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只是想象想象一下就觉得很好笑而已。
门突然开了,嬉皮笑脸的Kirk船长站在门口。

Spock连头也没抬,“第128次,虽然你的视网膜可以打开进取号上的任何一个房间,但我想这不能构成你未经允许进入船员房间的理由,船长。”

“很好,你记得很清楚,不过我想你应该已经习惯了,况且,我并不是擅自进入船员的房间,而是你的。”

“你犯了一个逻辑错误,船长,我包含在船员之中。”

“嗯,好吧好吧。”通过两年的朝夕相处,Kirk船长总结出了“对付大副的经验”,就是不论他的逻辑有多么符合逻辑,你就是你。事实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他的英明。

“你在干什么?”

现在是休息时间,但他的大副坐在电脑前的姿势和在工作时并没有任何不同——那个他最熟悉的完美的90度角。他的背挺得太直了,Kirk不由自主地活动了一下肩膀。

“看书。船长。”

“什么书?”他晃了过去,凑到电脑前。

“呃……确切的说……我无法确切地说出它是一本什么书,船长。”Spock转过头来,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什么?”能让精于分析和判断的Spock无法定论的书引起了他极大地好奇。

于是他干脆坐在了Spock坐的那张椅子上并很快占据了那张椅子的大半部分。

“我想这是二十世纪人类对于他们所无法了解的宇宙的一种幻想,但这本书里充满了不合逻辑的语言和思想。更难以理解的是这是我在资料库里搜索 地球 曲速前文化 人类情感 时出现的第一个结果。

“啊哈。”Kirk得意地笑了。“这本书对于你来说或许确实难以理解。不过我可以解释给你听。”

“你看过这本书,船长?”这同样不合逻辑。

“没错,就在不久前,我在图书库里搜索 宇宙 外星生物 冒险 休闲 的时候也看到了这本书。”

Spock的眉毛动了一动。这个概念模糊的关键字搜索程序是谁做的?

Kirk看着Spock认真而困惑的侧脸,忍不住把嘴咧得更大,无论面对多艰涩难懂的科学报告和分析都面不改色的Spock却被一本童话难住了,这很新鲜,而且有趣。

“这本书用10%的篇幅表达了‘儿童比成人聪明、优秀、更有洞察力’的观点并且作者把这种观点表述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这非常的……极端和片面;。理论上来说任何生物都必须经历幼年期至成年期的成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断吸取新的知识和经验从而进化到更为成熟的阶段——当然除了极个别时间反向发展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几率一般不会超过百万分之一而据我所知地球不属于这种极端个例——因此这种观点显然不合逻辑。”

“呃……”虽然这一长串逻辑分析并非针对他或试图推翻他的观点——现在这种情况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情况确实越来越少了。但Kirk还是觉得有点发晕。天知道瓦肯人的大脑是怎么长的。

“是的,是的,还有呢?”

“事实上90%的对话都不合理,我不认为通过这样没有逻辑的对话他们能够进行交流——尤其是在地球人和外星人之间。他们通过什么理解对方的思想?”

“其实你并不非要看懂它,Spock,这只是一本童话!人类的很多东西本来就没有逻辑可言,试图用逻辑的方式去分析这些只会让你感到困扰。”Kirk有些后悔刚才的主动,他真的不认为自己能把这些问题解释清楚。

“尽可能多地涉猎不了解的知识,这很合理。”

“好吧……好吧……“

“还有花,首先我并不认为植物可能会拥有如此复杂的思维并且爱上人类,其次他们相处的模式非常……低效。”

“低效?”

“是的,他们应该直接用语言和行动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如果他们确实希望对方了解。那朵……花的反应让人难以理解。”

Kirk很想大笑,他也确实大笑了,人类在恋爱中的行为确实非常不符合逻辑,对人类来说这很正常但对重视逻辑和效率的瓦肯人来说这恐怕就是一种毫无必要的浪费了。

“有什么问题吗,船长?”Spock显然对他的反应不太满意,他转过脸认真地审视他,他的嘴抿得很紧但不知为何Kirk总觉得那像是一种邀请,好吧他知道他想多了。

“不,不,没有问题,但你知道,爱本来就是没有逻辑的。”

“对地球人而言确实如此。”Spock深有感触似的点了点头,“总而言之这本书充满了不确定的概念和不准确的表达,”然后他的视线继续回到电脑屏幕,Kirk看着他的脸,渐渐地他的视线移到了他的发际,耳朵……是的他非常喜欢那对耳朵,虽然作为瓦肯人的标志那曾经让他感到厌恶。不过这种厌恶没有能持续多久。那尖尖的耳朵非常柔软,冰凉,而且……敏感。是的,他知道。

“例如, 这里,”他似乎并没发现Kirk对他的耳朵的兴趣,自顾自地标出了被打扰之前正在看的一段,“‘驯服’被定义为某种联系,这个概念非常抽象。并不能很好地解释驯服的内在涵义。”

“驯服的涵义?我想这很好理解。”Kirk说着,露出了那种标志性的坏笑。

“哦?”Spock怀疑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同时向旁边让了一让,Kirk说这话时喷在他耳朵上的热气让他非常……不舒适。

“我可以举例说明这个概念,就拿我们来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试图驯服对方,因为通过驯服对方我们可以建立……某种联系。这是一种……本能。后来我成功地驯服了你,因此我了解了你,并且让你……离不开我……所以任务完成以后你本可以去其他舰船成为舰长,但你却选择了进取号……成为我的大副。我让你无法离开。这就是驯服。”Kirk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是的,他知道什么方法能够奏效,这就是“驯服“的效果。

“在我看来……你是在故意混淆逻辑……歪曲……事实……船长。”他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温暖的唇含住了他的耳朵,濡湿的舌头不断抚摸着柔软的褶皱,牙齿咬啮所带来的也不是单纯的刺痛……他所有的努力都用在控制自己的声音以及……不让自己变得更绿上——如果他确实可以做到。

“没错……我想,是你……先驯服了我。”

他挑了挑眉,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并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做好了准备。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75-5f4e466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