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作者:Le_Culdesac
原文地址:http://le-culdesac.livejournal.com/1248.html
授权:Oh wow, I feel so flattered. I'm really glad you enjoyed it! I'd be so excited for you to translate the fic! You're more than welcome to do it!
简介:Domestic的两只。

登陆假的全部意义似乎就是让你离开你的船员足够长的时间,然后你又会开始想念他们。这么说来回到旧金山去和科学官一起住两个星期似乎有点违背放假的本意,对此Spock也跟他说得够多了,但是谁他妈认为他需要这个时间去想念Spock?


感谢蝴蝶的推荐和抓虫!这文太有爱了!
Jim的嘴角快要咧到耳朵根了,他控制不住。他现在的样子大概有点像疯子,但那又怎样?他的登陆假开始了,如果不好好享受每一刻天都不会饶他。他发现购买日常用品这件事里包含着难以想象的简单乐趣。此刻人们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从Rice Crispies和Lucky Charms(注1 Rice Crispies和Lucky Charms都是谷物早餐的名字。)中做出选择,身处这样一群人之中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很好,这让他还能感受到,无论在宇宙的另一边他不得不面对什么样的问题,“普通”这种状态总还是存在的。

是的,这和他在这一年中的前五十个星期里所经历的一切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那五十个星期他们一直处在精疲力竭的边缘,有时还必须面对令人作呕的恐惧。招新活动让一切看上去那么辉煌迷人,那么高科技,好吧这就是他们该死的目的所以他们理所当然掩盖了某些真实的生活:例如从此以后你就必须背靠墙睡觉,枕头底下还塞着相位枪。他们的任务并不只是营救和外交,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顺利完成。

还有幽闭症。和同一群人在同一艘船上朝夕相处11个半月,换了谁都会发疯。到第四十周的时候你的耐心全部耗尽,你无力掩饰干脆破罐子破摔。到第八个月的时候连Scotty都变得易怒。然后登陆假来了你终于可以暂时远离那些人,从压力之中透口气。你会说“掰了,混蛋们。”然后冲回去拥抱你的母亲,让她相信你真的没有变瘦。你无所事事地在床上闲坐两周,听着别人的舰船的新闻,在心里咒骂他们,无聊得要死时间一到就急不可耐地跑回去因为星舰上的每个人都有肾上腺素瘾没有刺激会死。上帝啊我到底为什么要离开那儿!

刷牙,漱口,日复一日。

登陆假的全部意义似乎就是让你离开你的船员足够长的时间,然后你又会开始想念他们。这么说来回到旧金山去和科学官一起住两个星期似乎有点违背放假的本意,对此Spock也跟他说得够多了,但是谁他妈认为他需要这个时间去想念Spock?

离假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Chekov开始在食堂里倒数,结果这变成了早餐时间的主要话题。Sulu报名参加了一个攀岩班而Chekov则宣布他将在实验室里做实验。老骨头计划去钓鱼,而Scotty发誓说他要一头栽进他看到的第一个酒吧。Uhura含含糊糊地提到过她的探亲计划,当她说这些的时候Kirk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他知道直到上个月她还打算去旧金山和Spock待在一起……咳……

她说她原谅他,她说她能理解,这些事情怪不得谁。但除此之外她还能对她的老板说什么?他让她狠狠揍他一顿不过她似乎无意僭越。她说,[i]不,船长,没关系。[/i]但这根本没用,他还是歉疚得要死。据他所知她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她和Spock分手的真实原因,尽管她有权利这样做。“我们不合适。”她只是这么说。甚至她看向他的目光中都不带一丝怨恨,无论她正在经历怎样的痛苦,她都没有把这种情绪带到舰桥上。他对此深感感激,却也在想他能否能像她一样?像她一样宽厚地让位给“那个家伙” ?这不太可能。叫他让位他还不如去阉了那个家伙。这样看来Uhura无疑比他高尚,这也让他不舒服。

“你自己呢?[i]船长?[/i]”

Spock的声音让他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他抬头看去,发现他正有意避开他的眼睛。尽管别人发现不了但他知道,那眼神中的不经意和冷淡其实太过刻意了。他抑制住脸上的笑容。他的控制力其实比大多数人认为的好,至少超出了Spock的预期,毫无疑问。

“抱歉,你说什么?[i]中校?[/i]”

