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總之老爺魅力無法擋,不管哪個平行世界穿過來的CK都會這樣一次又一次陷落吧?
——引用某位大人的评论><~


和往常一样,他在破晓时分醒来,半梦半醒之间他能感觉到金色的阳光爱人般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清爽洁净的床单包裹着他的身体,一切都让他沉醉——梦寐之中他会幻想另一个怀抱,温暖的手臂环过他的背,柔和的呼吸喷在他的耳边,他微笑了,贴近那具身体,满足地蜷曲在他的胸前。他的爱人以同样的动作回应着,他的呼吸如在梦中一般平稳,手指却在与他的手相触时本能地握紧。连太阳都还没从沉酣的美梦中清醒,在这转瞬即逝的黎明时分,他会幻想自己被爱着。这温柔的幻景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太阳就会升起,他必须醒来,穿好衣服去上班——但不是现在,这一刻还是属于他的。


“Nahn tsuhgemzegt khahp vot rraop.”虽然有些含糊并带着浓浓的睡意,但那说着氪星语的深沉嗓音还是把他彻底叫醒了,让人震惊的现实在那一刻蜂拥而来。这不是他的床,他不在他自己的卧室里!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声音,还有环着他的手臂,甚而是靠在他肩膀上的满是胡渣的下巴绝对绝对绝对是属于……男人的。

“上帝啊!”

眼前的景物飞快地后退,伴着一声沉闷而毫无意外的钝响,Clark Kent很不优雅地从别人的床上摔到了别人卧室的地上,而他甚至弄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Clark?”床上传来那个深沉悦耳的声音,然后一张脸探了出来——就在刚才那张脸还亲昵而满足地蹭着他的脖子。

浓的眉毛皱了起来,那双锐利的狼一般的蓝眼睛含着关切和担忧,他似乎想说什么,Clark突然想起他似乎在哪看见过眼前的人,那张脸并不完全陌生,他听见自己在叫“你……你是Bruce Wayne!”

对方眼中的担忧更深了,“是的,有时。”

Clark努力不去注意此刻的Wayne,呃,至少裸露在他面前的部分——谢天谢地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也和他一样不着寸缕。他语无伦次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在哪?”他的声音里饱含着惊恐,还有毫无理由的责备。

Wayne注视着他,表情深沉莫测,Clark完全没想到这样的表情会出现在一个以“高尔夫球”、“豪华轿车”、“女人”为乐的花花公子脸上。然后他听见他说,“Clark,你还记得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Clark再次刻意忽略了说到Clark 这个名字时Wayne声音中的柔软。他正在努力地适应眼下的状况——如何在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坐在另一个男人的卧室地板上的时候尽可能地保持尊严。

“上床睡觉……”他补充道,“但不是在这儿。”以防Wayne挑他的刺。事实上,之前他刚回小镇,“你对我妈做了什么?”这听上去有点对味了。Wayne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仍然温和平静地注视着他,但眼神中已经带着一丝谨慎。

“你妈妈很好,Clark。今天几号?”

“12月26日,”他机械地回答。他听到了他母亲的心跳声,安稳、平静,显然还在睡梦中,还有风吹过玉米田的声音,熟悉而温柔。Wayne没有说谎。

Wayne爬起来,他的动作是那么优雅、轻柔,Clark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儿看,无论哪里,总之不是Wayne的身体,他转过头去,不看那身体上随处可见的伤疤。

一阵沙沙声, “我没料到也不希望圣诞节后的第一天会是这样渡过。” Wayne的声音似乎很平静,却凝结着阴郁的怒气,Clark有些退缩,他甚至有种可笑的想要道歉的冲动。Wayne继续说“你的衣服在化妆台上和衣橱里,穿好衣服到书房来见我——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

然后他走了。

Clark呆呆地坐着,他承认自己无法若无其事地整理好衣服和情绪下楼去。他们确实是在Gotham——窗外的城市正发出轰轰的声响,喧闹之中夹杂着Arkham传来的尖叫声——而他的衣服,也确确实实在Wayne说的地方,Clark知道那是他在另一个人的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证明。边桌上还放着一张他们两人的合照,背景似乎是一个日本的古寺,他傻乎乎地咧嘴笑着,大大咧咧地把手环在满脸禁欲表情、眼神尖锐的Wayne肩上。

看到牙刷的时候他感觉更糟了。


那确实是他的牙刷,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几个小时前还放在农场浴室里的那把,而现在,它却突兀地出现在Wayne的套房里,好像在指责他把自己放错了地方。不过最后,他还是用了这把牙刷。


他需要一个解释。事情并不紧急,但他却和一个奇怪的人一起待在一所奇怪的房子里,而显然那个奇怪的人还是属于他的。一切都是那么诡异,他知道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就在昨天晚上,却又毫无头绪。他唯一能想到两种可能性听上去都很可笑。

(时间旅行?)

