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日语的语言风格其实相当美(不过对水平比较差的我来说也很难),当然英语也是,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独特的韵律。真遗憾我却无法完全地将这种韵律体现在中文里。越来越发现我不仅外语词汇量不足,连中文词汇量都太小了T T~

感觉美式同人的性感是很明朗直接的,日式的就是那种“爱与死”的纠结了==~这种压抑的性感度其实更高。当初这个很吸引我……


原作:SAKURAKO
地址:http://enigma.arrow.jp
警告:NC17内容,未满18周岁请勿继续……

翻译授权:とても嬉しいmailを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私の作品を読んでいただいて、その上こうして翻訳の申し出までして下さって、とても光栄に思います。拙い話ばかりですが、中国のSUPERHIERO fanの方に楽しんでいただけるなら私も嬉しいです。 ですが、その前に、少し質問させてください。中国語に翻訳したtextは、internetで公開する予定ですか?私がwebsiteにUPしている作品は、すべてfanfictionのslashです。一般のfanの方の目に触れる形では公開できません。もし桃子さんが既にwebsiteやblogをお持ちなら、先に拝見したいのでURL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また、websiteで公開する場合には、必ず・sakurakoのtextの翻訳であること・enigmaのURL(http://enigma.arrow.jp)・18歳未満の方は読んではいけないこと(NC-17)を明記してください。ご面倒をおかけしますが、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我一直梦想着这一天,我们能像现在这样。”

他看着我的眼睛,他离我如此之近,我能感觉到他濡湿的唇,灼热的气息,他慢慢地覆上了我的唇。

“……说的好像是第一次似的,半个月前在我卧室里为所欲为的人是谁?我不认识的人吗?”

钢铁之子的披风已经卸下,他伏在我的身上,却没有把全部的重量压上来。

他微笑了。

“在这个地方拥抱你……是第一次吧。”

这个地方……

这个从没有人来过,从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冰雪封锁的白色堡垒。



ノーザンライツ

Northern Lights



我和被毒藤女控制了的超人在大都会展开的那场大战已经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

毒藤女在口红里掺杂的氪石粉末让他失去了控制。我凭借着对他的了解想尽一切办法牵制他,也多亏了他残存的自我意识,总算让我们两个人都摆脱了困境。

为了让他恢复清醒我甚至找来了Lois,这显然很有效。他彻底变回了Clark Kent,低声下气地请求她原谅。现在我们终于能坐下来了,他看着自己身上残破的披风叹了口气。

“你真残酷,Bruce,一点也不手下留情。”

现在我们身上都是破破烂烂的,我看着他,笑了,伸出带着手套的手,把仍然依附在他肩头的藤蔓拂去,那些叶子散发出微弱的光,依依不舍地空中飞去,然后消失了——好像那个魔女还在这里似的。

他的目光追逐着那些叶子,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他眼中闪出的光,是我看错了吗?

“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找到毒藤女。”

或许真正急切的人是我才对吧。

“别忘了,不是只有我们。”

能在空中飞翔,在暗中扑捉猎物的不是只有我们。比如那只美丽凶猛的猫,比如那只拥有无与伦比的超能力的白狗。

Clark笑了,他的脸凑近我手中的常春藤叶子。

“那么,等我回要塞去换件衣服。”

——你要一起来吗?

他抬起头,锐利的视线像要割裂这夏夜的天空一般。

他在我的耳边深深的低语着,熟悉的战栗拂遍全身。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Bruce?你还好吧?”

包围全身的暗似乎被扯去了。我的脸贴在他的胸前,像要被寒气撕裂似的,已经失去了知觉。

感觉到他厚实温暖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脸颊和早已失色的嘴唇,我轻轻点了点头作为回应。他吓了一跳似的松开手。

“到了要塞就有暖气了,再忍一忍。”

他又迈开了步子,从那双抱住我的手上传来让人安心的震动,我似乎感觉到目的地就在眼前了。

看着无穷无尽的夜空,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像个孩子似的被他抱在怀里,我努力挺起身,却只能浅浅地喘息着再次倚回他胸前。

没有办法——这是在北极。不是人类能够自由行动的地方。更何况,我还是被他用超人的速度带到这里的。

蝙蝠衣的耐寒效力并不很好,多亏平日的锻炼,我勉强还能从冻僵了的唇间把空气送进肺里。

视线所及的是一片无尽的白,明晃晃的,好像要把一切都燃尽的白。

谁也无法靠近,谁也无法玷污的,无与伦比的,贫瘠的白。

那座用冰和雪建成的,和他的明朗气息截然不同的银白堡垒,我还是第一次踏足。

第一次,进入只属于他的世界。

热水在霎那间包围了全身,血液又流动起来了。耳朵嗡嗡响着,我稍微闭了会眼睛,让一阵轻微的晕眩过去。然后我打开了淋浴房的门。

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却相当舒适。就连角落里都保持着让人舒服的温度。

“我通常都住在大都会,这里只要保持最基本的整洁就够了。”

他这么解释着,但我想知道的却不是这个。这是为了我吗?还是别人也来过?或者只是他的习惯?