他们正在开一种玩笑。(和大多数人的想法不同,瓦肯人其实也会开些玩笑。至少Spock会跟他开玩笑,而且他们也确实被逗乐了。)Spock和Uhura之间的关系正式结束之后,Jim曾经想方设法让Spock在卧室以外的地方直呼他的名字。他说他们不必再遮遮掩掩的了。他本来就不喜欢偷偷摸摸。他们并不非得整晚在彼此的房间里摸进摸出,在走廊里窃窃私语,只要有时间干上一场就忙给对方发信息。他们之间早已不仅仅是肉体关系。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这一切都是对的,不仅对,简直就是——[i]完美[/i]。他们把完美变成了现实,他想让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完美的[i]一对。[/i]该死的。某天当他发表完他那一厢情愿的演说之后,Spock扬起一条眉毛,“[i]Jim,如果我父亲或者星舰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会采用多少种方法把你在舰上的生活变成一场货真价实的拷问。你需要我列个表给你吗?”[/i]那以后他们达成了共识。在0900到2000小时之间的这段时间里,他们称呼对方“Kirk船长”,和“Spock中校”,尽管声调中总带着一丝调侃。“中校”听上去太蠢了,尤其是当你见识过他跪在你面前,吮吸着你仿佛他的全部生命都有赖于此。

好吧这并不是那么爆笑的一件事,但对他们来说却很有趣。

“我只是想询问你这次地球登陆假的计划,”Spock接下去说,他的眼神迎上他的,那双眼睛看起来比平时更犀利。

“我还不很清楚,[i]中校。[/i]”Kirk笑得阳光灿烂。

“你没有计划?”Spock追问道,“你难道没有——”

“嘿,Spock,怎么了?”老骨头打断了他的话。“你是在调查我们Jimmy什么时候有空和你一起吃饭看电影吗?”说着他笑了起来,惹得整桌的人都笑了。Spock朝医生扬了扬眉毛,没错就是他那著名的[i] “滚蛋” [/i]式扬眉。这下连Kirk都要笑了。

Kirk看着McCoy的眼睛。他和其他人一样笑着,但又有些不同。Spock也发现了。好吧也许你很容易忽略但事实是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至少拥有一个博士学位。他们每一个人都勤于悄悄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弄明白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Kirk船长和Spock中校突然就不再老拳相向了,为什么他们常常一起失踪。还有为什么每天工作结束时Spock都会告诉Kirk,“到2000小时了,船长。”而他说这话时的神情居然可以说是……天杀的[i]愉快[/i]。

不知为什么每一对情侣都以为自己行事低调,以为他们的关系还没被别人发现。

然而最简单的事实是:爱从来不可能是低调的。

***

不过后来,当老骨头把他堵在高速电梯(高速电梯这个名称绝对有误,事实上它就是个用来舌战的小战场,只不过恰好在楼层之间穿梭罢了。)里并强制它停在半空中时,那种场面反倒没有他预想的那么诡异。老骨头对Kirk的每一支烟会出现在什么地方简直了如指掌,所以截住他是轻而易举的事。他是个医生,他有一半的工作内容就是追着船长,看到他拿着烟就开始牢骚攻击。

“你这混蛋到底在干什么,Jim?”他叉着手问。很明显这不是例行的肺部健康教育。所以Kirk也没有装傻。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确实没错。就这么简单。

老骨头叹了口气,“我不喜欢那个家伙,别打断我,让我说完。事实上,”他顿了一下,“我[i]讨厌[/i]那个混蛋。我是说,他是个极好的指挥官,而且他是个……好人。”最后那两个字完全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像承认这一点会有损他的尊严似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是?”

“你是个好船长,Jim,但你不是个好伴侣,”他不假思索地说,“你们这些船长都不会是好伴侣。你们喜欢开着飞船跑来跑去,因为你们讨厌停泊。这就是你能够成为出色的船长的原因,但同时也决定了你不可能和任何人维持[i]固定[/i]的关系。看在上帝的份上,Jim,和[i]Spock?[/i]你脑子进水了?”老骨头已经开始怒吼了,他甚至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导致他和Uhura分手的人是你,对不对?”他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这只不过是……就这样发生了。”Kirk有些羞愧地把眼睛转向了别处。

“听着,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i] 就这样发生了[/i]!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你都最好把它掐死在萌芽状态,立刻,马上!混蛋,他不懂这些。瓦肯人不懂什么狗屁 [i]一夜情 [/i]!如果你伤了他那颗冷血的心而他跑到哪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躲起来,我们可就没有科学——”.

Kirk走上前去,出人意料地给了老骨头一个笨拙的拥抱,医生向后退了一步,Kirk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

“很感谢你的关心,老骨头。而且你很聪明,但这一次你错了。”Kirk咧开嘴,露出了他自认为迷人的笑容,McCoy从那双眼睛里看到的并不只有顽固的决心和信心,他在想那意味着什么。“你必须支持我,”Kirk接下去说,“在这件事上你必须要相信我。”于是他明白了。

那是一种坚定的信念,仿佛其他的可能性都不复存在。那是最单纯、最纯粹、绝对的信仰。“我不会伤害他。”

***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窝在Kirk房间里的单人床上,身体紧贴着彼此,他告诉了Spock他和McCoy之间的谈话。Spock沉默着,直到他说完。“Spock?你醒着吗?”

