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4.23 Office Porn
PORN个P!
原谅我吧我真的H无能……
这是什么东西啊= =~
老爷你弱了这都是我的错……
“You bastard!”

“Yes,it’s me.”他微笑地答应着,身体探过宽大的办公桌,伸手揽住那个人的后颈,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吻上那红润而微微翘起的唇。

这个吻出乎意料的长,一下午的等待似乎磨尽了Clark Dent先生的耐性和好脾气,那凶猛的啃咬和勾缠几乎超出了人类的肉体能够承受的限度,还有那要命的时间……他根本没有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该死的他根本就是个在真空中都能游刃有余的外星怪物而他并不是!

当两人的唇终于稍稍分开,呼吸依旧平稳得不近人情的Clark Dent的唇在终于抓到机会拼命补充氧气的Wayne集团大老板的耳边暧昧地回旋着,轻轻地问,

“So……what do you think?”

“……Think……what?”该死的他努力想要维持总裁的尊严,没法控制的喘息和散乱的眼神却彻底出卖了他。

“我能成为Wayne先生您的私人助理吗?”

“那得看你有没有……实力。”他终于能聚焦的双眼瞪视着那双湛蓝的眼睛,企图挽回一些气势,却好像被那双看似清的眼睛吸进去似的,一如过去的每一次。

“你认为呢……你认为……我有没有实力。”那自信而带着调侃的声音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既不是Clark Dent也不是Clark Kent,甚至不是那个常常出现在电视里双手交叉在胸前露出明朗微笑的超人,而是鲜少有人知道和了解的外星人Kal-El。他像是着了魔,直到他发现的时候,他们之间隔着的办公桌已经抵在了他的身后。

而唤醒他的,是“嘶拉”一声,西装的扣子不知何时被解开,昂贵的衬衫更是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温热的唇随即覆盖上他的皮肤,皮肤上微微隆起的一道道伤痕。他很喜欢这样,他喜欢亲吻那些伤痕,那些在当时都被置之不理的伤痕此刻却仿佛微微疼痛了起来。

“那么美……它们那么美……”他用温热的舌爱抚着那些伤痕,虔诚如同膜拜,一边喃喃低语。“你知道……这些伤痕……我每次看见就会想起……你……总是身处危险之中……一个普通人,却承受着这些……那么高贵,那么伟大。”

“别……胡说……唔!”那些柔软的话语,夹杂着温柔的舔舐,将所有的抵抗和不甘化为无形。

“快点……!”这是他的办公室,门没有锁,虽然没有人会随便闯进来但依然十分危险。而他却还在慢吞吞地做着这些……

“怕被人发现?”他抬起头,嘴角勾起浅笑,悠闲地说着,“是啊,别人一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个慌慌张张笨手笨脚的大个子居然还没有被出来,他到底在里面干什么?事实上,我已经听到了……他们在议论纷纷,他们在说‘我们是不是该去问问’……如果现在他们来敲门……如果被他们看见,大名鼎鼎嗜好女色的Bruce Wayne却被一个男人……被一个来面试的乡巴佬压在他那豪华的办公桌上……”

天啊听到这些话他应该紧张应该生气应该阻止他继续为什么他却该死的更兴奋了!

他的反应当然没有逃过外星人的眼睛。

“您的表现非常好……Wayne先生,我决定给您一些奖励。”他说着,手探了下去。

Bruce几乎要弹起来。却被那钢铁般的胳膊箍住了身体。

哦,他怎么能输?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手是一个想成为自己下属的人?

“我想……我才是老板……”说着,他的身体用力向上一顶。

他发誓他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疯狂。他勾起一个得意而挑衅的微笑。

“哦,您真是在玩火,Wayne先生。”有趣的是他一直称呼他为先生,语调中却全无恭敬之意,他说的话像是很客气,正在做的事却如此放肆。

听完这句话他突然看不见那双一直锁住他的蓝色眼睛。他被猛地翻了过去,他的脸向下朝着自己的办公桌,办公桌上还放着Clark Dent先生的履历,“Male”一词犹如讽刺。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他在想自己为什么如此顺从,是因为他是Clark Dent 还是Clark Kent,是superman 还是Kal-El?好吧无论他是Clark Dent 还是Clark Kent,是superman 还是Kal-El,那又有什么区别?此刻包裹住覆盖住他的坚实身躯,骄傲、自信、仁慈、悲悯、强大、宽厚。拥有他所爱的全部。