“还不错,至少不像大都会的公寓那么让人憋闷。”

体型如此壮硕的男人和最低限度的家具,再加上堆积如山的资料全都挤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我的脑海里霎时浮现出这样的画面。我笑了。


狭窄的房间,狭窄的床。交缠在一起的脚碰倒了旁边的桌子,“轰”的一声,在这种地方就算引起雪崩恐怕也不足为奇。

这样下去早上起来一定会是一副脸色苍白的惨状,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而想要起身时,却被强硬地拉进了那个怀抱,似乎总是这样。他的唇立刻满是爱怜地堵住了我的嘴,他的手在全身抚摸着,快感一瞬间如潮水般涌来,其他的一切都随之模糊了。



“……Bruce”

不知何时已经环上我的腰的手紧紧地拥抱着我,唇也理所当然的贴了上来,虽然生气地想要逃避,却是避无可避地被他阻止了。

从纠缠的舌尖发出模糊的声音,浴巾不知何时被解开了,赤裸的双腿被硬挤进来的他分开而大张着,就这样被他按进了床里。

“我忍不住了……”

他俯下身来,静静地看进我的眼睛,好像有什么他所需要的答案藏在我的身体里似的。

“都是毒藤女的那些藤蔓害的……你也一样吧?”

我没有回答,而是抬起胳膊挽住他的后颈,仰起头覆上了他的唇。

我们在彼此的口中纠缠嬉戏着,直到心满意足。他的唇渐渐移向颈项之间,时不时带来一阵尖锐的疼痛。我抚摸着他的胳膊,细细地品味着他结实的背,坚实紧翘的臀……

和我们在不同的时间诞生,和我们甚至不是同一种生物的他……有着壮年男性所不该有的细腻滑润的肌肤,简直就像是个婴儿——让我想一直、一直这样抚摸下去。

就在不久前我们还把对方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现在我却安然地躺在他的怀中,真有些可笑。是啊……承受他的攻击是多么痛苦的事。

那个把关乎自身性命的戒指交给我,那个带我进入从未被人涉足的他的最深处,却并不曾要求过我什么的男人。

那个平时总是渴望着,如今却拼命压抑自己欲望的略显笨拙的男人。

“Clark”

我喊着他的名字。

你毫无保留的付出,我却不能有相同的回报。我无法像你那样交出所有。我本性中的暗,连你也无法消除。

童子军先生,性善论的体现者。世界的英雄。

我却不是。

“Clark”

伸出手去紧紧地搂住他。像之前那些绿色的藤蔓般缠住他赤裸的身体。咬住他毫无防备的耳朵,轻轻地用舌头舔舐着……他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间,炽热、急切,美好。

“是吗……是因为毒藤女的毒吗……”我低语着,蹭着他的腰,直白地诱惑着他。

他的拥抱变得残酷。没有关系,哪怕这身体就此毁坏了也无所谓。你所渴望的,我不能给你。但这个身体,只要你想要,就完全属于你。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为你,而是我自己贪婪地渴求。想就这样把他一点不剩的吞吃干净……在这纯白的密室里,就这样凝固了也好,就这样,就在这里……不去管这个世界。

“真想就这样把你关在这里。”

他的声音融化在灼热的呼吸中,我全身都震颤了起来。


一瞬,像是永恒那么长;永恒,却如霎时般短暂。

从涣散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时,他已经换上了新的超人制服。

交合只在一瞬,快感的余韵却依然泛着涟漪,气息灼热而沉滞,身体里纠缠着黏腻而淫靡的痛楚。

简直好像真的被毒藤女的毒侵袭了似的,想到自己愚蠢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出口却不知为何变成了不知羞耻的娇喘。喉咙的干涩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没事吧?”

一口气喝干了他递过来的水,我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他。在这纯白的房间里他那熟悉而鲜艳的色彩瞬间将我带回了现实之中——尽管他分明是那个超越现实而存在的人。

“衣服换好了?”

我无法完全掩饰住声音里透出的痛楚,他的皱了一下眉,点了点头。

“猫女也在盯着毒藤女,她手里还有氪石,我们不能放任不管,走吧。”

“嗯。”

我也点了点头,起身朝浴室走去。假装没有注意到身后那道一直追随着我的视线。
 

我们在凝聚着他父亲全部智慧和记忆的水晶谷间穿梭,银白的山谷延绵不绝,这旅程真是痛苦不堪。我回望着那片纯白的世界,我们将要回到那个被人类的欲望、罪孽和希望充斥、胀满、破裂,又以同样的方式重生的狭小世界中去,所谓的,现实。

“Bruce。”

我准备好了起飞,抬起头却发现他正望着远处,满脸的惊讶,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对面的天空覆盖着一层奇异的色彩,鲜艳,明亮,变幻无穷,简直如同光的海洋。

“欧若拉吗?”

“是的,也叫北极光。”

北极光。我默默地看着眼前已经不能用美丽二字来形容的,壮观得近乎狂妄的光辉。那是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多么庞大的资产,怎样强烈的欲望也无法左右的,来去无踪、变幻莫测的自然奇迹。

“能再来看就好了。”

他在我身边说着和强壮成熟的身躯完全不相称的话,我没有回答。

究竟会不会再来到这个地方,我并不知道。

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还能巧遇这光的胜景,在某个尚不可知的地方。那时候,我一定会想起这保护着他的白色堡垒吧。

“……走吧。”

钢铁之子沉默着,赤红的披风慢慢地覆盖了上来。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22-8a1df47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