“睡吧,Jim.”

***

第二天清晨,他们四肢交缠着从睡梦中醒来。他本以为Spock是那种睡姿规范、睡相安分的人。但很显然他并不是。从过去到现在,他一直在慢慢地了解这些原本并不知道的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Spock在他们唇齿间的缝隙中说。

“唔?”Kirk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连个完整的句子都组织不起来。

“关于假期,你订好计划了吗?”

“哦,关于那个,”他打了个响亮的哈欠,努力把睡意从眼睛里挤走。“我在想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待一段时间?”

Spock扬起了一边的眉毛,“你肯定知道当众宣布我们将一起度假等同于你们人类所说的[i]‘出柜’[/i]。我建议你三思而后行。”

“我看这不算是[i]拒绝[/i],”Jim咧嘴笑了,拉过Spock。“而且他们很可能已经在猜测了。来吧,在把我踢下床去之前吻我一下,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Spock看上去有点疑惑。

“但是Jim,我当然有心。”他握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James能感觉到他的心脏在他的手掌下柔和地跳动着。这让他感到安心。

“我知道。”他说,他的唇贴上了他的。

***

总体来说,机组人员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有些人甚至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Scotty差点笑倒了,Sulu好像也想这样做,不过很显然他不属于那种类型。Chekov瞪着Kirk和Spock,好像他们刚刚打死了一只小海豹。不过只要有人提到和性有关的话题他都是这种表情。

***

Spock只告诉他为了方便生活他在学院附近有一间公寓。那当然不是他的原话,不过大意就是如此。Spock总是称它为[i] “我的住所” [/i],而不是[i] “我的家” [/i]。 Kirk把包扛在肩上,紧跟着Spock穿过走廊。Spock在57号门口停了下来,转过身去面对着他。他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要紧张,如果他也会紧张的话。

“你是否介意在外面等一会,我先进去确认房间的状况是否适合接待你。”

Kirk翻了个白眼,抓住Spock的手腕,毫不客气地打开他的手掌放进生物胶扫描仪里。然后他大笑着把Spock推进已经打开的门里,自己也跟了进去,他可是很有兴趣看看Spock的公寓是什么样的。尽管之前并没有期待和想象什么,房间里的景象还是让他大吃了一惊。

面积很大的厨房一直通向阳台,从那里可以看到整个海湾,学院就在东边。光线十分柔和而自然,投在乳白色的墙上,照亮了整个客厅。媒体投影机前放着一张两人沙发和一个玻璃茶几,对面则靠墙放着一排摆满了书的书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带浴室的卧室,卧室的墙上挂着几幅画。(谁会想到Spock竟然喜欢莫奈?)房间里不能说空空如也,但至少也很空旷,总之就是诸如此类的意思。Kirk不由得想起了他在俄亥俄州他妈妈的房子里的那个房间,相比之下这里确实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不过考虑到Spock每年有50个星期是在宇宙的另一边渡过的,这实在很正常。

Kirk花了一些时间去欣赏。这根本就是[i]人类[/i]的房间。不过他不会把这个想法告诉Spock的。想象着自己被到沙发上过夜的情景,他忍不住轻笑起来。他转过身去看着Spock,他正背着双手,清着喉咙。

“如果这里不合你的意,附近就有一家旅馆。”

Kirk松开手指——他的包于是发出“砰”地钝响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开了Spock色制服的拉链,咬上那苍白的脖子。“别再向我耀了,带我看看你的房间,”他笑着说“我要换个口味,在双人床上干你。”

Spock是个亲切的好主人,他怎么会拒绝客人的要求?

***

尽管才住了三天,这间公寓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或许是由于他们共同生活而融汇在一起的声音,或许是由于同一屋檐下两个身体的温暖,总之这房子突然比Spock记忆中的那所公寓小了。

房间是不会缩水的,因此这种感觉完全不合逻辑。但每一次他看到浴室里水槽上Jim的牙刷,每一次他捡起扔在地板上的一只袜子,每一次他清洗两个脏盘子而不是一个,他都会感到惊奇。过去他总觉得这房子大得超出了他的需要,而现在,却变得那么狭小。

第四个晚上,当Kirk在投影机前睡着,Spock把他弄到床上时,Kirk靠在他肩膀上喃喃低语着,[i] “我爱你。”[/i]

*** *** *** *** *** *** *** *** ***

“[i]天呐,天呐,天呐[/i]……这不是James Tiberius Kirk船长嘛。”

Kirk听过那种讨人厌的声音,每一个音节好像都在说“来咬我啊!”。不过这个声音听来十分耳熟,因此他努力回想着。他转过身,看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帅高个大步向他走过来。他穿着色的学院制服,Kirk于是快速搜索着他的星舰职员记忆库,想找到一个和这张脸匹配的名字。

“嗨,”Kirk堆起笑容,企图蒙混过关,“你最近怎么样?”

