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太糟糕了这都是你的错阿黄!!!!!!!!!!!!
我被你的缩小版大副严重萌到了……然后……拇指太粗短……这个是食指大副==~

完全YY产物==~可是我不会卖萌也不会可爱,飙泪……




当他们被传送回来的时候他压根没注意事情有什么不一样。是的,他的大副总是在他身旁的因此他已经没有习惯去确认。然后他听到“Oh”的一声惊呼。负责传输他们的Scotty正张大嘴惊讶地看着那个本该站着Spock现在却空空如也的地方。

他急忙低下头去检查仪器,他明明锁定了他,他没有按错键,仪器也一切正常。其他人都到了却惟独少了Spock?!

“怎么回事!”这下所有的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所有的操作都是对的,仪器也没有出问题!”

“检查一下Spock是否还留在星球表面。”

“不,没有!”

他们面面相觑地安静了一会,突然,Kirk好像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却十分熟悉的声音。

“Fascinating。”那不是错觉,尽管这个词他一天可能要听上十七八遍,产生幻觉并非不可能。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他又听到一句“在你的左下方,船长。”

他朝左下方看去,他的大副双手交叉在胸前,正抬头看着他,是的,一个完整的,生气勃勃的Spock,和大多数时候一样,只是缩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Spock?!”他蹲了下来,看着那个现在只有他一根手指长的人。“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

“我不知道,船长。但很显然,传送过程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看着现在对他来说是巨人的Kirk,他的蓝眼睛正关切而有些担忧地凑近他,像两泓巨大而迷人的湖泊。但他发誓他在那双眼睛里看见某种掩藏得不是很好的……兴奋。

“你有没有什么……不适?”

“如你所见,船长,我相信如果McCoy医生在这里,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所有指标正常的结论。”Spock说着,扬了扬那条袖珍得可爱的眉毛。

“除了身高体重?”Kirk笑得非常欠扁,为他终于抓到了Spock话语里的漏洞。

“好吧,中校,鉴于你现在的……尺寸问题。你自己走到医疗室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任务,我建议……”说着他把手摊开平放在了地上。

“Logical.”说着Spock动作简练而迅速地爬到了Kirk的手掌上,背着双手,笔直地站在他的掌心里。看来他的改变真的只有外形。

不过当Kirk站起来的时候,情况显然略微超出了Spock的想象,不,我是说,预测。(瓦肯人是最缺乏想象的,最缺少激情的,最难以忍受的……By:Doctor McCoy。)

你不能指望Kirk的动作会很平稳,更不能指望他会是个考虑周全的人。所以当Spock在那个晃动得非常厉害的平台上踉跄着最终摔倒的时候,他也没有发出什么抱怨,但也许那只是为了避免进一步破坏他的形象。总之当Kirk注意到手掌心里的状况并哈哈大笑时,Spock只是漠然地改变了姿势,就是他被传送到面临毁灭的瓦肯星时所采取的那个姿势。

好吧不管什么时候他的姿势都是优美而气场十足的,那种感觉偶尔会让Kirk恨得牙痒痒,尤其是当他与你意见相左并不肯让步的时候,他优雅而气场十足地表达他的观点,甚至不屑和你争论因为他就是单纯的不给你插话的机会也不可能被你打断。可现在在Kirk看来这种不太合时宜的威风却显得十分可爱。

“请允许我指出,尽管现在的情况并不紧急,船长,但你露骨的笑容给了我充分的理由怀疑你的动机。”

“动机?哦,是的,动机。我的动机就是把你带到Bones那里找出你缩小的原因并且尽快让你复原。”他过分快活的神情让这句话显得毫无诚意。

事实证明了Spock的预感,不,推测。(瓦肯人从来不把单纯的感觉作为判断依据,这和人类有很大不同,舰长。By:Mr.Spock)McCoy看到他时的表情和Kirk如出一辙。Spock由此推断在地球人所谓的“人际关系”这件事上,他的表现不能用“成功”来形容。

一番检查后Bones得出的结论和Spock所说的(加上Kirk的补充)完全一致。尽管医生很想把Spock留在医疗室里以便观察和研究(相信我这是官方理由),船长还是以舰桥上不能没有科学官为由(这更是)把袖珍的科学官带走了。

很显然他没法独自呆在他的岗位上,更不能操作那些仪器,Chekov暂时替代了他的位置,而Kirk给他找到了一个更好,更便捷,更适合此时状况的位置——他的肩膀上。

这样他可以更清楚地听到他说的话,并且保证他不会因为太容易被忽略而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这个建议很合理因此他接受了。

但是五分钟后舰长毫无预警地往座位上一瘫的动作让他差点受到了相当于从几十米的地方坠落下来的伤害。

幸而他及时攀住了椅背的后缘才幸免于难。当船长表达他的歉意时大副只是扬了扬眉毛,“不必介意,船长,因为一个不可能改变的习惯而责怪你是不明智的。”

***

吃饭的时候他们在食堂引起了不小的骚动。McCoy思考了一下之后得出了结论,并亲自替Spock准备了午餐。硕大的白盘子里放着半颗……樱桃。

看到这个Kirk再次忘记自己肩膀上还有个人忘情地大笑起来。半颗樱桃确实很滑稽但考虑到现在Spock的体积至多不过五个樱桃大小……

没有人挪动自己的位置但每一个人都停下动作关切地看着他们这一桌,是的五个樱桃大的Spock先生吃半个樱桃的场景这辈子大概只能看见这一次。

Kirk把Spock放到盘子上,Spock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晚饭,发现樱桃核已经被去掉了。“非常感谢你的细心,医生。”Spock显得很没诚意地说。

“不用客气,”Bones的声音显得更没诚意,“我一定要尽快弄明白你变小的原因,以后一旦发生供给危机我们就可以减轻不少负担。”

“Fascinating。”Spock说着,看了看四周。很显然大家都在期待。

于是他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转身,朝Kirk走去。

“好吧好吧。”Kirk放弃了,说实话尽管一开始他是很想恶作剧,但让他的大副遭受到这种待遇显然并不公平。

于是他端起了盘子,连同樱桃和还没走出盘子区域的Spock一起,离开了食堂。

***

变小了的Spock显然不能在自己的房间里过夜。于是Kirk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眼下Spock正在他的床边桌上冥想,他不想打扰他,于是晃去了Bones那里。

“嘿,Bones,有进展吗?”

