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way you infuriate me
The way you touch me
The wa you heat me up
1、The way you infuriate me
这个系列的第一篇,邪恶的开场有邪恶的结尾——最后一篇是天花板H= =~超人狗的卷骨就是蝙蝠猫的逗猫棒……


授权:Bruce and Clark are such a wonderful pair; I enjoyed writing them very much. And I am absolutely fine with my stories being translated! You're welcome to translate any that you'd like to.



这个系列的第一篇,邪恶的开场有邪恶的结尾——最后一篇是天花板H= =~超人狗的卷骨就是蝙蝠猫的逗猫棒……




不是因为眼镜。你一定会认为是那副标志性的笨拙的框眼镜让Bruce 觉得他的爱人是呆子中的呆子。但其实不关眼镜什么事。而是Clark的头发——梳得那么整齐的中分,以完美的曲线和弧度贴附在棱角分明的脸颊两边。Bruce 每次看到这中规中矩的头发就心痒难耐烦躁不堪,他想用手指穿过那些头发,把它们弄乱,好证明没有人能保持这该死的非人的整洁。







又来了,该死的!







Clark正全神贯注地在黄色的记事本上刷刷地写着什么——一个足够他带回去交差的有趣故事。额前那一缕得纯正的卷发落在他的眼睛前面,在白色的皮肤上显得有些触目惊心,随着他的动作在眉毛上来回扫着,时而垂下,时而又贴上额头,引诱着Bruce去触摸、流连。他的手指在Clark每一次无意识地伸手捋那绺头发的时候用力抠进桌面。Alfred精心准备的美味晚餐被这难以抗拒的诱惑彻底击败,忽略在一旁。







他很好奇Clark是不是在头发上下过什么功夫,不过看上去实在没什么必要——他的头发已经足够柔软——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护发素,这座宅子里唯一的护发素是Alfred的。




那绺头发又贴回他的额前,Bruce从喉咙里发出一阵低低的咆哮,他的指节因用力而发白。






Clark的眼睛总算在Bruce身上停留了一会,很快又回到纸堆中,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我刚梳过,你知道的。”







当Bruce跳起来、跃过桌子把他扑倒在地的时候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意外。


2、The way you touch me
开始我以为一切都是由于我……呃,如你所说,毫无经验。事实就是事实,如板上钉钉一般无可辩驳。所以我想这一次我是真的失败了,败的够快。我想我很快就会习惯的,像其他人一样。但在7个月以后,善于探究如我,我终于弄清楚了。

你是无可比拟的。

当我从太阳返回地球,日冕在我的身后燃烧;当我愚蠢地将制服藏在某个遥远的岛屿而我不得不涉水取回,冰冷的海水啃噬着我;当我身处温柔的真空之中;当我飞得比光还快……这一切超越自然的奇迹我都体验过,与你相比却都不值得一提。

像毒药,你的手指,坚硬、粗糙,从不犹豫、执着探索、不断索求、不吝给予。你的每一个角度——俯视、仰视、或是在我身边。你强令自己冷静时收紧的喉咙;只有我们两人时你深沉而渴望的眼眸;只在我面前放弃骄傲和自控时那微微张开的双唇。

我无法用语言形容你的触摸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只知道当你咬住我的肩膀,当你的叫喊声填满整个房间,当你的手抓住我引导我进入那让人安心的处所,我已别无所求。我想做的只是让你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让你那完美的肌肉一次又一次的绷紧,最后,让我看见那个微笑——稀有的、震慑心魂的、如同闪电击穿云层。

事实是,你的触摸让我感觉到自己活着,如此欣喜却不知所措。就像迷途的人终于找到了归宿。我用了七个月的时间寻找原因,却发现,原来所谓的原因如此简单。

没有人能与你相比,Bruce,在我所知的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你。

-END-


如果想象着阿黄那个流鼻血的超人念着这篇情书。蝙蝠会线成什么样子啊==~

3、The way you heat me up
Clark保持着一贯谨慎谦恭的姿态关上门。就在门锁发出“嗒”的声响扣住锁槽的瞬间,他用超人的速度转向Bruce,带起了身边两英尺的气旋。







