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翻译授权:

*falls over laughing at the cat*

Feel free to give translating a try if you like! I translate from Japanese a little sometimes so I know how hard it is!

没错就是这只老爷= =~我给JIJ看了 = =~
000020.jpg
Self Control

Bruce看着Clark把圆环放在额头上,这让他看上去像个威严十足的国王。他能感觉到与之相配的另一个圆环在自己头顶上的重量。Clark看起来很紧张。他身上的那件袍子让他坐立不安,他不停地扯着袍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线头,好像不这样做他的手脚就会不听使唤。

Bruce 也很紧张,但他还没蠢到表现在脸上。他们玩这种思想控制环的游戏已经有快一个月了,他们一直轮流控制对方,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同一个房间里做这件事。

Bruce也弄不清究竟是谁提议的,不知不觉中他们就在Wayne宅玩起了这个游戏。即使到了现在,看着房间对面那张英俊的、显得十分紧张的脸,他还是会有些心不在焉。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隔着一定距离保持某种奇怪但令人满意的关系;他们的肉体离得很近,甚至可以彼此触摸、品味、甚而……

他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准备好了?”Clark点了点头。Bruce不用声明自己在这个游戏中的控制权,他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举起手按下了圆环上的红宝石按钮。

Clark的表情变得很奇怪,那是一种让人沮丧的空洞,他身体里的生气仿佛已被抽尽。Bruce差点就要直接切断连接:以前他们看不见对方,而现在他却不得不看着对方那双人形玩偶般无神的眼睛。他告诉自己,这和以往的游戏并没有什么不同。那是Clark,他正在等待——事实上他已经能感觉到脑海中意识的搏动,那是他和Clark之间的连接。

那个连接要求他走到Clark身边,解开他的袍子,随意抚摸那裸露的皮肤、强壮的身躯。他当然愿意遵从,但看到那双空洞的、无机玻璃一般的眼睛,他却忍不住抖了一下。Clark可以通过他们之间的连接告诉他他不满意,但……即便Clark不做任何表示,他自己也不认为抚摸一具毫无生气的人体模型的动作可能会让人满意。

连接告诉他Clark感到奇怪,并且有些不耐烦了。“别催我。”Bruce用连接告诉他,“别打扰我欣赏你。”他确实是在欣赏他,只要不去看那双暗淡的蓝眼睛。

心血来潮地,他开始抚摸自己那件袍子的边缘,慢慢地,用手指抚摸自己的身体。他把袍子拉开了一条缝,连接立刻变得活跃而欢快起来。“这和你在医疗室里看到的情景没有什么不同。”他低语道。但Clark的连接仍然饥渴而贪婪。“过去我们一直在感觉对方,也许现在我该让你坐在那里看着我,看我怎么享用你的目光。”连接弹了起来,Clark强烈的兴趣让他发晕。但他的脸却依然一片漠然。

他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皮肤,让Clark昂然的兴致在他的体内引起回响。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十分恐慌——我在干什么?在超人的面前?我疯了吗?——但他深呼吸一下,告诉自己,Clark不能动,不能制止他,不能……好吧,不能嘲笑他这愚蠢的举动——对他而言来自超人的嘲笑是最糟糕的。连接绷紧了,但Clark的身体却毫无反应——他不可能有任何反应,除非Bruce命令他这样做。

他又坐了下去,张开双腿,把袍子拉开一些让自己的手可以伸进去,他轻柔地托住自己的双球(= =~)享受着来自Clark的连接的汹涌的波动。“你所能做的就是看着,”他说“看着我这么做,一边想着你,你的身体紧贴着我,那么硬。”意识的狂潮慢慢转变成生理的,他感觉到自己在自己的触摸下越来越硬。“哦Clark,”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你结实美丽的身躯紧贴着我,渴望着……”他呻吟着,吞下了不愿意说出口的那些话,他能感觉到来自Clark的欲望凶猛地燃烧着。