他给予他的节奏如此生动、热烈、为此他甘愿偶尔放弃自己的节奏去迎合,去分享。快感不仅仅在于彼此结合的那一处,而是从他灵魂的最深处,从身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渗透出来,弥漫全身。他带给他的愉悦从来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他甚至在想氪星人交合的方式或许并非肉体的接触而是某种更高层次的融合。甚至想到或许每一次的交合他都给予他氪星与地球双重标准的享受。

他在他耳边急促而含混地低语着,如同梦呓,如同催眠,如同魔咒般吞噬他的感官,“Bruce,你知道……你就像猫……我行我素,孤傲任性……让人生气……我常常在想……我要怎么……怎么才能让你乖一点……哪怕一点点……就像现在这样……可是你知道……我就是……爱你这一点……爱你的桀骜不驯,爱你的任性……你的……全部……”

他相信他也如他一般沉醉于其中,那只没有扶住他腰的手按在他的办公桌上,如此用力以至于办公桌在他的手掌下陷成了一个深深的坑。他看着那只手,因激情而青筋暴起,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将这地球都分成两半,可如今这双手却强有力地守住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他自信他可以没有他,却不能想象离开他。

他再次被翻了过来,办公桌托着他的背,他能感觉到那个深凹下去的洞,Clark Dent先生的那张纸正被他碾压在身下。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人是否已经等得不耐烦,是否在猜测他们究竟在做什么,那一切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宽阔而沉闷的办公室不复存在,这里像是Wayne宅巨大花园中的密林深处,像是大都会的狭窄公寓,像是遥远北极的水晶柱群,甚至,像是广袤深沉的无尽天穹。

他终于不再平稳的喘息如雷,在他耳边鼓动着,犹如海潮,一波一波温柔却有力地冲刷着他的身体,他的意识,他的灵魂。

他仿佛飘在温柔的真空之中,仿佛看到了满眼灿烂的星河,有什么强烈的光照耀着他让他睁不开眼睛。他的眼前掠过无数转瞬即逝的画面,那不是他所经历的,那不是属于他的记忆。他知道那是他的记忆,他的意识,那样的触碰与融合让他感到无比的激动和向往,他奋力挺起身躯,想要更近,更深,想要进入他,想要被他侵入,想要占有他,想要献出自己的一切……想要合为一体,分离毫无可能。不够,还不够,这还不够,他贪婪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却被那只钢铁般的手紧紧握住。他用力抓住那只手,像是救命的稻草,或许,那就是他追寻的全部。

“呯”的一声,眼前的幻境全部崩裂,强烈耀眼的光穿透碎片直射过来,炽热、明亮、辉煌,他仿佛置身于太阳的光环之中,燃烧的热将他融化,而他不觉痛苦只觉致命的欢娱。如果那是一个陷阱,他毫不犹豫地投入哪怕形消骨灭;如果那是一种惩罚,他也欣然接受甘之如饴。

“噢……Bruce……!”他半是呻吟半是呐喊地叫出他的名字。

他剧烈地颤抖着,他的双眼紧闭,那一刻却像看见了天堂的门。

***

“Clark Dent先生,你可以回去了。”

“好的,我什么时候可以知道面试的结果?”Clark Dent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十分恭敬地说,他的神态与刚来时无异,依然谦和而略带腼腆,红润的脸色显示出他良好的健康状况。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没能通过这次的面试。”他冷冷地看着他,天知道为什么他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了两半而他身上廉价的衬衫和西装却依然完好无损,只是那根领带皱巴巴地挂在脖子上十分可笑。

“为什么……!Wayne先生,我以为我做的很好?至少……让您……呃,很满意?”Clark Dent“急切”地“恳求”着,脸上的笑容却很不厚道地暗示着什么。

“啊,对了,顺便通知Clark Kent先生和超人先生,在你还清毁掉这张办公桌的赔偿款之前他们不能再靠近Wayne宅半步。”他指着豪华的实木办公桌上那个两英寸深的洞,面无表情地说着。

“等……等等……Wayne先生您不能这样……”

无视他慌张的哀求,Wayne集团总裁拿起电话,用他那一贯低沉而平稳的嗓音说“告诉所有人面试结束,他们可以离开了。”


从电脑里挖出的两张图,好有FEEL,谁画的??

2084322202542450082.jpg
2084322202542449893.jpg

大超你摆那么正直一张脸手想往哪里摸-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56-cf82142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