或者仅仅是搞怪的……

(电视真人秀?)

他想破头也想不出谁会想要这样戏弄Clark Kent,而且——

Wayne对他说氪星语。

Clark从震惊之中慢慢回过神来,开始思索奇怪表象下的一些现实问题:Wayne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对他采用了符合氪星传统的亲密的人之间才会使用的问候方式——标准、自然、流畅,而且发音非常完美。Clark在脑子里仔细地把这些细节过了一遍,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不能证明Wayne认识他——那还能证明什么?哦,这到底说明了什么?Wayne和Luthor的新公司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合作关系,但在一年内就终止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Clark不愿去深究这些事,因为他一直认为Bruce Wayne是个徒有其表的傻子。他做那些稀奇古怪毫无理由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他只见过他一次,而那次的会面并没有改变他的想法。

不过现在Clark知道,那个在他身边醒过来的男人并不是傻子,从来就不是。

那么,办法只有一个。

他走到一半就迷路了,Wayne 家简直就是个巨大的迷宫,就在他准备使用超级视力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这边请,Clark 少爷。”

“呃……”这人是个管家!Clark从没见过真正的管家,不过眼前这个穿着晚宴服在早晨7点的时候在宅子里走来走去的人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英国味——不是管家还能是谁?

那个人并没有等他回答,而是做了个小小的手势示意他跟着自己,然后径直往极尽奢华的大厅走去,Clark不得不加快步子才能跟上他,上他时他说“我……我很抱歉,出了点问题……”

“叫我Alfred,Clark主人,”老管家说,丝毫没有放缓脚步“Bruce 主人已经告诉了我您的情况。”

“啊。”他似乎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那个人,呃, Alfred,看上去也并不想和他继续交谈。

转了三个弯下了一层楼——如果有谁对他超强的记忆力有兴趣的话——他们到达了目的地,Alfred告诉他早餐很快就会送到,然后离开了。眼前那块两英寸的木板后面就坐着那个古怪、令人费解的人。

他打开门。

书房也和这座大宅里的任何一个角落一样豪华,Clark 在想所谓书房说不定从一开始就只是个摆设。房间里连电脑也没有——他实在不敢相信像Wayne这样的人竟然会没有电脑。 Wayne坐在一张巨大的橡木书桌后面,优雅地啜着拿铁,他背后的书架上整齐地放着“装点门面用”的古旧书籍。

桌上也放着一本书,Wayne打了个手势,“看吧。”

简直像是怪异的求职面试。Clark 身边就有一个皮质的古董椅,但他还是站着翻看Wayne让他看的书。

这是本相册,每一张照片都是他和Wayne的合照,他傻乎乎的笑脸比闪光灯还抢眼。而他身边的Wayne,有时看上去像现在一样严肃阴沉,有时又像小报封面上的花花公子一样嬉皮笑脸。哥谭、大都会、巴黎、东京、香港、克莱斯勒、阿拉伯塔……甚至还有两套照片是在小镇拍的,其中一张Wayne和他妈妈一起站在一棵还没装饰好的圣诞树下,妈妈正往Wayne身上绑亮晶晶的金属饰物。


看了好一会,他评论道,“很花心思的恶作剧。”不顾照片上的Clark看上去有多么快乐。

Wayne优雅地扬起一边的眉毛,“你认为这是恶作剧?”

“我觉得这不……”

“看这个。”Wayne递给他一样东西,Clark无意识地接了过来,他的注意力还停留在那些照片上,直到他发现手中的白金链子上挂着——

他屏住了呼吸。“这是……”他吞了口口水,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恐惧和激动。“你从哪弄来的?”这本该是一句责问,说出口却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认为我从哪弄来的?”

“这是……这是mzhao-nvao!”

“是的,我知道。”Wayne坦然地回答。

Clark平息着心中的激动,看着链子上挂的东西——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蓝白水晶,大约两英寸长,在水晶的里面奇迹般地刻着一行字:

Nahn khatav ovon zov nahn zhodiv ovon.