“说不上,他自己告诉我那个星球上的人曾在他身上撒过一些粉末,我也确实在他的衣服上找到了一些颗粒。根据我们的推测很有可能是这些粉末在传送过程中发生了某些反应导致他在瞬间缩小。但关于这种粉末的成分和具体作用,实验室还没有得出结论。”

“好吧,你们继续,必须尽快找到方法让他恢复。”

Bones有些意外的抬起头,“Jim?我以为你正在享受这段……难得的时光?”

“是的,”他咧开嘴露出一贯的笑容,“我很享受。”

***

三天过去了,实验室依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结论,Kirk从没觉得进取号的科研效率如此低下。他当然不会承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某种奇怪的感觉取代新鲜和兴奋感,开始占据了主导地位。

他的大副并没有离开,他总在舰桥上,他依然在他身边,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靠近。但每当他习惯性地朝他的位置看去,或对着那个方向说话,却突然意识到他就在他另一边的肩膀上;每次他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捏着他把他放到他想去的位置上;每次他看着那些不同种类但最多只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各种蔬菜水果。他竟不会想笑,反而有点想哭了。

他的大副不该是这样的,他不该遭遇这些,尽管他本人一如既往地抱着客观到令人发指的科学态度面对一切,尽管他知道Bones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让他恢复,尽管他知道比起以前遇到一些状况来说现在的问题并不算太大……

他已经太习惯那个总是站得很挺绷得很紧的身躯就在他身旁,用他那精于分析反应过人的大脑提供给他精确而详尽的信息,和冷静客观的建议;他已经太习惯于看到他们同时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同一个意思时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他已经太习惯于只要一转头就能看见那个人也正转头看你,幽深的眸就在你的视平线上,不必刻意去寻找。

他已经太习惯于那个温暖而坚实的身体在他怀里的温度,和真实感,尽管他曾经觉得那身躯会像石头一样硬,像冰一样冷。

“船长?你怎么了?”估算着Spock已经完成了冥想,Kirk告别了已经被他问得不耐烦的Bones回到自己的房间。走到床边时,他听到Spock远算不上响亮的声音。

“什么?Spock?”

“你看上去非常不安。什么事让你烦恼?”Spock坐在台灯边缘问他,好吧即便他坐的地方是台灯的边缘但他的姿势依然像是坐在工作椅上。

“什么事让我烦恼?你竟然问我什么事让我烦恼?”Kirk哭笑不得地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Spock。

“是的,这是我的问题。”

“Oh,Spock拜托了,遇到麻烦的人是你,被变小了的人是你,你不感到烦恼吗?”

Spock微微侧过脸看着他,这是他在挑眉之外另一个表示不赞同的方式。

“烦恼无济于事,船长,我们都应该相信McCoy医生的能力。现在睡觉吧。”

Kirk露出了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重重地倒进了床里。

“我不得不提醒你,这个动作所产生的气流对我来说相当于地球上的9级风,船长。”

“哦!我很抱歉!”Kirk弹了起来,确认Spock虽然已经从台灯的一侧滑到了另一侧,但还没有被吹跑之后轻轻地躺了下去。

***

“嘿!Jim!”Kirk打开通讯器,Bones声音里的兴奋预示着那将会是个好消息,“我们找到解决的方法了!把Spock带过来吧,马上就让你见识魔法般神奇的力量。”

Kirk兴奋地从椅子上弹起来的时候Spock正在他耳边不冷不热地说“McCoy医生的语言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合逻辑,确切的说所谓魔法是一种骗术而非力量。”

***

强烈而耀眼的光刺得他们都睁不开眼睛,光线消失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又是那个正常大小的Spock了。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周围,显然一时无法适应。

“嘿,我必须要说虽然瓦肯版拇指姑娘很有意思,但我还是更愿意看到正常的你。”McCoy很有成就感地高声说着。

“我必须要感谢你,McCoy医生,”Spock依然背着双手,他的声音依然沉静而浑厚,如果不是太过了解他的大副Kirk几乎就要忽略他声音里隐藏着的快乐了,“你简单重复的实验方法和低效的思维模式帮了我很大的忙。”

“Oh,我早该想到你们这些该死的冷血瓦肯人是不会感恩的!”Bones咬牙切齿地说。

而Kirk并没有做太多的等待,他一向如此,他走过去一把搂住那个他已经想念了太久的身躯。此刻他实在太需要这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了。

“你终于回来了!Spock!”他在他耳边说着。

Spock眨了眨眼睛,他本想说“但是舰长,我并没有离开,只是外形缩小了352.4倍。”但他的逻辑告诉他,现在说这些是不符合逻辑的。于是他闭了上嘴,抬起手臂,拥住了那个紧紧贴住他不愿分开的身体。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84-43df1da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