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想超人的脸皮大概也是这么被磨厚的,翻到后来我已经不会觉得囧了==~
话说超人的想象力和词汇还真的很丰富,什么星啊骑士啊爱啊渴望啊,全是这家伙一个人倒腾出来的==~佩服
S/B Dreaming of the Ring系列完 原作:Wachey
授权:
Absolutely. If you believe your friends would enjoy it feel free to do so, and I would appreciate my name still being mentioned as the one who wrote it.

Sincerely,

Amanda

OK了,整理一下整个系列,都在这里了。
1、Per Chance to Dream
绿色, 满眼的绿色,这是他睁开眼睛以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抬起左手,他看到了戒指,他的结婚戒指,那片绿色正是来自于戒指上镶嵌的那片氪石,是的,但是却不会伤害他。

为了更好的欣赏,他褪下了戒指,他看到了戒指内圈刻的字“给我闪亮的星,我的爱,我的痛。”

“又在看这些字了?”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起。Kal这才想起床上不只他一个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因为……

因为……他和Bruce Wayne结婚了。

没错,自从他的父亲,Jor-El制造了第一艘可以在两个星球之间自由航行的宇宙飞船,而Wayne基金会资助的科学家创造了宇宙通道,地球和氪星就建立起了联盟。

一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很混乱,但后来两个星球的政府都认为让El家族和Wayne家族的后代结合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他们,虽然只是一个不必要的形式,但还是结合了——无论是以前还是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坚不可摧的关系了,而两个星球的联盟也因此得以稳固。

“嘿,氪星人Kal!你还要盯着那个戒指看多久?还是你更想和你爱的人做你爱做的事?”Bruce打断了他漫无边际的思想。

戴好戒指,Kal决定回应他的伴侣,他吻了他。当然很快他们的亲吻就发展成了爱抚,然后……终于……他们被Brainiac打断了。

“生日快乐!Kal-El。Bruce Wayne-El,快7点了,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20分钟,你要快点准备了。”机器人发出机械的声音。

“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用磁铁砸它,我倒要看看它发生故障会是什么样子!”Bruce喃喃地抱怨着。

“别发火,我们有的是时间,”Kal说着,又一次吻了他的丈夫。(我说,既然名字的最后是El。为什么Bruce是丈夫??)

虽然很不愿意,Bruce还是不得不结束了这个吻,“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 Kal。”

“是的,这样你就更有理由提早去上班,然后……早点回来给我一份生日大礼。”Kal说,然后两个人都轻轻的笑了。

Bruce去洗澡了,Kal则开始做早饭。他知道Bruce只有十分钟时间可以用来吃早饭,然后要用35分钟从他们的农场开车到Wayne-El科技公司,但他绝不会让他饿着肚子去工作。

一边准备早饭,他不由自主地沉溺在他们相遇时的回忆中。那时他们正值青春期,大人们告诉他们,他们将成为最好的朋友。

一开始确实很困难,因为Kal像他所居住的农庄一样淳朴,有时显得有些笨拙,而Bruce则野心勃勃,还带着上流社会的高傲。他们显得格格不入甚至彼此挑衅。

他们甚至为了一个月内可以和异性发生多少次关系而打赌。Kal对Lana Lang大献殷勤,花了整整一个月像宗教信徒那样膜拜她的身体,而Bruce则和几个氪星女孩纠缠不清。那场赌局的最后结果是平局。

值得庆幸的是后来他们终于长大成熟了,像大人们所希望的那样,他们变成了最好的朋友。但Lex Luthor的出现使他们的关系再次陷入了危机。

Clark……

他用力摇了摇头以恢复清醒, “你没事吧,老爸?”

“哦,没事,我很好,Dick,只是有些低血压,” Kal回答。然后他问, “Tim也起来了?”

“还没,我正要去叫他,” Dick去叫他弟弟起床了.

Kal微笑地看着Dick穿过走廊,他爱他的两个养子,但还是忍不住想和Bruce生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但是目前试管婴儿还在试验当中。

这项实验是由Lex集团资助的,想到这一点, Kal的思绪又回到了刚才被打断的地方。

Lex也是地球人,他的出现让Bruce和Kal都开始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恬不知耻地同时和两个人调情,挑起他们之间的猜忌和矛盾。

好在后来他们意识到一切都是Lex在搞鬼,于是他们和好如初,甚至,更进一步。而现在Lex只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Bruce像蝙蝠一样猛地扑进房间,抓起公文包和一小片吐司,说“没时间吃了!晚上见!”