他抚摸着水晶,意料之中的欢愉和渴望从指尖传到心里,这水晶能够辨认他和Wayne 的DNA。他小心翼翼地把链子放回桌上。Wayne马上拿起它,重新带回自己的脖子上,藏在毛衣里,Clark注意到他的手指留恋地抚摸着水晶所在的位置。

“好吧。”Clark的声音几不可闻,“我相信你,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Wayne只是点了点头,“昨天午夜的时候我们还在小镇,”他说,“我们回来的时候你还好好的,我……不确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忏悔,他停了一会,“我——你不是我的ovon,但你和他很像,我们得一起找出原因,你必须信任我。”

“我有别的选择吗?”

“不,我想没有。”Wayne的话冷酷而直白,Clark竟因此而对他产生了某种敬意。

“好吧。”他说。

Wayne点了点头,“跟我来。”

+

五分钟后,他发现了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

“哦。”Clark不由自主地感叹到,他似乎看见Wayne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微笑。“哦!”

Bruce Wayne似乎就是蝙蝠侠。Clark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今天早晨展现在他面前的真实的Bruce Wayne——深沉、锐利——而非他刻意营造出来的浮华表象,应该就是隐藏在暗夜骑士面具下的那个人。

Clark不得不承认蝙蝠洞里的景象让他难忘——从发出刺耳叫声的蝙蝠到发光的电脑屏幕。Wayne带着他仔细地参观每一处,一开始他觉得有些奇怪,但很快就意识到Wayne正按照传统的氪星礼仪迎接他,——这是我的家,我的知识体系。欢迎你的到来。——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应该对这种礼遇作何表示。

蝙蝠洞里的参观大约花了近一个小时,但Clark并没觉得过了那么久。Wayne向他展示的东西实在太棒了,而他在介绍这些发明或他们的性能时眼中闪烁的光芒更让Clark惊叹,不得不承认,那样的Wayne非常迷人,因为他不仅漂亮——无数小报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这并不是个秘密——更重要的是,他显然非常聪明。而蝙蝠侠,Clark对他的了解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强大和优雅,而……


他们从来都不是盟友,蝙蝠侠对他的敌意确实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瓦解消失,但他知道那个人并不完全信任他。所以Clark不得不收回他的好意,并努力忽略由此产生的失望和孤独感。从这一点来说,他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人和蝙蝠侠的身影重合起来,因为他看得出Wayne对他的Clark完全信任。说起来真蠢,他一直偷偷地希望自己能和蝙蝠侠成为朋友——但不是这种。


Wayne正饶有兴致地介绍蝙蝠摩托的卓越性能,Clark突然问道“我们是怎么相遇的?”话一出口他就感到一阵莫名的窘迫。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Wayne说,他完全没有吃惊或停顿,好像还在介绍他的摩托车一样继续下去,“我和Luther正准备进行一次合作,而你建议我最好不要。顺便说一句,你那时真是大胆放肆。”

“我……我记得。”发布会进行得不太顺利,Clark半途就沮丧地离开了,并且十分后悔自己的鲁莽。


“哦?”Wayne突然说,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下巴,“很有趣……”

“什么?”

“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你的真实身份。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跟踪了你,我想……这就是我们……相爱的开始。”最后这几个字他说的非常僵硬,Clark想他可能不太习惯说这些话,随后他意识到Wayne并不需要说这些。用语言来表达情感是人类的传统,它转瞬即逝,充满欺骗。而氪星人则倾向于更具体实际的表达方式,比如mzhao-nvao。和……

“我们……我们有没有……你知道……”

谢天谢地Wayne似乎明白他想问什么“是的,”他说,“我们共享了jachnarr。但是现在我感觉不到你,从今天早上开始你就对我关闭了。”

“哦。”还好……他想。

Wayne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转换了话题,“新闻发布会似乎是问题的关键。”

Clark眨了眨眼,“你认为这是……时间旅行?”

