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ind your own business,Superboy.”他说这话时轻蔑的眼神和带着嘲讽的语气从无例外地让他发狂。

我竟然斗胆动笔写文……不过我发誓这是一次性尝试……
一直很担心自己的烂水平没法操控这两个人的文,但是私下给大家看了大家都没觉得雷……好幸福……其实本来不太想贴来论坛,但是在大家的热情鼓励之下还是贴了……请多包涵啊……




27424110.jpg




请允许我再次把这张拐来的图拿出来秀><~
这是灵感的源泉……后面完全就是照这个来写的,包括全文都是为了配合这个气氛(拜托所以就没剧情么=-=~)
但其实,我还是觉得是劫后余生更多!

LULU爱你><~~~~~~~~~~~





“砰!”的一声,门在他面前重重地关上了。Kal拼命忍住破门而入的冲动,握紧拳头绷紧身体和一扇厚重冰冷的门僵持了几分钟。该死的他真想冲进去把那个固执倔强得连他都毫无办法的人撞进墙角压制他的抵抗握住他的下巴固定他的脸打碎那让人无从下手的坚硬的壳好让他坦白告诉他他到底在排斥抗拒什么。

但是,不得不承认,今天他的态度已经使情况糟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至少是在今天,或者,最近的一段时间。然而先激怒他的不正是那个习惯于用色皮革把自己从里到外包裹得没有一丝破绽,浑身散发着“touch me not”意味的蝙蝠侠吗?

对于大多数,不,几乎是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他都可以很快地洞察他们的内心,发现他们的弱点,然后对自己说“哦,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人类的小心眼。”当他是Kal-El的时候,他习惯于离地两英寸,饶有趣味地看着每一个人。甚至对那个无疑可以被贴上女强人标签的Lois,他在短暂的束手无策以后也可以以置身事外的兴味去观察和包容。

可以说,他从未被真正激怒过,直到他遇见蝙蝠侠。

在这之前,哥谭对他而言与地球上的其他地方并没有不同,那里会发生任何一个城市都可能发生的天灾人祸,那里像地球上的任何城市一样需要帮助。然而某一天,当超级听力侦测到来自这个方位的躁动时,当他一头撞进哥谭上空的雾时,才突然发现,他闯入了“别人”的地盘,而在这里,“别人”似乎并不期待他的出现。

是的,他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色的披风,他们,从外表上来看,有着明显相似之处,以至于他停在半空中仔仔细细地研究了对方一会,对方很快就警觉地发现了他,站直了身子,厌恶地瞪着他,色,色,色,色,从头到脚都是色,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好吧,相同之处不少,不同更多。

而他的眼神,像一头狮子盯住另一头闯入它的领地的野兽一样警,戒备,凶猛,好像随时准备发动攻击。哦,超人摊了摊手,表示我无意与你为敌,他承认作为记者,他本应该注意到同一个国家的另一个城市有这样一个存在,但他却偏偏没有在意,他们没有打过交道,他当然可能是敌人,喜欢奇装异服的人常常……很危险——当然不包括他自己,尤其是眼前的人显然对色彩……不是太不敏感就非常偏执。但他看到了他的眼睛,色的面罩无法遮盖那凶悍但又坚定无畏的眼神。这眼神使他相信眼前这个人确实很危险,但不是……坏人的那种。

他只是有些……尴尬和不习惯,超人的出现总是伴着一阵充满希望的欢呼,而这一次他似乎不用指望这样的礼遇。

他很快就离开了,几乎像是落荒而逃,一段充满敌意(单方面)的对视之后那人没有再理睬他,而是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他在确定自己确实不被需要之后,知趣地离开了。

那以后的几年,他们在动不动就变得剑拔弩张水火不容的气氛下慢慢变成了同事,甚至,某种意义上的搭档,他不得不承认,蝙蝠侠是他见过的最不像人类的人类。他的知识、他的能力、他敏捷的反应缜密的思维,还有凌驾于人类之上的意志力,都让他惊叹不已。然而他近乎恐怖的固执、严苛、尖锐的嘲讽和自嘲、他近乎自虐而且绝不可能改变的工作方式,也只能证明最耀眼的金边常常是镶在最最厚的乌云上。