Kal感到脸颊被轻轻的啄了一口,Bruce已经消失了。

“我到底怎么了?”Kal自言自语。

Clark…

他按揉着太阳穴,努力思考着造成晕眩的原因,好在他还能给两个孩子做早饭。

他喝着咖啡,平静地看着两个儿子幸福地吃着早饭,然后Tim带着Krypto一起离开了餐桌。

“你说我能不能养一只猫?” Dick啜着果汁问。

“我们已经讨论这个问题很多次了,这一次我的回答还是一样,” Kal努力忍住笑意, 看着儿子撅起的嘴,他能想象Dick生日那天在床上发现一只小猫时的表情,那一定很有趣。

Clark…

“老爸你还好吧?!” Kal听到Dick的声音, 他还没意识到他正向后倒去。

“Tim! 快叫爷爷!爸爸需要帮助!”

“不!不需要!我没事,真的,只是有些晕。”他说。

Dick看着他的父亲, “你知道除非爷爷也这么说,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

Kal叹了口气,点头表示同意。“好吧,不过是我们过去,我不能让他丢下他的病人跑到这里来看我。”

Thomas Wayne 和 他的太太Martha Wayne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待在氪星,另一半时间在地球。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在两个星球上各建立起一个顶级的医院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他给Kal做了全面检查,发现Kal身体健康,可能只是缺少休息。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要负责监督你们的父亲好好休息。” Thomas开玩笑地命令Dick和Tim,两个男孩点点头,然后向他们的父亲摇了摇头。这令Kal感到十分尴尬。

Clark…

壁炉上方挂着Wayne家族的肖像,有个人背对着他站着,长久地看着这幅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场景。然后这个男人穿着奇怪的蝙蝠制服再次出现了,这一次他跪在一块墓碑前,大雨瓢泼,石碑上刻着“Wayne”。

之后的时间一直在浑浑噩噩中度过,Kal实在想不起来后来发生了什么,那个男人又是谁。

他让他想起了Bruce,但不可能是他。他的父母都还健在而且非常健康。而且那个人显得那么压抑和孤独,而Bruce却是个有趣而浪漫的情人。

而且,Kal从来没去过地球,他又怎么会知道Gotham市和Wayne宅是什么样子?

尽管意识模糊,他还是注意到他的两个儿子在窃窃私语,他们在说什么?

Dick说他要去买剃须刀?他几乎从来不剃胡子?!这更让他疑心重重。

Clark!

“你要不要睡会?爸爸还有一会才回来呢。” Tim 有些担心。

“是个好主意,” Kal说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好像才睡了几分钟,可是睁开眼睛却发现已经是晚上了,他还是没睡够。

Clark! 醒一醒!

“你醒了?” 他听到他的丈夫说, 他已经悄悄的进了房间。

“Bruce,抱歉,没想到我睡了那么久。” Kal说。

“没关系,你需要休息” Bruce说着,吻了吻他。

Kal加深了这个吻,并把Bruce拉到了床上,试图继续早上没完成的活动。他的爱人没有拒绝,事实上,他在鼓励他。

但是他们再次被打扰了,这次是婴儿的啼哭声。

Kal猛地抽身,看着Bruce,他的爱人微笑着,然后点了点头。他冲出卧室,在客厅里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Dick和Tim坐在那里,他们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摇篮,摇篮里有个婴儿。

“生日快乐, Kal,” Bruce在他身后低语。

“这得感谢Lex集团,你和爸爸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 Dick兴奋地说。

“他叫Kon,” Tim 说,他也很高兴。

他要杀了她, Clark…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他肯定又要摔倒了,到底怎么了?他的伴侣把他扶到了卧室,他看上去有些担心,有些害怕。

“我能抱抱孩子吗?”Kal温柔地问,Tim把孩子递给他。Bruce去打电话给他的父亲了,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婴儿。

Kon一直在哭,他突然想到,那个站在画像和墓碑前的人就是Bruce—蝙蝠侠。

他的双亲都已经过世了,不,他们还没结婚,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不是他们的,而是Bruce一个人的。

他看着怀里的孩子,想起是Lex 集团让他诞生。 Lex Luthor不是他们的朋友,而是敌人!因为……

因为 Kal-El是超人。他也是 Clark Kent,星球日报社的记者——在地球上,而不是氪星,氪星已经被摧毁了……

Clark醒醒…

“Kal,告诉我,出了什么问题?” Bruce 似乎在辩解什么,但是蝙蝠侠是从来不会去辩解的,至少不会这么大声。

“Bruce, 我能看看你戒指里面刻的字吗?”他要求。

尽管感到困惑,Bruce还是照做了。Kal检查着戒指,那个戒指和他的很像,只不过上面的石头是红色的,而上面刻的字让他清醒起来。

“给我的暗夜骑士,我的心,我全部的渴望。”

如果他的爱人不是蝙蝠侠,为什么这上面会刻着“暗夜骑士”?