那家伙翻了个白眼,显然不买账。“Harris Kingly,我们上过床。”Kirk脸上的笑容顿时土崩瓦解。“别在意,你当时喝醉了。”

“哦。”令人尴尬的沉默。真该有人颁布一部法律防止你在一夜情之后再次遇到那个一夜情的对象,不是吗?或者至少也该有个什么狗屁礼仪指南之类的东西?

Harris露骨地看着Kirk手推车里的东西,拿起一盒面纸又放手让它跌回推车里去,一边嘲讽道,“你们准备开个什么样的派对?塔珀家用塑料制品聚会(注2:一种主妇们的家庭聚会)?”

“没有派对。我只是来买些生活用品,和我的……呃……[i]男朋友[/i]一起。”闻言Harris的眼睛瞪得都快要脱窗了,Kirk喜欢这种感觉,但同时他决定当着Spock的面绝不这样说。到现在他还记得上一次被掐晕之后苏醒过来时那宿醉般的感觉。如果宿醉刚好发生在地狱里,就是那种感觉。

“你不是认真的吧?!James-我加入星舰-就是为了-想干多少-就干多少-Kirk交男朋友了?James-
我可以-五分钟内-喝完十二杯情趣酒-Kirk?!(注3:所谓情趣酒……就是把酒倒在某些部位然后舔掉来加情趣。)James-我有-承诺恐惧症-保持10英尺距离谢谢-Kirk?!”说着他开始狂笑,Kirk恨不得用手里的谷物早餐揍扁他。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他的伴并且最终安定下来的。

“没错,那是我的名字,但适可而止吧。”他皱着眉头说道“你没事可做?”

“那个人是谁?我认识吗?还是那个类型,对不对?”

Kirk叹了口气,他看见Spock拿着一袋面包走了过来。Harris正瞪着Kirk,没有注意到他。Spock停下脚步,从高架子上拿下一罐蜂蜜泡芙递给那个够不着它的小姑娘。她开心地朝他笑着,然后抱紧她的宝贝跑开了。

“哦,这取决于你所谓的……[i]类型[/i]……如果你说的是半[i]瓦肯人[/i],确实如此。”Spock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显然他正听着。Kirk咧着嘴笑。

“半[i]瓦肯人[/i]?什么……”Harris不解地说,这时Spock慢慢地走过他身边然后停了下来,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闭上了嘴。

“Harris Kingly,对吗?宇宙生物学教师?”那挑起的眉毛此刻真是再合时宜不过了。

“Spock中校!没错,是我,先生。”他答道,眼睛拼命在Kirk和Spock身上来回扫着,却没看见他们彼此交换眼神。(如果Spock是人类的卡通形象,他头上的对话框里将会写着“[i]当真?[/i]”而Kirk则会回答“[i]他认为我认识几个半瓦肯人?[/i]”)“没人告诉我你在休假,中校。你怎么会到——”

当Spock小心地把面包放进Kirk的推车里的时候Harris的表情真令人叫绝。

“如果你问的是我为什么要来超市,Kingly,我得出的结论是你的观察能力显然有待提高。”

看来戏弄傻瓜是他们共同的爱好。

***

那天晚上,Kirk见识了Spock的醋劲。他的言语充满了戒备,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淡是自小林丸号事件之后从来没有过的。当Spock意有所指地看着沙发上那堆属于Kirk的书时,Kirk乖乖地把它们收拾好了。他甚至破天荒地把洗澡后留在镜子上的水汽都擦了个干净。而通常的情况是:Spock会在他们两个共浴之后把镜子擦干。(“节约用水符合逻辑,Jim。”)

直到清理好了烟灰缸,Kirk才算赎完了罪。Spock的惩罚结束了。那夜在床上,Jim的脖子上印满了Spock的咬痕, Spock的手探寻着他的,拉着它们环过他的肩膀,交叉在他的心口。Kirk把脸埋进Spock温暖的颈窝里,他的心跳贴着Spock的背。这对他们而言犹如一种仪式,由此他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彼此[i]活着[/i],每天之终他们都会这么做,也许已经有上千次了。内心深处有个宁静得不像话的地方意识到,他愿意享受[i]这种感觉[/i]直到终焉之时。但他不会对Spock说这出这些想法,那只会让他变得紧绷而僵硬,并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他明白了,家,其实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场所。无论当他们穿过遥远的星云,或是交缠在旧金山略显凌乱的公寓里,床单里还夹杂着土司碎屑,家就是彼此所在的地方。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83-b3c907d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