这很好,太好了。他抬起头去捕捉Clark的目光——却再一次被那种空洞吓到了。他知道自己正努力在那双眼睛里寻找一丝生气,一点他能够感觉到的回应。他坐在一个人面前自慰而这个人却毫无反应,这很奇怪,而且让人挫败。他有些不安地想,如果他们不在同一个房间他或许会更兴奋些,这样他就能专注于感觉,而非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不管他怎么触摸自己,不管他们之间的连接有多热,他也提不起一点兴致了。他能感觉到那种热度慢慢变成了疑惑。Bruce努力集中注意力,让自己沉醉其中,结果却令人失望,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手肘撑住膝盖,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Clark。“没用。”他的意识大喊。

他盯着Clark的脸看了一会,思考他们下一步的选择。好吧他们只有一种选择。

他站起来朝Clark走去,把那个温热的圆环从他额头上拿下来。感觉到金属触感的消失,Clark张开了嘴。但Bruce打断了他。“别说话,别动。”他说。他本想表现得更粗鲁、更有威势些,然而那些话说出口却变得非常温和,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Clark半张的嘴僵住了,然后小心地合上。Bruce看见他的喉结动了一下,他咽了口口水。

Bruce把自己头上的圆环也拿了下来,连同Clark的一起放在了茶几上。他坐了下去。“别动,”他看着Clark,强调着。

Clark的眼睛明亮、大胆、充斥着浓重的欲望。他看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看着我,”Bruce轻声说,“你不能动,因为我没让你动。只要看着我。”他发现自己立刻兴奋了起来,又硬又热,欲望高涨。Clark的眼睛随着Bruce的手向下,向下,直到他拉开自己的袍子,毫不留情地握住自己。Bruce低吟着在自己的手里抽插起来。Clark的睫毛轻微而快速地颤动着,他脸部的肌肉也绷紧了。Bruce看到Clark的欲望把袍子顶了起来,但Clark不能动;他看到Clark的肌腱紧绷而颤抖,他的肌肉突起,轮廓分明,但他在努力控制自己。

看着地球上最强大的存在坐在椅子上,坚挺、高昂、得不到满足却一动不动,而这一切只因为他的命令,他的神经末梢就如火烧般灼热而激奋,他的动作因此而急切、颤抖,快感冲击着他。Bruce听到自己发出了声音,他在说“没错,看着我,别动。你乖乖地坐在那里,因为我让你这么做。因为我的命令,我的意志。”Clark的欲望蛮横地挺立,将袍子高高顶起,他的眼睛在快感中眯成了一条缝:是的,快感,压抑着的潜能颤抖地静止,蕴藏的能量被束缚,挤压,紧绷。这远比看不见摸不着的连接来得直接、清楚。控制,这才是真正的控制。Bruce对自己的控制却仿佛减弱了,崩裂了,甜蜜的快感从那裂缝中偷偷溜了进来。他发出了一串无意义的一节,却比任何语言更能表达他强烈的渴求和欲望。Clark还是没动。

Bruce看见Clark的嘴角勾出一个懒洋洋的笑容,得意而邪恶。 那双贪婪的眼睛在他身上肆意抚摸着,在那种眼神的注视下Bruce觉得世界正在分崩离析。“你……你……”他不确定他是想咒骂他或是回应他,这对他来说似乎是一回事。“过来,”他喘着气说,这是个命令,而非请求,完全不是。“过来,就现在。”

Clark的嘴及时凑了过去,含住了那个“现在”。他的手在他彻底崩裂前及时抓住了他。他们之间已没有距离,没有控制,除了那些已在彼此身上存在了太久而化于无形的约束。

: : :

Wayne宅一片宁静。Bruce用单手支起身体,凝视着Clark,他的脸在暗之中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借着暗淡的星光,他看见Clark的眼睛,他的睫毛在他的注视下翻动着。Clark微笑了,他伸出手去抚摸Bruce的唇,那温柔简直不可思议。

Bruce下了最后一个命令,无声的、寂静的,只需用眼神表达:爱我。

他得到的回答同样无声却毫无保留:我爱你。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60-3ca8ea8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