Wayne优雅地耸了耸肩,“至少看起来是。”他顿了一下,“不过我同样无法证明。”

有好一会Clark只是盯着Wayne皱起的轮廓精致的眉毛看。他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Wayne确实掌握了尖端科技,但那仅仅是人类的尖端科技,而如果事情涉及时间旅行,或其他类似的超自然现象,那么他们只能停留在理论上。他们可以对时间机器进行无休止的讨论,却没法造出一台那样的机器——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Clark叹了口气。别无办法了。

+

到达孤独城堡时Clark仅存的疑虑也消失了。从Gotham到孤独城堡的旅程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尴尬。当他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Wayne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离开,回来时已经换上了蝙蝠侠的行头。Clark也换上了制服,对于飞行Wayne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犹豫或厌恶,他径直走到Clark身边,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他已经摆好最适合的姿势,Clark只需要配合一下——和超人一起满天飞对Wayne来说显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Clark尽量集中精神,不去感受怀里的身体是多么温暖坚实。

孤独城堡能够辨认Wayne。尽管Wayne恪守礼节——他总是跟在Clark身后,和他保持半步的距离,不随便碰任何东西——但Clark还是能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堡内的温度自动上升到了适合人类活动的范围,灯光也适度变暗,以保证人类感官的舒适。他的孤独城堡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从来没有设定过——根本就不需要。

Wayne对氪星语的掌握程度使他不仅可以熟练地操作电脑,而且可以毫不费力地找到并阅读大量关于时间控制的理论。Clark实在不知道自己对这一切应该作何感想,他飞过一个个房间,越来越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这里的主人,真讽刺,怎么看这里都属于Wayne而不是他——Wayne和他的Clark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在一个房间里他发现了一张全息录影,不断循环播放着相同的内容——Wayne平和的睡颜,看了大约一分钟后,画面中的人慢慢地醒了,悄悄露出狡黠的微笑。画面中的人和拍摄者之间毫无掩饰的亲密让他有些不自在,他知道他应该关掉录影但却忍不住被吸引了……

Wayne很美,在心里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Clark并不笨,他看得出住在这里的那个自己爱着画面中的人,所以如果现在的他也开始有了一丝心动实在不足为奇,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但这种想法却让他有点沮丧,那样的爱和欢乐——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隔着一个新闻发布会。而他却已经错失了机会。

他慢慢地荡回大厅,发现Wayne在费力地组装一个水晶的小装置。他的面罩和手套被摘下扔在一旁,Clark呆呆地看了他好一会才问“那是什么?”

Wayne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我不知道。这个装置可能可以侦测量子能级的能量波动,也许它能探测到时间的裂缝——如果我们够幸运的话。”说着,他把半透明的光滑底盘插入装置的底部,按动一个按钮。伴随着一阵杂音,仪器启动了,散发出冰冷的白色光晕。Clark不得不承认他心动了。何止是心动!但他不得不忽略肚子里涌起的那阵强烈而清晰的宁静。尤其是当Wayne正看着他,并站起来朝他走去。

Wayne拿着仪器在他身上扫描,他只能僵硬地站着,不去想如果他们没那么好的运气怎么办。他知道这种想法对他们毫无帮助,尤其当他是和Wayne在一起,尤其这件事本身就和运气无关。

“怎么样?”最后他问。

Wayne 只是皱着眉头,他没有笑——这和刚才的录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摆弄着那个仪器,让数据回传到电脑,电脑开始分析接收到的资料,他看着不断滚动的屏幕,说“不一样。”


Wayne点了点头。“看上去是这样,不管你是谁,你都不属于这里。”这话听上去有点刺耳,Clark努力不去在意自己的感受。
“这不是时间旅行。”

“哦?”

“不可能是,对不对?不然为什么只有我的记忆不同?”

Wayne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飞快地敲击着电脑键盘,最后他厌恶地说“平行世界?”

“那也是时间旅行的一种。”

Wayne想了一会,然后轻轻地哼了一声,“理论上是的,但只是……理论。”

就像这个奇怪的世界里发生的每一件事。Clark阴沉地想。

一天过去了,他们翻阅了大量让人晕头转向的氪星语资料,Bruce(开始改称呼了= =~)制造了一个又一个复杂费解的装置来检测和分析数据。他灵巧的动作和敏捷的思维让Clark着迷。Clark甚至开始觉得即使用氪星人的标准衡量,Bruce也是相当出色的,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事情本来就是这样。Bruce和这个世界的Clark分享彼此的力量、情感和知识——传统氪星婚姻的典型模式。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他,或者说Kal就越欣赏Bruce——他的冷静、他缜密的思维、他运筹帷幄的能力。而越是感觉到他的可靠,胃里那股平静、温和的气流就越明显。他发现自己已经被Bruce的手迷住了——无论有没有带手套——他不由自主地想象着那双手触摸他的皮肤、他的嘴,环抱着他的——

