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送给LULU,谢谢你那些美丽的图让我更爱他们,谢谢你送我的图(这就是所谓的阴谋得逞哈……),爱你><~~~~~~~~~




我的判断力被破坏了……

我在坠落。

我在一片空忙中徒劳地旋转

我在坠落。

但我仍无法放弃追求。

追求这一生最大的谜题。

--自动学,“粉红氪石”


在多元宇宙中没有比氪石更让Clark Kent厌恶的东西了。他并不是喜欢憎恨的人。但哪怕仅仅是提及氪石都让他感到难以形容的强烈而令人战栗的憎恶。倒不是因为这种石头能伤害甚或是杀了他。事实上对他而言比起其他任何一种颜色的氪石,绿氪石甚至会更亲切一些,因为他至少还知道这种石头的构成。说起来真讽刺,这石头还曾经是他的家——尽管非常短暂,但毕竟是他那已然消失的故乡的残骸。真正的原因,Clark想,是因为这些石头已经变成了所有想要一夜成名的宵小之徒眼中的捷径。一双双渴望名利的眼睛在氪石光芒的映照下闪着罪恶的光。好像只要手握氪石就能轻而易举地成为最终打倒超人的幸运儿一样。



不过坦白说,这种徒劳无益的尝试不过是在用一种让人愤怒的方式浪费他的时间。



所以Clark Kent恨氪石。不过比起那些会控制思想的东西带给他的宿命式的厌恶感来,氪石的威力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于是,在某个不太走运的日子里,他终于碰到了这两种最糟糕的东西的结合体……

+
它是粉红色的。不是那种时髦的、正统的、像是桃子或花朵所呈现出来的粉红。而是那种俗艳的、令人反感的肥剧和摇滚明星般的亮晶晶的粉红。每个人都认定它是氪石。不仅仅因为它看上去就像是氪石——一块色彩明亮的发着光的水晶石头。更主要的是只要超人一靠近,这块石头就开始散发出愉快而雀跃的光芒,很难让人相信这不是一种问候。两个小时前与这块石头有关的事因就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但Clark发现他远远没有摆脱麻烦。真正的问题在于从来没有人见过这种粉红色的氪石。因此超人被建议待在治疗室里,直到每个人都百分之一百确信它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不可预知的影响。



没有人相信他真的感觉良好。所有人对他的抗议都置之不理。他无法责备他们的谨慎。更糟糕的是,他自己也在等待关键时刻的到来。是的,到目前为止,他没有不舒服,没有发疯,没有失控,他没有试图攻击任何一个他不该伤害的人。而且他的超能力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没有失去控制。他甚至没有改变身高,体形;也没有变种,或是,感谢拉奥,变性。但谁能保证他会不会?



也许那根本就不是氪石。



“那绝对是氪石。”



这是蝙蝠侠发来的信息。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

“我感觉很好,真的!”他的辩解招来了一个白眼。蝙蝠侠坐到电脑前,一个不断旋转的3D模型占据了大半个屏幕,旁边则是大段让人晕头转向的科学分析。Clark想他应该对分析感兴趣。但遗憾的是他实在无法调动除了令人沮丧的茫然以外的任何情感。



至少Bruce在他身边,他是Clark所知道的最了解氪石的人,也是他唯一希望了解这些与他密切相关的石头的人。Bruce闪闪发光的眼睛显示出他对这块石头近乎狂热的兴趣,这真有点恐怖,但至少这种兴趣不是出于私人利益,而是科学方面的。Clark可以理解这种兴趣,而且,欣赏Bruce专注的样子也确实令人愉快。他在想被那种略显残酷的、极其强烈的热情禁锢住应该很不错,他甚至发现自己有点嫉妒那块毫无知觉的石头,他努力地制止自己这种可笑的想法,毕竟这是件应该严肃的事情。



所以他说“有什么发现?”这么说只是为了让Bruce开口说话,当然这实在是拿不上台面的小伎俩。但对于目前这种状况——就是说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而Bruce沉迷于探索某样东西的时候,这种小伎俩还是很有效的。