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梦,美好的梦。包括Kon, 他们的儿子。Kal-El一直希望拥有的,和Bruce的孩子。

婴儿终于停止了啼哭,但氪星开始摇晃起来。

Kal最后看了Bruce一眼,说, “我爱你, Bruce, 我发誓等我醒来一定要告诉你一切。”然后他吻了他,随即从温柔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2、This is how I feel
超人不费力地把Mongul带到地面,并立即把他送进了监狱。他的心仍在为那个失去的梦抽痛。但他会为了某些类似的东西努力一下。

他正和他的同伴一起走向隐形飞机,突然他将手搭在蝙蝠侠的肩上,说“Diana,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和Bruce单独谈谈。”

“要我等你们吗?”她问。

“不用,我会带他回去的。”他说着,他的两个同伴同时挑了挑眉。

Diana离开后,超人把蝙蝠侠带到了电脑房,他努力地维持着履行他诺言的勇气和决心。

“你要告诉我什么?”蝙蝠侠问,他的声音中并没有不耐烦,只是有些好奇。

“我……你的梦想是什么?”超人反问,他还没有想好怎样组织他的语言来表达自己。

暗夜骑士严厉地看着他的朋友,回答道“我想我们都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

“是的,我很抱歉,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你我的梦想。”

“很简单,从细节开始,越详细越好。”

超人茫然地凝视着他,然后开始说“我看到的第一样东西是一个金色的结婚戒指,那上面,在中间的位置上,有一片氪石。戒指的内圈刻着:‘给我的最亮的星,我的爱,我的痛’。这戒指不会伤害到我,因为我在氪星上。它没有被摧毁,我住在一个农场里,和我的另一半,还有两个养子。”

“养子?”在超人停顿的当口,蝙蝠侠质疑道。

“是的,Dick和Tim,而你,就是我的另一半,Bruce。”超人坦承道。

暗夜骑士,毫不夸张地说,惊呆了。他从没想到过他的朋友竟会对他有这样的感情,不,连一点暗示都没有过。蝙蝠侠一直看着Kal脸上忧虑的表情,最后他说“这就是所谓的‘我的痛’。”

他的话引起了一阵笑声,多少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但他还有些不确定,所以他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爱你,Bruce,而且,在梦中我对你承诺一定会让你知道这一点。”KAL坦白地说。

他看得出他的话吓到了Bruce,所以他接着又说“我不指望你和我有相同的感情,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梦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然后,两个人都陷入了令人紧张的沉默,一个感到十分矛盾,而另一个则完全没有自信。

超人试图打破沉默,“我要不要送你回……”

蝙蝠侠的吻打断了他的话,并让希望和勇气重新充满了他的心灵。

他们的吻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然后Bruce从他的唇边抽离,命令道“告诉我一切。”

KAL照做了,当然,还有其他更多的,在他们的卧室里。

END

3、Darn Virginity
卧室部分,笑,搞笑多过情色,真好。


孤独城堡里,Kal-El浑身赤裸,非常困惑。

“嗯……我们要怎么做?”

同样没穿衣服的Bruce坐在床上,听着情人的问题,感官却在享受着赤裸肌肤和毯子之间柔软丝滑的触感。 “你以前从没和男人做过吧?”他用断言的语气说出了一个问句。

“是,我不能说我做过。”Kal承认。他很高兴他的情人喜欢他那张又大又圆的床和床上的色绸缎毯子。绸缎接触皮肤的感觉很棒。

“嗯……这跟和女人做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需要一些润滑剂。”Bruce解释道,同时深为自己总在腰带里备着润滑剂的聪明才智而感到骄傲。

“你是说我们当中有一个要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氪星人问,他的情人点了点头,他又问“从哪?”

“……别开玩笑说你不知道。”

“什么?你是说……?噢!我是说……我以为那里不是用来放‘进’任何东西的。”明白了所谓的“洞”是指哪里,Kal语无伦次起来。

“和女人,不用,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唯一可用的地方……我不明白你在别扭什么,在你的梦里我们不是情人吗?”Bruce问。

“是的,可是在梦里我们没有做过。”Kal辩驳道。

“你是说我们只为彼此KJ(Blow Job)?”

