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our Times Kirk Tried to Seduce Spock, and One Time He Succeeded

作者:belmanoir

作者主页:http://blackmothfic.twonth.com/


授权:As for translating the story, I'm very flattered and of course you ca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asking.

非常感谢蝴蝶的审稿!修改了很多不恰当和错误的地方。你太好了!
1.
有生以来Jim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是的,从来没有。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犹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那个人他的感觉,他所想要——不,他所需要的。事实上他甚至从来不需要告诉任何人。他搜肠刮肚地想,进入学院以前,登上星舰开始太空之旅以前。约会,他想到了。

他邀Spock和他一起去船上的保龄球道吃晚饭。他微笑,对着Spock放电,是的他表现的非常迷人。打保龄球的时候他让Spock赢,没错,如果Spock不是每次都轻而易举的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他肯定会让Spock赢的。他觉得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然后他送Spock回房间。他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做:停下脚步,眼神接触,然后才能靠近。当他设想完毕准备付诸行动时,Spock说,“晚安,船长。”并朝他微笑,不,他并没有微笑,只是做出了Spock通常会做的反应,然后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Jim呆愣在走廊里,盯着那扇紧闭的门看了几分钟,然后他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们总是一起吃饭,没错,他明白了,他总是对着Spock微笑,调情。Spock根本没发现事情有什么不同。

也许他需要一些建议。

2.

“你这混蛋,Jim,我是医生,不是爱情顾问!舰船上的大情圣可不是我!你通常怎么做?”

Kirk挫败地拍着桌面,“这并不是通常情况,老骨头。”

“那你最好还是想办法让它变得普通些,Jim,普通的才是最好的。”

Jim想了一会。之后的一次任务,他们成了射击的靶子,Jim把Spock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

Spock无疑被激怒了,“如果你认为我不再可靠了,你可以下令禁止我加入登陆战队。船长。”

3.

尽管老骨头并不看好,但Scott和Palamus中尉似乎进行的很顺利。对Jim来说去向Scotty请教确实是件困难的事,但最后他还是去了——尽管脸红得像个军官学院的学生。

Scotty看上去犹豫不决。“嗯,先生,我——你知道,这取决于那个女孩。”

Kirk把牙磨得嘎嘎响“这事和女孩无关,Scott先生。”

Scotty眨着眼睛,“我发现一些小小的润滑剂确实会有所帮助。”最后他说。

Kirk感兴趣地凑了过去,“Scotty先生,我——”

“如果你认为这能对你有所帮助,先生,我房间里有一瓶上好的苏格兰酒。”他爽快地说。

“呃……好吧……”Kirk顿时泄了气,“润滑剂,我明白了,我想你不必牺牲你的苏格兰酒,但无论如何我要谢谢你。”

Scotty看上去松了口气,“祝您狩猎愉快,船长!”

这是个合理的建议。也许酒精可以麻痹瓦肯人的自控力,让他们的感情更外露些。天知道。Kirk可能需要喝点酒来壮胆。

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无视Spock的反对,说服他尝了一点刚到的Romulan麦酒。两杯酒下肚,Spock伏在桌上开始呜咽。这真要命而且他足足呜咽了几个小时。他抽泣着、哀叹着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话,Jim只能从中分辨出“母亲”这个词。

第二天,Spock出现在舰桥上,对他做了一大篇艰涩难懂的科学解释,总结下来就是血统不纯的瓦肯人喝醉酒就会变得多愁善感。

4.

Chapel护士狐疑地眯起了眼睛,“你会好好对Spock先生的,对不对?如果你只是想和他上几次床然后就一脚踹开他,像对待其他战利品一样,我——”

“感谢你的关心,Chapel小姐,”Kirk尖锐地回击,“我向你保证Spock先生的幸福对我和对你一样重要。”

她抿起嘴唇,“既然你这么说,船长,我这里有一本关于瓦肯星人交配生物学和婚姻传统的书,我可以借给你,你懂瓦肯语吧?”

“呃……什么?”

她叹了口气。

“你懂瓦肯语?”

“那是一种美丽的语言,”她毫不含糊地说,“非常浪漫。”

“你能告诉我一个梗概吗?”

她动了恻隐之心,“你必须明白,瓦肯星人不像地球人,他们不常接吻。对于瓦肯情侣来说第一步是手和手的交流。你能做个ta'al给我看吗?”

他茫然地看着她。

“传统的瓦肯星问候礼,先生。”她举起手来做了一个和Spock一样的“长生、繁荣”的手势。

他做不来。她看上去绝望了。

“你没有……我是说……很抱歉,你和Spock先生……?”

她的表情变得柔和了,“我和Rand士官在一起很快乐,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祝你和Spock先生一切都好。”

5.

即使经过了一个星期的练习,Kirk还是没法熟练掌握瓦肯问候礼。对此已经绝望的他只好采取了最后的手段。“Spock先生,如果你发现自己对另一位船员产生了某种感情——某种倾慕之情——你会怎样让他明白你的想法?”

Spock疑惑地歪着头,“我想你问的这个问题是建立在我希望让他们明白我的感情的基础上,船长?”

Jim皱起了眉头,“你不希望?为什么?”

“这可能有很多种原因,船长。我们只是在说一种假设,对吗?”

“当然。”Jim急切地说。

“那么,假设我和这个人一起工作,我们甚至可能是朋友关系,告诉他我对他有兴趣可能会毁掉这种关系,而我获得的结果可能无法弥补这种损失。并且,虽然不合逻辑,但即使对瓦肯星人来说,遭人拒绝也是一种痛苦。”

这个理由与他的何其相似。“所以你认为我应该忽略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当然,我是说假设有这么一个人。”

“我并没有这么说,船长。”Spock慢条斯理地说,“你刚才是问我我会怎么做。作为大副我的权力不能与你相比。作为船长你可以命令任何一个与你发生冲突的人离开舰船。并且,培养新的友谊对你来说非常容易。我可以问你感兴趣的对象是谁吗?只是单纯的假设。”他嘲弄般扬起一边的眉毛,皮肤却呈现出比平时更没有血色的绿。

Jim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Spock,”他追问道,“如果你确实希望那个人明白你的想法,你会怎么做?”

Spock扬起了另一条眉毛。“如果我希望让别人明白一件事情,船长,最简单、最符合逻辑的方法就是直接告诉他们。“

Jim咽了口口水,“我明白了。”

“我可以离开了吗?”他转身要走。

Jim一把抓住了Spock的手腕。Spock僵住了,他看了看Jim的手,又看看他的脸,尽可能温和地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行为。“没有,Spock,根本没完,该死的,我——”

这感觉突然变得熟悉了,没错,这就是他通常会做的。他放开了Spock的手腕,转而牢牢握住他的上臂,靠近他,太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太近了。他知道Spock也意识到了——他紧绷的身体颤抖着。“没错,根本不是什么假设,”他热切地说“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都试图勾引你。我甚至让Chapel护士教我瓦肯星人的手势。你快把我逼疯了,Spock!”

Spock的身体绷得更紧了,“你和Chapel小姐做了ozh'esta?”他的声音听上去像要杀人。

Jim笑了一下“没。”

Spock的肌肉在他手掌下放松了下来,“很好,如果你想学习瓦肯星人的——”他清了清嗓子“求偶方式,我很乐意亲自教你。”

“很好,”Jim的身体得意地奏响了胜利的凯歌。“但我更愿意叫它‘爱’”。

Spock是不会笑的。他只是表示同意:“你可以随便怎么叫它,只要你愿意。”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68-d0e2753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