他的伎俩确实奏效了, Bruce开口了 “结构上很像#0029号样本,除了这个”他用手指点了一下屏幕,他的手指真漂亮,Clark想,“从这一点来看#0007和 #0102之间一定存在某种联系。但辐射的方式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只有#0078和它有相似之处,这表明它可能会影响大脑活动。但是没有进一步的试验我无法确定,不过我们不能冒险……”



这些语言并不重要,尽管Clark成功地装出了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他看上去急切地想听到后面的内容,不住地点头提示他继续说下去。这种假象使得我们无可争议的注意力之神居然没有在意他的朋友已经紧贴在他椅子后面,把一只手搭在他的椅背上,手指刚好擦过他的肩膀。穿过丝绸穿过皮革穿过凯芙拉纤维穿过皮肤穿过肌肉, Bruce的心跳声、呼吸

声,还有神经系统传来的嗡嗡声交织成了美妙的交响乐,衬托着他那富有感染力的充满激情的低音。Clark眯着眼睛享受着这种声音、感觉、还有气味所带来的全方位的服务——Bruce身上散发出的混合着香的男性气息萦绕着他,简直让他神魂颠倒。此刻所有的事都显得渺小而无关紧要,尽管现在他暴露在某种未知种类的氪石射线中,但蝙蝠侠就在他身边,所以一切都会好的。



深沉悦耳的低音停了下来,“Kal?”

Bruce古怪地看着他。他看上去并没有不高兴,只是有点……紧张。蝙蝠面罩遮住了他的大半边脸,而他又精于隐藏情绪。但Clark总能从他嘴和唇部的微妙变化中读懂他的情感——他已经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了。



“Kal?你在看什么?”

他微笑,“你的嘴。”坦白似乎是最好的办法,尤其是发现Bruce听到这句话后心脏轻轻地多跳了那么一下,还有某些模糊的声音,Clark知道那是他的瞳孔因惊讶放大了。这对他无疑是种鼓励,于是他干脆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那棱角分明的方下巴。Bruce的皮肤温暖、柔软,尽管房间里开着空调他的脸上还是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我的……嘴?”

Bruce的嘴微微张开着,Clark描绘着它的轮廓,温热湿润的气息喷在他的手指上,感觉酥麻甜美。“是的,你身上我看得最多的地方。”他补充道。



Bruce若有所思地皱了一下眉,“你喜欢看……我的嘴?”



Clark笑了,“哦,是的,那是我的最爱。”他抚摸着他的面罩。他的手感觉到一丝犹豫,然后是转瞬即逝的顺从,很快他就听到丝绸摩擦的声音,触感消失了。Clark盯着那双好奇的、狼一般的蓝眼睛。他笑了,阳光灿烂、充满欢乐。尽管这笑容似乎并没有对Bruce的面部表情产生什么影响,但Clark注意到他在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好隐藏他对此的兴趣和欲望——真是太好了,他简直想哈哈大笑。这太明显了,而他过去却从未注意,或者说他根本没想过要去注意——Bruce这样的人居然会想要他。但现在这一切都有了意义,所有的关系都各归各位了。他不打算克制自己内心的喜悦 、安慰、和渴望。哦! Bruce的唇是如此柔软甜美,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但他热切盼望着Bruce能读懂这其中包含的信息并做出回应。


我也想要你,来吧。



在Clark看来这个吻实在是不够长, Bruce打断了它。他喘着粗气,似乎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欲望。这对Clark来说再好不过了,这里只有他们,而离他们不到3英尺的地方就有一张大床,他真想把Bruce弄进去然后……然后做点什么。事实上他并不太清楚具体要怎么做,但他相信Bruce一定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而Clark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现在,他迫不及待了,Bruce的头发在他的指缝间划过,那顺滑的触感简直妙不可言……

“好了,这就是答案。”


Clark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Bruce不该在箭在弦上的时候说这种话。“什么答案?”他的声音仍充满希望。


Bruce差点翻了个白眼,但他努力克制住了。“粉红氪石的作用。”他说,但又不太赞成地皱了皱眉“粉红色?诚实……”他看上去像是认同了。Clark没有在意,他靠上去想要再偷取一个吻,却被举起的手套阻止了,“ Clark,不。”