“我们通常只是彼此爱抚,然后总会有什么打扰我们,Brainiac, Krypto,或是,孩子们。”氪星人说。

“哦,很好,我一定憋的够呛。”Bruce几乎是自言自语。

“抱歉,我爸妈没有告诉过我同性要怎么做。”

Bruce发现他纯洁的情人十分沮丧,于是决定停止开玩笑,他吻了Kal。

就像在梦里一样,他们彼此亲吻,彼此爱抚,然后……

“你在干什么?!”氪星人喘着气问。

“我在帮你准备好,你没注意到我刚才润湿了手指吗?”Bruce说着,他的食指还在里面。

“为什么是我在下面?”Kal像是要抗拒,但当他的情人放入第二根手指时,他的身体却积极的回应起来。

那种陌生的感觉出乎意料的好。

“这样你就知道要怎么做了……也会知道我希望你怎么做。”

“哦,好吧。”Kal接受了,而他将要失去贞操。


4、Punishments and Deals

“Bruce,我在想,我们什么时候能……”

“不行。”

“但是你还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呢!”

“Kal,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的回答是‘不行’。”

“这不公平!我们总是在我那里过夜,为什么不能偶尔在你那儿?”

“哦,我以为你是想向联盟的其他成员公开我们的关系。”

“什么?当然不是!他们不需要知道,我们才刚刚开始,而且,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像Diana, J’onn 和 Wally那样接受我们?”

“你说Diana, J’onn 和Wally是什么意思?”

“哦,我已经告诉他们了。好吧,Diana在某次我们进行练习赛的时候就把……呃……真话打出来了, J’onn用了读心术!你知道,我很难不去想我们在会议室里的那次…… Wally告诉了我他那些不存在的恋爱史,公平起见,我也告诉了他我的。”

“我应该现在就用氪石抽你!”

“Bruce!”

“但是鉴于我不是暴力狂男友,所以我决定只是把我准备在情人节送你的巧克力退回商店去——包了草莓的巧克力!”

“不要, Bruce!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补偿你!”

“任何?”

“是的,任何。”
(这里当中还有几句对话,不过实在是比较粗俗无聊而且我不知道怎么本土化,直接删掉了事。。
“Anything but let you poop on my chest.”

“That’s just…ew. I wasn’t even going to go there. And you said poop, how childish is that?’

“Well sorry, I don’t like cussing as much as you.”

“You could’ve at least said crap. Anyway, I’ll let you have your gift on two conditions.”)

“好吧,要想拿到礼物你只有两种选择。”

“说来听听?”

“让我在星球日报楼顶上你”(天啊虽然已经可以取消消音了可我还是觉得这个字好囧)

“哦,听起来很有趣,为什么不在Perry的桌上?”

“别打岔,或者,由你来告诉Dick和Tim我们的关系。”

“你还没告诉他们?为什么?!”

“我就像他们的父亲, Kal,你要我跟他们说‘我和超人上床?’”(我觉得不是这个问题= =~)

“所以你要我去告诉他们,‘我上了你们的父亲?”

“也许我们应该一起去。”

“是的,也许就在他们回家的时候,而我们今晚也正好会在那里……”

“哦,很好,我可以不用看见那条该死的狗了。”

5、Stupid dog
“我恨你的狗,”蝙蝠侠坦白地说,他刚刚走出卧室,这会又走了进来。

超人叹了口气,“他干了什么?”他正躺在床上,期望着进行第二轮他所喜爱的运动。

“他吃了我的腰带。”

“你说吃了……是什么意思?”超人疑惑地问。

“他把我的万能腰带吞了下去,”暗夜骑士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真希望蝙蝠镖在那笨狗的肚子里爆炸,当然,他绝不会把这想法告诉他的情人,也不想解释他为什么对狗吃了腰带这件事情这么生气。

顿了一会,KAL说,“我会等他把它排泄出来。”

“你知道我把戒指放在里面吧?”蝙蝠侠指出。

“天啊!他会死的!”超人喊道。

“没错,我说过,我讨厌你的狗。”

“因为他上周对你做的事吗?Bruce?”