好吧,环抱着他就可以了。

更糟糕的是连Bruce散发出来的气味都是那么美妙——馥郁、深沉的男性麝香的气息。这让Clark不安地发现自己爱上他了。然而可悲的是,他自己都知道这有多愚蠢可笑。因为眼前的人并不属于他,而他也不是Bruce的ovon。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想送他回去,回到他自己的时间和世界去。他突然感到一阵寒冷,在经历了二十几个小时的共处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想回到那个孤独冰冷的,没有他的世界里去。而且事情看上去并不复杂,他确实不是Bruce的ovon,但至少非常像——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一个新闻发布会。Bruce当然知道这一点。他肯定也知道Kal身上所有让他着迷的特质依然存在。只要他愿意去发现……

Clark Kent发现自己在吻Bruce Wayne——在整件事情发生后的第23小时——他强大、优雅、阴郁,充满诱惑。哦 Rao他到底在干什么?

他吻了Bruce Wayne,Bruce Wayne却没有回吻他。他只是一动不动地待在他怀里。Clark意识到了这一点,像被烫伤一般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狼一般的蓝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他不敢与他对视,只是一边喃喃地道歉一边不断后退,强烈的羞耻感让他几乎要逃出孤独城堡。

“意料之中。” Bruce说。

Clark惊呆了——Bruce的话就像氪石一样致命——他张大了嘴,无法回击。

“你一点没变,” Bruce又说。Clark实在不知道对于这实事求是的评价他应该表示感谢还是感到羞耻。他真实的感受是两者兼而有之。长久的沉默,Bruce专注地审视着他,最后说,“你不是我的Clark,但我也不是你的Bruce。”

Clark叹了口气,他真心希望Bruce不要如此理智得不近人情,但他知道这不可能,就像不可能阻止太阳燃烧。所以他说“是的,‘我的’Bruce讨厌我。”

Bruce挑了挑眉,他的表情高深莫测,“你的蝙蝠侠只是不能信任一个强大得足以摧毁他的城市的外星人。”

这让他感觉不那么糟糕了。

Bruce继续说,他的声音充满了严苛的自嘲,“但你的Bruce并不恨你,Clark,他只是不了解你。真可笑,我居然在当什么爱情顾问,而且是帮你追……”

他还是做了爱情顾问,Bruce的生活在Clark面前慢慢展开,他喜欢的餐馆、音乐、书——那些算不得隐私的、通常会在第一次约会时交换的信息。Clark听得入迷了。介绍完兴趣之后Bruce开始传授发动进攻的技巧,他提供了不止一个方案——甚至还包括“如果对方是蝙蝠侠”的攻略(Bruce认为Clark/蝙蝠侠模式最具挑战性,因此他花了最长的时间来设计方案)。他所描述的每一个细节都栩栩如生,Clark简直目眩神迷,只能陶醉在那深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之中,他一字不落地记下Bruce说的每句话(Bruce对此显然很有信心),巴不得能快点回去实施这些绝妙的计划。

Bruce一直没有停止工作:扫描、分析、思考,Clark会在发现问题的时候提出并纠正他,但大多数时间他却忙着想别的东西,比如狼一般的蓝眼睛,还有那让人难忘的阴郁。

又过了二十四小时,他们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在经过大量测试之后Bruce发现了一小块金属物质——就在Clark的脖子后面,隐藏在皮下。这个发现引起了他们的恐慌,尤其是在Clark说出他与一个奇怪的暗杀机器人搏斗的经历。他最终消灭了那个机器人,但过程却及其艰难——机器人的外壳上有氪石,Clark承认打斗中可能被注射了什么东西。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详尽地分析了那种物质,然后得出了结论——孤独城堡提供指导,Bruce提供了手术刀。

Clark脸朝下躺在桌子上,感觉到Bruce手中的刀在他脊柱附近游走,带来一阵冰冷的麻木。他觉得自己像砧板上的肉,但是被一个,坦白说,不太了解的陌生人控制的感觉似乎本该更糟糕些。

Bruce从Clark身体里取出一个直径约四分之一英寸的金属圆片,上面集成了非常复杂的电路。Bruce推测这应该是某种时间转换装置的接收端,也许还有什么其他的作用,谁也说不清。孤独城堡的电脑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通过反向设置电路说不定可以把Clark送回去——但只是可能。

接插电路的过程很快——太快了——很快Clark就一手拿着那个小装置,另一手握着一个二极管,等着Bruce按动按钮接通电流把他送回去。他总觉得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或许他该说“再见。”因为他总会遇见Bruce,Bruce也会遇见他。不是这个Bruce,当然,但好像又没有什么区别。

他说“那么一会见。”他用了肯定句。Bruce带着难以琢磨的表情看着他,最后,终于从冷酷之中化开一个微笑, Clark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已经按下了按钮。

发生了什么?