“很好,你到底在那里做什么?”他低语着,闪电般的光从他的眼中射了出来。







Bruce扬起一边的眉毛,“什么?你知道我必须维持某种……名声。”







“和她?” Clark伸出一只手斜指着刚才他们来的方向。







Bruce若无其事地啜着手中的苏格兰威士忌,貌似困惑地歪着头,好像没注意到Clark越来越躁动不安,反而继续火上浇油,“Zaza没那么糟糕,”他回答,懒洋洋地斜靠在书桌上,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插进口袋里。







“没那么糟?她根本就是跨坐在你身上!” Clark伸手毛躁地捋过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有些女人确实天生就具有挑逗性,但她……她简直就是……”







“发情的母狗?” Bruce替他说下去,他咧嘴笑了一下,但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好吧,”Clark看上去冷静了一点, “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是的。”







“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善妒。”他的语气十分温和, 眼睛却尖锐而严厉地盯着Clark。







“ 通常我并不在乎,但如果你想要把party 开到豪华浴缸里去……”Bruce满不在乎地只是笑。 Clark大步走过去,两手撑在书桌上,把Bruce困在他两臂之间。







“你就是想让我嫉妒,不是吗?” Clark从喉咙里发出低音。他的眼睛还在放电,却又闪出某种迥异的光。







“呵。我对嫉妒Zaza的人深表同情。”

“的确,她实在是……” Clark咬着唇,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索然无味,卖弄风骚、虚伪做作?”Bruce咧嘴大笑。







Clark凑上去,几乎是贴住Bruce的唇低语道“你知道我很生气,很生气……很热……很硬——你是帮凶。”





侵略性的笑容在Bruce的脸上一闪而过,他一言不发地伸手摘掉了爱人的眼镜,挑衅地用肩膀撞着他,同时粗鲁地扯掉他的外套扔到一边,很快他就把Clark挤到了墙角,他的身体紧紧压住Clark,他们的每一个关节都好像粘在了一起。







“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小飞侠?”他的吻狠狠地撞在Clark的唇上,普通人说不定已经被撞得皮破血流,他眼前的这个却只想索取更多。Clark的手滑到Bruce腰侧,用力环住他,突然,整个世界翻了个底朝天。







Bruce睁开眼,努力地抬起头,地心引力正拼命想把他拉回地面。他能看见的只有放大的Clark的脸——典型而完美的Kent家人。“哦,是啊!我来自堪萨斯。” 气氛很纯真无邪。







“什么鬼东西?”在这种诡异的状况下他终于爆发了。







“我以为你想看看我能做什么。”





Bruce注意到Clark的头发全都向后垂着,而他背后似乎是一面墙。







“天花板?这就是你所能做的?”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那是因为他不由自主地发现自己身体的每一寸都牢牢地贴在Clark身上,温暖、结实,灼热的欲望已然在他身下苏醒。







“这只是开始,” Clark耳语着,把Bruce那件价值500美元的衬衫撕成了两半。Bruce确定闲谈时间已经结束,他迅速地解开Clark的腰带,伸手进去准确地握住了Clark灼热的欲望——那触感犹如燃烧的天鹅绒。他的唇覆上Clark的,把他的喘息悉数吞入,另一只手在接吻的过程中紧紧抓住Clark的头,这场纠缠不清的战舞让他们都气喘吁吁、饥渴难耐。