-回忆-

超人冲进要塞,试着对“哔哔”的报警声做出精确定位。自从和Bruce发展成为某种关系之后,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就是Bruce受伤,否则,他绝不原谅自己。

他使用了超级视力,然后发现他的暗夜骑士就在自己的电脑房里,震惊地盯着眼前发生的状况。然后他开始大笑。

“CLARK,你最好快点滚进房间来,否则我发誓,你别想再让我为你KJ (blow job),”BRUCE低声威胁着,很显然,他已经听到他的情人正把自己的窘况当做笑料。

闪电般的,超人飞了进来,并紧把对着蝙蝠侠的腿不断发情乱拱的Krypto抓走。

-回忆结束-

KAL的脸上浮现出回忆某种愉快画面时所特有的微笑,但当他发现他的情人正瞪着他时,不得已立即收敛了笑容。

“我们说好谁也不再提这件事,但既然现在你提起了,我要惩罚你。”蝙蝠侠说。

“哦!不!请别!我不会再提了,我发誓!我会补偿你的,BURCE!”

“你真的想要‘补偿’我?”暗夜骑士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他的手指划过情人的胸膛。

预感到自己将有所收获,超人急切地点头。然而,他听到的是从蝙蝠侠嘴里吐出的,“那么,阉了你的狗。”

-之后的某天-

“J’onn,准备好医疗室,超人需要帮助”蝙蝠侠说,他外表平静,心里却紧张得要命。

蝙蝠侠已经收到了钢铁之子需要帮助的警报,所以几乎就在他的情人痛苦地摔落在地上的同时,他也到了现场。Kal正和Metallo作战,所以他肯定他是被某种氪石的射线弄伤了。

谢天谢地,神奇女侠也到了,在超人和蝙蝠侠被传送回瞭望塔的同时,她击败了对手。

“Bruce,听我说……”Kal的声音泄露了他正在忍受的巨大痛苦。

“现在不是说再见的时候,你他妈的会好起来的。”蝙蝠侠严厉地打断他。

他必须活着,他还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没有做呢。

超人疑惑地回答“什么?Bruce,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叫你不要说。”

“但是我……”Kal再次试图继续他的话题。

“你在乎我,我知道,我也在乎你,但你不需要说出来,你不会死的。”蝙蝠侠宣称,而超人笑了起来。

“我想他们需要单独呆会。”闪电侠悄悄地对J’onn说。火星人点点头,偷笑了一下,和某个以高速著称的家伙一起走了。

蝙蝠侠对此感到相当愤怒,他的情人需要救治而他一个人无法完成这项工作。他差点就要冲出去把他们叫回来,但超人说“你是对的,Bruce,我不会死,所以你能不能安静下来,让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暗夜骑士问,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我怀孕了,”氪星人严肃地说,但他没能严肃多久,当看到情人脸上的震惊和恐惧之后他噗的笑了出来,“我开玩笑的,Bruce。”

“但是说真的,Lois让我吃了一些她做的烘肉卷,你知道她的厨艺有多糟糕……”

蝙蝠侠很明显发怒了,但他保持着他那惯用的低低的声调,“噢,小可怜,要我让Alfred煮些什么吃的给你吗?真遗憾,我不得不告诉你,从现在开始直到月底,你都不能再进入……我的房子,以及,我。”

说完,蝙蝠侠卷着披风暴风雨般的离开了房间,顺便瞪了闪电侠一眼,后者被这一眼吓得足足躲了五分钟。

“哦,也许我不该开这样的玩笑。”Kal自言自语道。

-一周后-
Bruce Wayne刚刚结束一个冗长无聊的董事会议。他本希望这个会议足够刺激,这样他就不会被真实的思想分散注意,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当董事会成员在讨论是否需要加某个他早已抛之脑后的项目的产品时,他仍然在思考着这整整一周一无所获的原因。

这是对Kal进行惩罚的第一周,当然惩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Kal着急,但不得不承认这一举动同时也让他自己在闪电侠的面前小出了一下丑。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提醒那个超速小子自己手上也握有不少他的把柄,例如,某次Booster Gold挑衅他,让他全裸穿过瞭望塔的时候,虽然大多数人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但托超人的福,蝙蝠侠知道了Wally屁股上有一个绿灯纹身。

想象取笑闪电侠确实是一件赏心乐事,以至于Bruce差点就要忘记让自己不爽的原因了。突然,他感觉到一阵风,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孤独堡垒——的大床上,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全裸的,兴奋的Kal-El。

“我想我告诉过你——”Bruc开始抗议。

Kal爬上床,把一根手指按在情人的唇上以让他噤声,解释道“你说不让我去你的庄园,但当我抓起你的时候,你并不在那里。你说我不能进入你,但那并不表示你不能进入我。”

