断滴落的我们的唾液。落在床单上,立刻化成湿粘的一片,弄脏了你的颚,你的唇。白色的肌肤色的头发,甚而是你的指尖都被汗液和唾液濡湿了。伸手探向你的下腹,那里也已经灼热而湿润。

你嫌恶地摇着头,是不满意我的触碰么?还是因为你无法掩盖的欲望被我知晓了?

我的舌在他全身游走,点燃朵朵色彩斑斓的伤之花。刺穿皮肤嵌入肉中的洞、还有微微隆起的瘀伤,交织成美丽而残忍的画面,这就是你本该呈现的样子吧。

——你所隐藏的,你希望被隐藏的,伤痕。

“我在你里面,感觉到了吗?”

他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和压迫感,我尽情玩弄着他因紧张而绷得坚硬的下腹并渐渐下移。内外交加的侵犯、贯穿毫不留情地侵蚀着他的脏腑。每一次轻微的挺进都让他浑身紧绷,从喉咙最深处发出清脆的啸音。

“不……不要!停下!”

我突然毫不留情地刺入,抵抗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悲鸣。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越是抵抗,只会让我更想征服你。

束手无策了吧?全身都湿透了吧?痛得麻木了吧?连呼吸都困难了吧?你不停颤抖着。却仍然顽固地摇着头。以为这样就能守住什么了吗?

“你不是夸耀说哪怕床上有个欲火焚身的女人你也能置之不理吗?你傲人的自制力呢?”

“你!我要杀了你!……”

是感觉到被侮辱了吗?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身挥拳,像要割裂我眼前的空气似的。原来你还有力气么?

“……还不明白吗?”

我漫不经心地接住他用尽全身的愤怒和力量挥来的一拳,用力向上一顶。器官瞬间填满洞穴,被挤出的液体发出的淫靡声响嘲讽般地刺激着他的耳膜。

“啊……真棒……我忍不住了,Bruce。”

我再次尖锐地刺穿了他,在狭窄的甬道中缓缓蠕动着,我搔弄着他紧绷的腰侧,摇晃着、冲击着、制造出更多的快感。那是谁也无法触碰到的他的最深处,我要在那里刻满我的印记!

“嗯……啊……!”

攀上最高峰的那一刻,灼热在他体内瞬间迸发,他难以忍受似的紧紧地抓住了身下的床单。不断寻求刺激的过程固然激烈而美好,释放后却只剩无尽的空虚。然而这只是对女人,毕竟对她们,原本就未曾付出多少感情。

今天却不同。我并不想如此。

我是如此渴望压倒眼前这强壮而诱人的身躯,只是触摸就让我感到晕眩的快意。从不曾紊乱的呼吸因他而变得急促,从不曾沾污的身体如今染满了体液、汗液,甚而是他的泪液。灼热的温度快要把胸口撕裂,什么也……什么也无法思考了。

“……Bruce”

轻轻动了动身体,白色的液体就溢了出来。再也无法容纳更多了吧……我抱起他已经无法动弹的身躯。

“还没结束呢……”

就着深吻的姿势,我从正面拥住那因日久的锻炼而如钢铁般坚毅的身躯,将他举高,再重重放下,又一次深深地埋入他的体内。他的腰颤抖着,双腿张开无法着力,仅靠我们交合之处支撑着全身的重量,就像楔子一般,我牢牢地嵌入了他。

“不……住……住手……”

他祷告般向上望着,然后他闭上眼,苍蓝融入了暗,泪水不断从微肿的眼中落下……

长时间侵入的异物,仿佛被他体内的热量焊住一般,竟然再也无法脱离似的与他的身体咬合着,随着每一次深深的喘息,他润湿而狭窄的甬道紧紧地包裹着我。

痛苦的喘息中,隐藏着甜美的滋味。

“唔……”

没有人看过吧,他哭泣的脸,被伤痕覆盖的淫靡身躯……

还有深藏在我内心的嗜虐欲望。

“都是你不好,Bruce。”

谁叫你,总是要逃。

总有一天会被我追上的,你应该早就明白吧?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们撞击着、摇摆着、靠近又分离,分离又靠近。他也好,我也好,都如此疯狂、无法停歇……

他的腹部痉挛着,下体因溢出的液体而濡湿,我咬着他的喉,那里正发出哭泣般的嘶嘶声,我在他坚挺的周围踯躅、啃啮,用力地、勒索般地……他的全身都因恐惧而僵硬了,我们的交合也因此更加紧密。

“呃……!”

被持续地刺激着,连声音都发不出的他突然剧烈地颤抖,紧闭的眼中再次流出泪水。

“不……”

突然,他的身体如断了线的提线木偶般猛地倒了下来。突然压下的重量让我明白,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Bruce。”

没有回应。满身伤痕的暗夜骑士——这样的他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只是这一次,施虐者却竟然是我。

“……Bruce。”

对不起……我这么说着,却没有停止的打算……我真的想乞求他的原谅么……

他在我的怀里,依然灼热,无法抑制的冲动依旧侵袭、支配着我。

抱着不会给我任何回答的身躯,我把自己的全部,都送进了他的体内。



“超越疯狂的深渊并不那么容易。”

在哥谭的夜空中飞舞的蝙蝠,或被当做神祇崇拜,或被当成异形惧怕,无论有罪或无罪,无论罪深或罪浅……

恶棍或是孤独的义警——界限到底是什么?究竟哪里是正义,哪里是罪恶——无论哪一方,都会有疯狂的存在吧……

他没有找到答案,却深知恐惧的滋味。究竟何时会超越……又说不定已经越过那条线,可即便如此,还是要从浓重的夜中起飞。

渺小的人类,疯狂的信徒。如果摘下了翅膀,会坠落到什么地方呢?

“……我啊,说不定比你更早就越过了那条线吧……”

狂乱的热度已经退去,今夜,我抱着那满是凌辱痕迹的身体,独自打开暗之门。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14-14937f1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