他是最值得信赖和依赖的同伴,但如果意见相左,他也会是杀伤力最强的敌人。对于认定的一切,他绝对不会做出让步。包括他几乎就是本能的地盘意识,他们可以一起解决另一个城市发生的麻烦,甚至是一起拯救地球,而Bruce常常是出双份的力——蝙蝠侠的“暴力”和Wayne集团的财力。只除了哥谭。哥谭是个插满了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蝙蝠地标的地方,而超人二字就是禁语。

他常常想他是忘了自己是人类,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一半看上去都曾经可能致命。他无法理解他拒绝自己的帮助。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只是不想看他一意孤行地给自己添上更多不必要的伤痕,他甚至要在每次暴怒过后担心自己有没有弄伤他。而如果他对此表示出一点担心或是关心,又常常招来无情的嘲笑和冰冷的背影。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Mind your own business,Superboy.”他说这话时轻蔑的眼神和带着嘲讽的语气从无例外地让他发狂。

“你总有办法激怒我!”不知是第几次说这话时他狠狠地抓着他的肩膀,难得地没有想去控制力量,蝙蝠侠眼中的怒火让他无法分辨自己是否弄痛了他。

好吧,这次又是一样,如果不是他的固执而他近乎本能的遵守“别碰我的地盘”的警告又怎么会让敌人趁机溜掉?一次机会的错失意味着将来百倍的危险,他实在很难理解追求效率到了偏执地步的蝙蝠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宁可麻烦不断也不愿意接受他的援手。

他知道他有高傲的自尊,有拒人千里之外的面具,有不容侵犯的独立。但他多少以为自己是有些不同的?或许他错了,蝙蝠侠的强硬冰冷根本就是“众生平等”,不,甚至是特别警他的存在。

“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无法改变他就抓着理由不放,他觉得自己很可悲。而回应他的不过就是稍稍放松钳制后“砰”的关门声。

除了挫败,不知道还有什么。

他的戒备,他的不信任。

冷战比他想象的时间更长……两周以来他们没有在任何地方以任何身份见过面。甚至连每一次争吵的“和事老”Alfred都没有出现。他没有采取主动,他对自己说我没有任何不对。好吧还有其他什么人能让他像个孩子似的在意对错吗?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得更加恼火。

“Clark!Clark Kent!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今天到底在哪里?伊拉克?乌干达?” “Oh,sorry chief!”今晚的会议很重要,金融危机虽然使得遍地都是新闻,但他们需要的是独特的视角,不一样的报道,而他却已经走神无数次。

强迫自己不再去想毫无意义的事,他早就听到了哥谭不那么平静和谐的声音,但是他告诉自己,他没有干涉的立场,和必要。他告诉自己,这不是赌气。

直到听到一声巨响,度过了坐立不安的十分钟后一个同事冲进来报告哥谭有“爆炸性”新闻,那不是他的业务范围,但却成功地使得会议暂时中止,场面有些热闹,Perry立刻指派几个下属前往哥谭,而Clark,有些尴尬地笑着,看着坐在旁边的Lois,“呃,我突然想起来……”“哦,你有录影带没还?干洗的衣服没拿?还是你突然想起来你有朋友要从法国过来……?”他在她嘲笑和了然的眼神中趁乱退场。

导致两周前他们之间那场大战的罪魁祸首已经被扔进了Arkham,他引起的爆炸却留下了遍地残骸,人们正忙乱地收拾着现场,由于并非处于闹市受伤的人不算太多,但滚滚的浓烟和残破的瓦砾却使状况显得非常惨烈,他没有看见那个色的身影,只得一边低速掠过人群,一边懊悔自己的怠慢和……疏忽?天知道那并不是什么疏忽,而是他们争吵的结果……因为他们的不和,让多少人遭了殃?

也许他根本就错了,他应该不去理会那个人是否反对,他应该再宽容些,天知道在这个人面前他的包容和好脾气都去了哪里。他确实从来没有向他求助,甚至冷酷无情地一再拒绝他的好意,可他毕竟是能力有限的人类,这不是可以自私的事。但说到自私……他对哥谭的执着难道就没有自私的成分?

