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Yes,I am jealous,not of you ,but her."

该救出来的救出来了,该扔进洞的扔进了洞——尽管那些不该进去的也进去了。损失确实惨重但好歹没有失去全部。代理船长Kirk于是下达了回航指令。

然后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前代理船长从舰桥拖了出去。

“有什么事?回航了不代表我们就安全了,作为代理船长你怎么可以擅离职守?”Kirk松开拽着他的手以后就一直把他按在墙上。Spock对于目前的状况非常不满——虽然还没有不满到掐脖子的程度。

“啊,好吧好吧,你总算承认我是船长了。”

“代理船长,Kirk先生。”

“管他什么,这都不重要,刚才情况紧急我不能分心,但现在我要问你,你都干了什么?”

“什么?”

“我们传送之前,你和……”他挪开了手,但他的身体凑得更近了。

Spock看着眼前放大到略显狰狞的脸,过近的距离让他非常不习惯,对瓦肯人来说Mind Meld以外的近距离接触是怪异而没有必要的。并且他可没有兴趣和一个满脑子混乱思维(如果那也能叫思维)的地球人做Mind Meld。但是缺乏必要的实验他不确定在这么短时间内对一个人类做三次掐脖术会不会影响他的生理状况。“Uhura?你问我和她干了什么?”

“是的。”

Spock挑了挑眉,“我想这个问题涉及个人隐私,Kirk……代船长?”

“我想我需要知道。”

“作为代理船长?

“不,作为Jim Kirk。”

“我想我没有义务满足人类泛滥的好奇心。”

“好奇心?”Kirk对这个词显然不太满意。他撇了撇嘴。

“或者说……嫉妒心理?”

“没错,我是很嫉妒。”

“但我没有义务因为你的嫉妒而接受你的挑衅,Mr.Kirk,这不合逻辑而且可能危及进取号的安全,我们还没有安全抵达。”Spock挣脱了Kirk的禁锢。打算离开。

“挑衅?不,我不认为我在挑衅,Spock。很显然你对我——对我的立场有些误解。”Kirk在他转身前说。

“虽然不论作为船长还是个人你的行为都充满了盲目性和不确定性,但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可以很好地理解人类的心理。”Spock看着他,那双幽深的眸真让人叫绝。

“不,不,不,这一次你错了,Mr.Spock,你对于人类的情感反应显然缺乏细致的观察和研究,”Kirk说着又靠了上去,他一直觉得那像是一种邀请,凑近看那薄、短、微翘的唇更带着说不出的趣味和诱惑。就像在说,Kiss me and never stop。


于是他咧开嘴展现了一个KirkTM的笑容。“我是在嫉妒,但不是对你,而是对她。”

 

这就可以EN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81-066ac78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