Clark并不很清楚,他只知道前一秒他还在孤独城堡而后一秒他已经……在别的地方。还是孤独城堡,蝙蝠侠一样站在他身边,只是没有微笑。

他紧张地清了清喉咙,问“起作用了吗?”

“你告诉我。”蝙蝠侠冰冷的声音像玻璃碎裂一样刺耳,Clark突然意识到那个世界的Bruce不会用这样的声音说话,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就像Bruce。

“……起作用了。”

“很好。”蝙蝠侠离开了控制台,过了好一会Clark才明白他是在等超人去关控制系统——那是他的系统。这种想法让他觉得很无趣。他不知道那个世界的自己正在做什么,但肯定和他的Bruce在一起,他的会微笑的Bruce。他们会接吻吗?会拥抱对方?交流这段时间的怪异经历?相视而笑?他们的关系或许会更亲密。因为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毫无疑问另一个他也是一样。那个世界的自己和蝙蝠侠说了什么?他是否已经知道了超人的真实身份?他很想知道,却不敢问。

他感觉到蝙蝠侠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的背烧出一个洞来。

“我应该送你回去了。”最后他说。

“是的。”
他想要抓住那个人。他想一把抓住他把他压在墙上疯狂地吻他直到他无法呼吸。他用力碾碎了这种冲动,开始寻找一种合适的方式带着蝙蝠侠一起飞——一种不那么尴尬的方式。他的飞行伴侣不太合作,这段旅程至少说不上舒服。他尽量加快速度缩短时间——可能太快了——虽然蝙蝠侠并没有抱怨。抵达Gotham上空的时候他突然不知道该降落在哪里。他当然可以把蝙蝠侠送回Wayne宅,但总觉得那样太冒昧。尤其是蝙蝠侠似乎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不想在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吓到他,事实上他也并不清楚事情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但他相信一定会有所发展。

他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所以他找了一个屋顶——他们初次相遇时的那个屋顶。他知道蝙蝠侠一定记得。但他不想期盼太多。

“好吧……”降落以后蝙蝠侠就把自己藏进一个滴水嘴兽的阴影里,用一种既不友好也不算敌视的眼神看着Clark。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但眼前的Bruce并不是他的伴侣,他非常沮丧地提醒自己与其鲁莽行事不如缄口不言。“我想……我想我该走了……这里没人欢迎我。”这本该是个玩笑,说出口却无比苦涩。他转身,起飞,以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等等。”

他僵住了,他的心也是。


他向下看去,绝望和希望交织着扼紧了他的喉咙。蝙蝠侠的表情不太友好——这让致命的绝望更胜一筹。

“我拒绝仰着头和你说话,下来。”

Clark想他本该脸色苍白,但感谢Rao氪星人在这种情况下表现出来的却是脸红,这让他不至于太尴尬。他飘下来,直到他们可以平视对方——事实上现在是他略低一些——他已经最大程度地放弃了El家的骄傲。“抱歉。”他嘟囔着,“这样可以吗?”

“可以。”奇怪的是,现在蝙蝠侠看上去竟比他更尴尬。他顿了一顿,“下周我在大都会。我……想见你。”

Clark屏住呼吸,极度的震惊让他失去了言语和行动的力量。震惊……还有别的情感——强烈的、清晰的、快乐的……该死,他停顿的时间太长了,锐利双眼中转瞬即逝的脆弱已经消失。

“别介意,忘了——”

“不!”他被自己急切的声音吓了一跳,Bruce看起来也是。他努力平息着心中的激动再次开口,“不,我……我希望能见到你。”

蝙蝠侠审视着他,那短短一瞬竟像永远那么长,“好。”然后, “砰”的一声,他离开了。Clark并没有跟着他,内心的喜悦让他像火箭一般脱离地心引力向天空飞射而去,冲入云层。

他傻笑着穿过大气层,突然意识到他们还没定好见面的时间。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是谁约了谁。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回来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31-939e99c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