这回轮到他皱眉头了,“为什么?” Bruce太不合作了!Clark并不精于情事,即便如此他都能发现Bruce想要他,而且他知道自己也有同感。他们的谈话本来已经有所进展了,而且应该继续发展下去,发展到……呃……一丝不挂的地步。


“粉红氪石,Clark,” Bruce解释说,他的音调显示他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他只是在努力维持谦和的语气,这种被迁就的感觉过去常常逼得Clark要发疯,而现在……好吧,现在也是一样。他说“很明显是它让你……像现在这样。”


Clark花了一秒钟时间思考了一下,“是的,我也这么认为。”因为Bruce很聪明而且这个解释非常合理。(其实我想说的是:因为Bruce总是对的)“这有什么问题吗?”Bruce 挑起了眉,他紧说“很明显你……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你,所以我想我们可能可以……你知道?” Clark 希望 Bruce能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但他意识到自己有点浪费时间,所以干脆直接凑过去,重重的靠在Bruce 椅子的把手上——不是为了接吻。他的唇轻轻掠过蝙蝠侠的耳朵,并对这一举动引起的小小的战栗感到非常满意。


Bruce叹了口气,把手抵在Clark的胸口,看上去好像只是不好意思直接把他推开。“Clark…”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是的,我想要你,我当然想,你这么诱人、这么讨人喜欢。”Clark 的眼睛闪闪发光,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喘气了,“但你的判断力被某些能控制思想的物质影响了,它好像……改变了你的性向。现在你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但我知道,而且不是因为氪石的作用——所以,我不能占你便宜。”他又开始推 Clark,加大了力度想让他清醒一点。他们僵持了一会,然后Clark放弃了,他看上去失望而沮丧。Bruce又叹了口气,“回去吧,Clark。好好睡一觉,也许氪石的效力就会消失了。”他说着,看都不看Clark的脸。


“如果我的感觉还是一样呢?”希望尚在人间……


可惜是虚幻的。“说明氪石的效力还没有消失,你必须等到它消失。”Bruce转过身去关上电脑,僵硬地站起身。



他在Clark身边停留了一下,“如果它根本就不会消失呢?”



“我不认为那是个问题。”



他转身走了


清晨的阳光对于一个正被剧烈的头痛和强烈的懊悔折磨的人来说显然太过刺眼了。但是窗帘离他太远,于是他打了个滚,用毯子包住自己的头,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他真的试图……?天啊!



Clark Kent恨氪石。会造成生命危险固然很糟糕,可是再没有什么比此刻的尴尬更可怕的了。Bruce永远也不会原谅他的。他是那么孤僻的人,永远和别人保持着距离,不喜欢表露自己的情感。逼他承认对他的感情简直就是……要杀了他。



最糟糕的是,现在他仍然能感觉到他的唇带给他的甜蜜余温。那个吻如此短暂,却像在他脑袋里生了根。这感觉很……好,何止很好,简直棒透了。Bruce错了,粉红氪石并没有改变他的性向,一点也没有。不过很显然,这发现对他毫无益处可言,因为Bruce绝对不会相信。真是讽刺。



不过,Bruce想要他。虽然很困难但Clark想他应该能够让那个禁欲主义者明白自己并非毫无感觉。既然现在选项已经摆在他的面前,他很乐意继续追踪下去看看结果到底如何。



结果会如何?



这个想法让他迟疑了。他和Bruce Wayne之间的关系要怎么发展下去?“困难”和“压力”这两个词不请自来。Clark现在就能生动地想象出Bruce和他们之间过于严肃的关系会是什么样子——那感觉会像房子着了火,灼热的、毁灭性的,以冒着浓烟的残骸和把周围一干人都烧得焦头烂额收场。(JLA的可怜同胞们……)那个男人的伤太深、太纠结了。他花了一半的时间和力气避免变成偏执狂,却用另一半时间一个劲的往偏执的大洞里跳。天知道他怎么忍受得了。Bruce,Clark想,是绝对不会说什么“我爱你”之类的“蠢话”的,他会把任何一点与浪漫或多愁善感有关的情感挤到角落里杀死。哦,和他ML可能会很棒——当然——但那只不过是另一项技能,仅此而已,绝对不会改变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他可以想象,并且确信他们的一周年纪念会是这样度过:他一个人坐在餐馆里,孤零零地等那个永远也不会出现的人。他不知道他会在那里坐多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而且他一定会得到一个很好的解释——罪犯从Arkham 逃了出来,或是其他类似的事情。但Bruce 绝不会对他表示哪怕一星半点的歉意。如果他表示出一点小小的不满,Bruce就会用那双冰冷的蓝眸盯着他,然后简单直接地告诉他工作第一——工作永远第一——而如果有人会对此表示欣赏我希望那个人就是你,Clark。