“该死,” Clark突然含糊地骂道,然后他们开始往远处的书架飘去。

“要喘口气?” Bruce试图爬起来,他的一只手仍然紧紧地环着Clark,他们靠的如此之近,他费了好大劲才克制住自己不去占便宜。





“安静!” Clark发出嘘声,门打开了,轻快的笑声飘了进来。他们现在就躲在书橱顶端和天花板之间,那些人看不见他们。Clark用超级视力注视着下面的人,Bruce则恶质地笑着,握住Clark欲望的手用力挤压,大拇指在他最敏感的部位画着圈。







“Bruce,” Clark小声地哀嚎,在他身下微微弯起身躯,“现在不是……我们不能……”

“这是我家,” Bruce在他耳边吹着气,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他的耳垂,“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你,小飞侠。”







Bruce 加快了手中的节奏,并开始灵活地抚摸,Clark的蓝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








“等着瞧吧。” Clark说着,他的声音大得有些危险。他几乎把Bruce钉在了天花板上,然后花了几秒钟时间把两人的衣服都脱了个精光。Bruce的手也动了起来,他们开始以一致的节奏律动着,灼热的吐息喷在彼此的颈间,他们亲吻着、啃咬着、四肢交缠,越贴越紧,手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求。他们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格斗般凶猛地纠缠在一起,姿势不知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他依然在Clark身上,但现在他的背贴在了Clark的胸口。







Clark的手在Bruce腿上来回抚摸着,他的嘴凑在他的耳边,他的声音沙哑而充满磁性,Bruce能清楚地听到他每一分急切得近乎疯狂的渴望。 “有个人正在朝这边看,Bruce,但我不会停止,” Clark的手插入Bruce两腿中间将它们分开,完全没遭到抵抗。Bruce只是把头向后仰,靠在了Clark的肩上。

“如果他们能看到我们,我一点也不会惊讶……就让他们看见我对你……”他的手掌覆住Bruce 的硬挺,却一动不动,完全不理会那灼热的渴望,“做这个。”

Bruce沉下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Clark的话语夹杂着喘息,不断地刺激着他,凶险的欲望几乎要把他从内部撕裂开来,如果……如果再不给他……







Clark知道是时候了——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他将羽毛般轻柔酥痒的吻缓缓地印上Bruce的颈项,同时调整着Bruce腰的位置,慢慢地试探着,Bruce却不能忍受这种缓慢,他猛地向下压去,浑身颤抖着纳入了他的爱人。Clark也放弃了伪装的温柔,几近狂暴地抽动着,肌肤激烈地摩擦、碰撞,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Clark无意识地对着Bruce的耳朵私语着,他的舌头舔过Bruce的下颌、脖子,在那上面印下啃咬的痕迹。Bruce撑住满是灰尘的橱顶,渐渐地掌握了节奏,他用每一块肌肉用力地推挤、快一点、更快一点……每一次的摩擦都仿佛引出一道闪电,他大声地呻吟着,回应他的是耳边阵阵愉悦而满足的喘息和呻吟。





Clark的一只手从Bruce的臀悄然滑到了欲火的中心,Bruce的脑中一片空白,思考、控制、自省……一切的一切全部消失。身体的支配权彻底让给了致命的欲望。身体越来越热,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他快要裂开了,世界不复存在,他能听到的只有他们一致的喘息声,感受到的只有Clark,他就在他的体内,他如鼓点般剧烈的心跳敲在他的背上。最后的一击,他轰然倒下,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木板,他们都呻吟着、颤抖着、灼热的电流窜过交缠的身体。







Bruce过了很久才睁开眼睛,他躺在Clark身上,享受着每一寸肌肤相贴的美好触感,他的手摸索着,找到了Clark的手,十指交缠,然后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剧烈跳动的胸口。他感觉到Clark 正用鼻子亲昵地摩擦着他的后颈,轻柔的吻像飞舞的蝴蝶般落在他的脸颊上,他微笑了。

“不错,小飞侠,很不错。”

他的笑容更深了,转过头去吻了吻Clark的下巴。




“我总会从发情的母狗那里把你夺回来。”

-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25-1325b57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