对于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厚颜无耻的,哈哈)理由,Bruce还能做什么反驳呢?不过,当Krypto突然出现在门口,快乐的汪汪叫的时候,要拒绝就变得容易多了。

Kal再一次被提醒别忘了阉了他的狗。

-几天后-

这对情人利用了蝙蝠侠漫长惩罚中的小小漏洞,事实上,即使漏洞并不存在,他们也会努力去制造一些,所以Bruce手臂的酸痛完全是咎由自取。但这并没有阻止他继续光顾堡垒。

真正阻止他的是他在医疗中心里的发现。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背着我和你的狗偷情?!”蝙蝠侠吼道。

“哦!天啊,不!我……我只是在做兽医叫我做的事情,”超人慌张地回答,同时停下了动作,这让Krypto发出一阵不满的牢骚声。

“他们叫你为你的狗‘服务’?”暗夜骑士断然地问。

“是这样的,现在没有任何科技手段可以阉割他,所以他们告诉我这是除此之外最好的办法,要不然就让他和别的母狗交配……但你知道,他可不是地球上的狗。”

蝙蝠侠转身就走,并在他的情人可以反驳之前说,“我会去找些母狗。”

Bruce于是定了两张优卡锦标赛的票。

-第二天,蝙蝠洞里-

“说白了,你们两个就是在为了一只狗吵架?”Dick问,他还没穿上夜行服。

“不,我们没有吵架,因为我们两个都认为Krypto需要得到控制。”蝙蝠侠解释。

“那你为什么不让他来我们这儿?可别告诉是因为上次的事。”

-回忆-

“啊!啊!啊……!啊!……” 伴随着Kal在体内的每一次撞击,Bruce忘情地尖叫着,他已经释放了三次,而令他惊奇的是,在他沉醉的这五个小时里氪星人竟然可以忍住一次都不释放。

一个小时以后蝙蝠侠就必须去巡逻了,但是Bruce知道今晚他绝对不会再有体力去干这事。他想着是不是能让Kal代替他去,同时被脑海中浮现的情景逗得忍俊不禁:当那些罪犯发现蝙蝠侠竟突然变得刀枪不入,该吓成什么样子。

然后超人穿着他的制服的性感模样撞击了他的大脑,于是他又硬了起来(囧TZ)。他准备征求情人的意见,以后是不是可以实践一下这种幻想。

就在蝙蝠侠感觉到又一波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有人突然闯进了他的卧室。

“Bruce你怎——哦!天啊!我很抱歉!” Dick边喊边闭上眼睛。

他听到了Bruce的叫声,还以为他受到了攻击。

“滚出去!”蝙蝠侠吼道,不过这声音实在太过沙哑无力了。

好在Dick听懂了他的话,飞快地跑了出去,回到蝙蝠洞并准备出去巡逻。

于是运动得以继续。没有人再去打扰他们。

-回忆结束-

“……不,既然你提起了这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尖叫,除非Clark直接暴露在太阳或是红氪石的射线里。”

“OK,我发誓我会把这件事扔到角落里再也不会想起来。” Dick嘟囔着,然后他问“那么为什么他不能过来?”

“他的惩罚还没结束,你知道的。”

“好吧,如果惩罚真的还在继续,你的手臂为什么会痛?”夜翼的话很明显带着讽刺的意味。

夜翼斜视着蝙蝠侠,这使后者决定揭露不让超人进入庄园的真正原因。他从他的万能腰带里拿出一样东西。夜翼吸了一口气,然后不住点头,这确实是个值得信服的理由。但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以免让某个拥有超级听力的家伙听到。

同时,毒藤女决定攻击市中心,这使某样重要的东西遗失了,事实上,这本来就是她的目的。

蝙蝠侠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他们还失去了毒藤女的行踪。她的植物纠缠着他们,他们不得不放火把那些藤蔓烧掉。


“我们要怎么追踪她?我是说,我们可以和超人联系,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发现了。”夜翼问。

“不,我们不需要他,我们需要Krypto”蝙蝠侠明确地说,并且吹了一声口哨。哨音刚落,Krypto就摇着尾巴欢快地叫着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我以为你讨厌它,”夜翼说,他正乐不可支地看着他的老大费力地摆脱在他身上乱蹭的Krypto。

“我是讨厌它,但这不代表他没用。”这么说着,蝙蝠侠让Krypto嗅了嗅他身上剩下的叶子,然后Krypto朝发出这种气味的源头飞去了。

毒藤女毫无还手之力,很快两个人就发现了她,她遭到了和蝙蝠侠同样的待遇——Krypto亲热的磨蹭。

蝙蝠侠在附近的地上找到了他丢失的东西,然后他选择无视毒藤女的尖叫,转身离开,夜翼紧跟在他身后。他们站在阳台上,夜翼轻轻地笑着,看着蝙蝠侠手里的戒指。

戒指是纯金的,上面有一个圆形的,绿色的氪石,氪石的外面有一个保护套。戒指的内圈刻着一行字,写着“给我闪亮的星,我的爱,我的痛。”

“你怎么想到的?!”夜翼欣赏地看着戒指,问。

“是他生日时做的一个梦。”

“你们两个在一起的第一天?”