好吧,他什么都预见到了。连细枝末节都是冷冰冰的。和Bruce Wayne之间的关系,真正的Bruce Wayne,,而不是那个戴着假面具的花花公子。那个人很少约会是有原因的,而任何尝试邀请他的人都将自食其果,那听上去……



好吧,他说实话,那听上去很棒!



Clark继续在脑袋里天人交战,无法掩盖的笑容却悄悄爬上了他的脸。不,没有人看见,除了他的枕头。


“我想我恋爱了。”他对床单说。甚至没来得及想这话听上去有多怪。Bruce肯定会叫他别那么可笑,这想法让他觉得……好温暖。(我很想抽你……) 因为那是Bruce,他说“别那么可笑”等于就是在说“我爱你”。这种相似就是他所需要的。


离上班还有45分钟时间,足够他发一封Email了。


+



头顶上,太阳正在升起,Bruce想那应该是个好预兆。而在另一个地方,在同样的阳光下,Clark Kent可能正在打滚——也许是为了适应粉红氪石后遗症,然后他会想起来……太糟了,尤其是他不能归咎于任何人,除了他自己,以及……该死的超级听力。



他不应该纵容那个吻的发生,那已经明显到犯规的程度了。虽然他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不,根本没有过去。Kent吻了他,像个乡下男孩。那种男上女下式的传统的吻,笨拙的、自省的、罪恶的而且……完全外星人式的。Bruce Wayne的生活中从没有人这样接吻。更别提还附带一个拥抱,毫无技术性可言,但却来自于那个狂野而美丽的生物。这对他来说实在太糟糕了。那个男人毁了他。


Bruce自己毁了自己。



因为,说实话,他错了。这世界上再没有比Clark Kent更狂野更美丽的存在了,不,全宇宙里也难找。事实上,这可能就是吸引力产生的原因。就像人类通常对财富和特权的渴望一样,他对独一无二的、高不可攀的东西有着强烈的执着。再没有什么比Clark更高不可攀了,除了……



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如果他所渴望的只是某种肤浅的装饰性的东西,Clark无疑是最完美的选择。强壮、英俊、仁慈、神圣、忠诚……以及所有空洞无聊的形容词。但在那底下还隐藏着些什么——破碎的孤独,从没有人发现。但Bruce例外。他就像飞蛾扑火一般被这一点吸引了。而有时——当夜晚是那么暗、冰冷、残忍——他会允许自己奢望一下——



一根拐杖,纯粹而简单,却温暖得足够支撑他继续走下去。他了然于心却假装不曾注意的无限关怀,不会有厌倦的时候。



Kent就像可口可乐般诱人。唯一的缺点就在于他总是该死的彬彬有礼,善解人意,悲天悯人。(bastard……蝙蝠你真狠)。他常常不是为了自己而尴尬,而是为了Bruce。为了那些Bruce并不希望任何人侵入和掌握的东西。那些他无法弥补的伤痕。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面对这种近乎挑衅的入侵,当然他知道自己绝不会退缩。因为他是蝙蝠侠而他……收到一封email。

是Kent发来的,他早就知道。他想不去理睬它,但是这种小心眼显然十分虚伪无用。他打开了邮件,那些放大的字霸占着监视器的屏幕:

你对粉红氪石有误解。他并没有改变我的欲望,只是使它更易于表达。我想见你,一起吃饭? --C.

