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篇其实应该叫:看蝙蝠侠如何发囧!
蝙蝠侠和超人和婴儿,多么美丽的画面,我一直觉得男人抱着婴儿的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尤其是穿着色橡胶的蝙蝠,尤其是他还不知所措。汗……


原文地址:http://worldsfinest.comicslash.c ... er=1&textsize=1
授权申请中。




他正抱着她。



我对他的肢体语言有着充分的了解,所以我知道这会儿他一定相当满足。我也知道他一定对她露出了那种笑容——只有对我才会露出的,只属于我的笑容。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没有发现我就在离他不到20英尺的地方,或许他比我想象的更沉醉于这个拥抱,以及他怀里的那个人。我似乎感觉到某种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但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想弄明白那是什么。



她发出了一种近乎呢喃的声音,轻快而甜蜜。我想他一定是在抚摸她的头发或皮肤。他喜欢这样抚摸我。每当这时我都会觉得自己像他的宠物,或是他的所有物。这种感觉很好,我想她一定能理解。



真奇怪,我应该直接走过去的。我有这权利,但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看着,他看上去那么快乐,即使隔着我们之间的距离我依然看得清楚。难以置信的是,我发现我没有办法去打扰他。



“Bruce!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

他怀里的女孩也看向了我。



是个美人。



“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总是能找到你,Clark。”



他试图掩盖,但我看得出他很紧张。那女孩用手遮住了嘴。我穿着蝙蝠侠的衣服,她惊呆了。



“我问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Lisa,她住在这里,她需要人帮忙。”他语无伦次地说着,同时看了看他疼惜地抱在怀里的人。



“我知道……我以为——呃——你说过你今天不在这里,如果知道我就不会……Bruce—”



“别撒谎,你知道那没用。”



至少他还知道不好意思。


“也许你是对的。”


她开始哭了,她的眼睛盈满了泪水,她把脸藏在了他怀里,在他的衬衫上不断磨蹭着。有些话语在我脑海里飘着,却消失在某种痛苦之中,说不出口。



“你要抱她吗?”

“她在哭,Clark。不,我不想抱她,那是你的事。”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反正她哭得更响了。


Clark轻轻拍着婴儿的背。

“你都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也许,但我永远也不会想知道的。”

他朝我笑了。

“别说的那么绝对。”

我不置可否。事实上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明白。


Clark的安抚一定是发生了作用。她慢慢平静下来,抽噎着,开始打嗝。



“她叫什么?”

“Marta。” 他让孩子在他怀里轻轻地跳着, “小东西,她看上去不就是个小Marta。”

“没错, Clark.” 我看着他傻乎乎的笑容,挖苦地说。他总是这么对我笑,但似乎又有些微妙的不同,使它完全变成了另一种涵义。


“你确定你不想抱她?”

他的表情告诉我我一定是做了某种“我想”的表示。所以我走过去,伸出带着手套的手。好吧,我不知道怎么抱孩子。


“我要把手套脱掉吗?”

“不用,我想她不会介意的。”

但她介意。


她又开始哭了,这次是在我耳边,所以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响亮。我缩回手,向后退了一步,但是Clark跟上来,把她放在了我怀里,我来不及阻止,只好接住。


“Clark, 你干什么?!”

“你认为我在干什么?”

“她不高兴了,你来抱她。”

“不。”


我还要反驳,但他索性走开了,坐在了房间一角的一个老式摇椅里。


他庞大的身躯嵌在摇椅精致的框架里显得十分可笑。尽管处境尴尬我还是腾出一点空来笑了一下。



Marta也笑了。



她在我怀里小小的翻了一下身,含着眼泪咧开粉嘟嘟的嘴笑了。


我永远也搞不懂婴儿。


只要能不再听见噪音我什么都愿意做,所以我开始笨拙地拍她。如果我是她我一定恨透了这笨拙的动作,但她却咯咯地笑着,伸出她那圆圆胖胖的手指摸着我胸前的蝙蝠标志。尽管隔着蝙蝠衣我并不会感觉到那种触碰,但小小的手指却好像挠在我心里一样,痒得难过。


“她喜欢你。”



我看了Clark一眼。


“她会喜欢任何一个把她抱在怀里跟她玩的人。”


“那可不一定,Lisa说她不喜欢她阿姨,不论那个可怜的女人做什么她就是哭。”


“也许你说的对,但……哦!该死!”