他停在一堵一人多高的断墙前,超级视力告诉他,他在找的人就在这后面。他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但可以预想到情况不会太好,他只希望他的自私和负气起码没有太严重地伤害到他。努力抑制住担心,咽了口口水,他从断墙上空掠过,然后降落到地面。这也曾是他们之间的问题,他习惯于漂浮,而蝙蝠侠并不喜欢这种——他称之为傲慢的态度。所以在他的面前他多数时间都是双脚着地的。普通人是不会去在意超人的超能力的,他们只是需要这种力量,膜拜这种力量,但他不同,他太强了,他会在意,而他触到了,甚至是伤害了他的优越感。

或许,这就是关键。

眼前的人背靠断墙站着,这让他一阵紧张,如果没有受一定程度的伤这个人是不会靠在任何一个人或东西上的。他的头低着,一动不动,身体紧绷而僵硬,Clark注意到他带着手套的手指用力地抠进了身后的墙。他的气息是紊乱的,他的也是。

“Bruce
?”他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那人慢慢地抬起头,Clark清楚地看到了从面罩里流下的血,慢慢地顺着他的脸侧滑下,比红氪石的光芒更刺目,滴落在色的蝙蝠衣上,像是秾艳殷红的花。他不敢动,他不敢冲上去,他想去搂住他但他不敢……他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那总是闪着坚定不移的光而此刻却显得颓然的蓝眼睛。还有那面罩没有遮住的脸上,紧抿的唇和沮丧地下垂的嘴角。

“Clark……”他说。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对不起……”

声音很轻,却非常清晰,是啊,他是比他更容易自责的人,从来都是,他比他想的更多,永远都是。当他懊悔时他又怎会不受到良心的谴责。

这三个字,或许并不是为他而说,却打破了他的胆怯和犹豫,他冲过去,一把把那个人搂进怀里,不怕他拒绝,不怕他生气,不怕会加重他的伤势,只想紧紧地搂住他,告诉他错的不仅是他,还有他。耳边,还有呼啸来去的消防车、警车、救护车,还有人群踏过瓦砾的声音,还有呼呼的风声,他却只能听到他们的呼吸,脆弱、急切、悸动、呜咽……

“我……是我的错……是我的愚蠢固执……我以为我什么都能应付……”他的声音哽咽而无措,没有了往昔的犀利。是啊,他也受伤了,甚至,比谁都重。

“是我的错……Bruce,你不是那个应该被责备的人。”然而,在惨痛的结果面前,责任的归咎完全苍白无力。

“Bruce……Bruce……Bruce……”他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喊着他的名字。

怀里紧绷的身躯渐渐瘫软下来,那人却固执地再没有发出声音,他的唇焦躁地吻上他的脸,说是吻,却更像是啃噬,像是担心,又像要确认什么。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安慰他,才能表达他复杂得自己也无法分辨的情感。嘴里,是莫名的咸味,不知是谁的血,谁的泪……而他怀里的人一动不动,却微微张开了嘴。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怎样回到了Wayne宅,当Alfred包裹好Bruce身上全部的伤口,当他们静静地疲惫地躺在床上,他说,“我……很抱歉……和你在一起我总像孩子一样计较得失对错……我……”

“我也是……”他的声音透着疲惫,依旧低沉严肃,却没有拒人千里的疏离和冰冷。

“我只是希望……我能得到你更多的信任……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这让我觉得……我受伤了。”

“Clark……”

“什么?”

“如果这世界上除了Alfred还有什么人值得我完全的信任……那就是你。”

没有料到Bruce会如此直白地说出过去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话,Clark被不知是惊还是喜的感情镇住了。

“那为什么……”

“我只是……不能让自己习惯于有人可以依赖……”暗中,他沉沉地闭上眼,很倦,很累……迷糊中他在想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其实……何必如此执着,不管是否承认,他早就已经在这样做了。所谓哥谭,无非是负隅顽抗的最后一个借口……

他环在他肩膀上的手稍稍紧了紧。

他早该知道的,他自负的洞察力,根本不值一提。

他早该发现,那个坚强成熟的身躯里,内心的最深处的暗中,其实一直有个害怕失去的孩子。

身边传来平稳而均的呼吸声,这对他来说十分新鲜。

“晚安,Bruce。”他轻轻地对身边的人说。

这将是个新的开始,对他们来说。

-END-


后:这文里的CK和BB就是我理想的模样和性格,这文也可算是萌他们这么久以来一些单纯的分析性的语言所无法表达的东西堆积起来的结果。是我对他们的理解。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hydeevergreen.blog87.fc2.com/tb.php/9-92c12e8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