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这使他不得不承认无论外界对他有着怎样的评价和误解,内心深处他依然是普通人类。


真不幸。


+

别那么可笑. —B.(不知道为什么我超喜欢——C——B的模式,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我才翻这篇……)



Clark知道他现在肯定满脸傻笑,但他实在没法在意这个。这个回答比他所预期的要好得多——确实如此——这说明希望很大。他从来没指望诱惑一只蝙蝠会是件容易的事。Bruce需要时间,Clark知道,他需要时间去安抚自己,接受现实——他想要他。但没关系, Clark 有的是耐心,他已经嗅到黎明来临的味道。每当他闭上眼,都能感觉到唇上浓重柔滑的触感,都能听到Bruce心跳的断奏。他知道那就是他想要的,他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它,他所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等待,他能做到。



一周过去了。这期间他只见过蝙蝠侠一次。会面非常短暂,只是在瞭望塔的走廊上擦肩而过,没有任何值得记忆的细节。Bruce看见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不战即逃(fight or flight,不是指认输)的气息从他身体的每一处散发出来,尽管别人都没有注意到。Clark 只是尊敬地朝他点了点头,叫了他一声。没有回应,这是当然的,但他却感觉到那双镜子般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他,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他并没有在逃避——当然,蝙蝠侠从来不会逃避——他只是恰好不在Clark所在的每一个地方,而且绝对有冠冕堂皇无可争议的理由。 过去他或许不会在意,但现在,他的手痒痒的渴望去碰触那个人,他的心在每次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狂喜地跳动着。



周二,他甚至去买了一本色彩俗艳的八卦杂志,只为封面上有Bruce的照片。华丽庸俗的大标题卖弄地提示着内页哗众取宠的精彩细节:关于Bruce 和几个恰巧与他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的无名演员之间暧昧关系的大胆猜测。她会是“哥谭浪子的最终归宿”吗? Clark狠狠地告诫那张索然无味的照片不要企图靠和Bruce的绯闻一夜成名。他还没意识到对着一张照片说话的自己几乎和她一样傻。



一周后,他又发了一封Email.



你还欠我一顿饭.—C.

这次Bruce还是没咬钩,这对Clark来说很好。


第二天,地球遭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小行星群的攻击,似乎是某种未知力量故意而为。事态相当严重,他必须和蝙蝠侠共同研究对策。在联盟成员的众目睽睽之下他显得非常专业。他专注而茫然地盯着撞击画面而刻意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细节。这可以保证他不会在某人面前显得过于兴奋或是紧张——这可能导致非常糟糕的后果。当他们独处的时候又会怎样呢?


Clark一直认为调情一种非常神秘的艺术,女孩子们通常在十五岁左右就能应用自如,而男人们则要用一辈子时间去解读。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精于此道,直到他发现自己正对Bruce做着这样的事。这很简单!又简单又自然,自然得……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就已经在这样做了。他只是想去碰触他,严格来说,他甚至不需要命令自己这样做。而如果他一看到Bruce 就绽放出明亮的笑容,那只是因为他很高兴看见他。哪怕只是待在同一个房间里都那么令人愉快——除了Bruce时不时地要求,不,是训斥他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去。不过Clark很快就忍不住又贴了上去。而且他发现自己无法对Bruce的训斥感到生气或是受伤。他想起了上次接吻前Bruce脸上的表情而他想说的是:你那么执拗冰冷偏执而我就是因此而爱你。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Bruce很聪明,所以他当然注意到了,只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Clark知道一切都已经很明确了,他在等待。


行星群来了又走了,他的生活依然被一些寻常而琐碎的小事占满。早晨他醒来,去上班,下班回家,去上班,再回家,大多数晚上,上床睡觉。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Bruce。他想着他所了解的那个Bruce。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想着他所不了解的Bruce。他偏执而压抑的激情,他精致完美的身躯,还有那双凶猛的眼睛。


周五晚上,他发了第三封email,还是邀请他共进晚餐。 没有说明,没有请求,没有表达渴望的华丽辞藻,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邀请。



然后,在周六的下午,他收到了回信。

今晚,哥谭,地方我定。


也许氪石也不总是那么讨厌。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27-42148c9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