蝙蝠侠点了点头,补充道“这是他看到的第一样东西,他告诉我的第一个细节。”

“哇,”夜翼赞叹,一声尖利的惨叫过后,他问“我们是不是该阻止Krypto了?”

“不。”暗夜骑士回答道。(恶质啊,爸爸果然比儿子恶质)

-当晚,正义联盟-

超人发现和闪电侠一起值守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不仅因为他的朋友非常有趣,还因为他是一个可以让自己吐露心声的人。

“也就是说,离现在已经有一年……零几天?”超速小子问,他指的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日子。

“22天。”KAL微笑着回答。

“很好,你还准备等多久?”

“我不知道,也许过年的时候我就会说了。哦,你的话提醒我了,Bruce还没有发出邀请函呢,不过我知道你在宾客名单里。”KAL说。

“哦,太棒了,都有谁去?”闪电侠问。

超人笑了,开始报宾客名单。

-优卡锦标赛-

“我真不懂那只公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Bruce和Clark在竞技场里漫步,为Krypto选择它未来的伴侣。

“Bruce,她太丑了。”Clark说。

“哦?不错,他们生的小狗可以光用脸就吓退敌人。”

“如果你想要一堆吓人的蝙蝠狗。”Clark摇头道。

“是蝙蝠猎犬,外貌不佳也不算错。”Bruce更正,并指着另一条杜宾犬问,“这条母狗怎么样?”

“挺好,不过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说这个字?”Clark抱怨着。

“因为她们就是,这很合法,而且,我喜欢。”Bruce故意带着点恃宠而骄的口吻。

Kent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矫饰还是他的情人故意要惹他生气,让他发窘。

壁橱里,一个来自于他情人的轻快而亲昵的挤压告诉他答案是后者。然后他们看中了一只达尔马西亚狗。

“她又可爱又有趣!简直就是为他准备的!”Clark叫道。


“她看上去就是有斑点的Krypto。”


一条魏玛猎犬:

“这条很漂亮!”Clark又叫。

“白金版Krypto。”蝙蝠侠嘟囔着。

一条柴犬:

“她是日本种!”这次轮到Bruce叫了。

Clark什么都没说。

一条可卡:

“我可以接受这个,她很可爱优雅,抱着应该很舒服。”Bruce说。

“我想我们是在为Krypto找对象?”

一条黄金猎犬,两人很难得的没有分歧。

一条国牧羊犬:

“你为什么不喜欢这条狗?如果我是狗的话肯定就是这种。”Bruce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Krypto?”Clark问。

“是的,而Diana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条母狗。”两人都突然大笑起来。

最后,他们选择了Bruce喜欢的那条狗。

“我想我告诉过你……”Clark开始反驳。

“这场秀结束以后我会为你KJ(BLOW JOB)。”Bruce打断他。

“成交。”反驳结束。

剩下的工作就是要说服狗的主人同意让他们的狗和Krypto交配,当然,一听说这是超人的狗,所有的人都不会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让人惊奇的是,Krypto只愿意和其中的一条狗交配。他甚至不愿意离开她半步,他坠入爱河了!


-除夕-

即使已经有了伴侣,Krypto仍然显得十分饥渴,他让Bruce感到莫名的烦躁。狗在房间里这件事本身就很让他生气,他随时可能搞破坏,好在今天到场的都是些超级英雄,他们分散了Krypto的注意力。好吧,他们还希望得到一只小狗。

另一件让Bruce不满的事是Clark看上去很不安,他似乎总是在找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要不就和Wally窃窃私语。他必须做些什么。

他把他的儿子叫到一边,命令道:“Dick,我要你去缠住Wally。就是Clark边上的那个红脑袋。他们遮遮掩掩的不知道在做什么,我想弄清楚。”

“哦,好吧,他是哪个超级英雄?” Dick 问,他顺着Clark 的方向看过去,那个红脑袋看上去很可爱。

“闪电侠,去吧。”

“真的?太帅了!”杂技演员回答,他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那些超级英雄,尤其是关于速度……和震动。

“嗨,Bruce 旁边的那个小子去哪了?”Wally 问,他不停地吃着老管家烘烤出的美味饼干,那些东西简直让人上瘾。

“哦?那是Dick,他儿子。” Clark小口地喝着饮料,说“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是说他是夜翼?!”超速小子喘着粗气问。

“是的,蝙蝠侠的信徒。现在你能帮我想想我把那戒指放哪了吗?”