Clark快要笑喷了。


Marta牢牢地抓住了蝙蝠侠的一只耳朵。我轻轻地把头转过去想挣脱她的手,可她却抓得更紧,笑得更欢了。

是不是所有的婴儿都有这种奇异的力量?她正拽着我的,不,是蝙蝠的耳朵,让我无法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只要一用力就能挣脱她的“魔爪”,但她掌握了战略上的优势。我不想弄疼她或弄哭她。畏首畏尾的后果就是我不知道何时才能从这种柔软的暴力中解放。而那个悠哉游哉地坐在摇椅里的家伙甚至连一点来帮我的打算都没有!


“Clark, 制止她。”



如果有照相机他一定会不顾死活地抓拍一张的,我知道。有一瞬间我甚至有点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在他朋友的公寓里装了摄像头,尽管这听上去很可笑。


现在Marta已经用她那执拗的蛮力抓着蝙蝠耳朵把我的头拉向她。说出来很尴尬,但她真的弄痛我了。


“你真是个天才,Bruce.” Clark像是在核对什么物品清单似的历数, “你让她停止哭泣,陪她玩,逗她开心。” 他点头, “就差一件事了。”


小家伙毫无预警地粗鲁地扭了一下我的脑袋。



“是什么?”



他把一个画着黄色鸭子和蓝色帆船的长盒子举到我面前。


“不。”

“是的。”

“你疯了?”

他开始收拾东西:纸巾、还有一堆瓶瓶罐罐,天知道都是些什么。



可怜的家伙,他还不知道蝙蝠侠永远都有一条逃生通道吧。



“我说,我巡逻要迟到了,Cassandra正在等我。港口那边有点麻烦。”


“不,没有所谓的麻烦。如果有,你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


该死的!



“如果你不想我把她扔在地上就快点把她抱过去!”


“好吧, Bruce,”他对我的威胁置之不理,转过身去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就把这当任务好了,你该感到高兴她没有拉屎。”


“拉屎?天啊!”


他咧开嘴笑,然后把一条大毛巾抖开铺在地上,他跪在上面,朝我招手。


我别无选择,只好像他一样跪着,把Marta放在毛巾上。Clark 盯着我,我瞪回去。他打着手势示意我快点开始,我简直咬牙切齿。我极不情愿地开始脱婴儿的裤子。小家伙一点也不帮忙,她像Houdini那样手舞足蹈。她显然不具备任何听从指挥的能力,这导致我在脱裤子和尿片这件事上就花了足足五分钟时间。


“轻一点,蝙蝠侠,轻一点。”

“闭嘴!”

他还在笑。我开始盘算要怎么惩罚他,我一定要让他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



Clark拿出一些纸巾。 我轻松地看着他做这些事情,直到我意识到那个必须抓住婴儿的脚踝把她拎起来,好让Clark把她的屁股擦干净的人就是我!不过,让我十分惊讶的是做这些事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苦。而且,我真的很幸运,她没有拉屎。



终于把她收拾干净了。Clark又开始用那种该死的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现在干什么?”

“给她抹点爽身粉。”

“爽身……什么?”



他翻了个白眼,就好像我是愚不可及的笨蛋。



“用来防止尿布疹的东西。”



“很好,很好,该做什么就做吧,氪星混蛋。”



他拿起一个白色的塑料瓶,挤了一点在我手上。



“金邦?”



“是的,比强生的还要好。”Clark解释着,“里面含有药的成分。”



“你怎么会知道?”



“高中的时候我需要钱买车,所以我……去做了临时保姆。”(拜托,打工非做这个么= =~CK你真强。)


“超人?超级保姆。”我摇了摇头,“真可悲。”



“闭嘴。”



“太晚了,我已经说了。”(这就是两个人对闭嘴这个词的反应,蝙蝠永远都是争强好胜的嘴硬~~)



“在我失控弄伤你之前停止语言攻击如何?”



“如果你敢就试试,品尝一下未来几个星期的寂寞长夜如何?”



这让他最终闭上了嘴。(你不就是非要强过他一头嘛= =~)


剩余的清洁工作在轻松的沉默中度过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29-41f985d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