Wally 耸了耸肩,不知道该说什么。

与此同时,Tim, Kon,Bart正和Krypto一起待在厨房里。他们对于Krypto异常的饥渴也感到奇怪,所以他们决定找出原因。

“你确定不是因为孤独城堡里的什么东西?”Tim问。

“不,我的少爷,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过度暴露在太阳下,另一种是红氪石。” Kon回答。

“也许是他在孤独城堡里待的时间太长了?你知道那里是全白的,太阳的射线不能被反射掉。”Tim开始下结论。

“或者……是因为他领圈里的这个戒指!” Bart 打断了他们,他从Krypto的项圈里拿出了一个镶着红氪石的金戒指。

保护套很明显已经坏了,戒指一被拿出,Krypto 立刻倒地昏睡了。而Kon 看向他的朋友的眼睛里开始闪着精光。

“哦!天啊! Bart! 那是红氪石!被它的射线照到的话就会……” Tim叫道,不过很快就被身边的半个氪星人吻住了。

闪电侠很快就明白了状况,他问“我们怎么办?”

努力地屏住呼吸,Tim大声说“去给Bruce!”

“然后到蝙蝠洞等我们。” Kon加了一句,他搂着Tim的肩膀把他掳走了。

Bart花了三秒钟的时间调整了一下,然后跑去找Wayne先生。后者对于交到自己手上的这个戒指大感惊讶,他满脸狐疑地看着超速小子脸上的红晕,不过Bart不在乎,他飞快地跑向厨房,追随伙伴们而去了。

Bruce吃惊地看着手中的戒指,这和他准备送给Clark的简直一模一样——是的,只有戒指上的石头和内圈刻的字有所不同。

这个戒指上刻的是:“给我的暗夜骑士,我的心,我全部的渴望。”

然后他抬头,眼光牢牢地锁住了Clark。

“你找到了我的戒指!”他的眼睛问。

“是的,给我的?”Bruce用眼神回问。他们持续着无声的交谈。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还会把他给谁?” Clark的脸上露出了忠诚的表情。

“我该把他戴在左手还是右手?”Bruce做着手势。

“你的左手,” Clark 举起他的左手,似乎在问“你愿意接受吗?”

Bruce把戒指戴在了最适合的手指上,然后举起手展示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那表示“我当然接受,现在,靠近我。”

房间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喝醉了,或者是急切地等待着新年倒计时,总之,没有人注意到Clark走向了他的爱人,然后他吻了他。

“我想我终于知道你的狗最近如此失常的原因了。”当他们的唇终于分开的时候,Bruce说。

“是什么?”Clark回答,他正在想如果不顾一切,包括正微笑着看着他们的Diana and J’onn,把他的情人按在墙上狠狠地贯穿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红氪石的保护罩破了,而你把它放进了他的项圈里。可怜的东西,他可能要睡上几天了。”

Clark喘着气说,“而你让我暴露在射线里?”

“是的,我想让新年有个轰轰烈烈的开始。什么都别说了,把手伸到我的口袋里,然后告诉我你找到了什么。” Bruce说着,感觉他自己被狠狠地翻了过来。

Clark找到了一个小盒子,那里面装着他梦寐以求的戒指。

“哦!Bruce,在梦里它就是这个样子的!” 他急切地说。

“我本想在你生日的时候送给你,但是你打乱了我的计划。” Bruce说着,把戒指套在了情人的手指上。

10…9…8…

“我爱你,Bruce。”

“我……”

5…4…3…

“……我也爱你。”

2…1!!

他们用一个深长的吻迎来了新年。

“我说,你不觉得Bart有点奇怪?”

“嗯……他现在正和Tim 还有 Kon在一起。”

“哦,干什么?”

“你不会想知道的。”

“那Dick和Wally呢?”

“在做和Tim他们一样的事,只不过,不是在蝙蝠洞,而是在书房里。”

“哦,该死,我们输给他们了。”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21-38be63e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